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奇葩三老祖
    大雾迷人眼,但挡不住火锅的热情。

    各种各样以百年、千年为单位计算的灵药被莫弃切得整整齐齐,摆放在周围的盘子里。

    特制的火锅汤底不仅颜色诱人,味道更加诱人。

    不大一会儿工夫,猹形妖兽已经有一半进了莫弃和猪皇的肚子。

    “呼~荤素搭配果然才是最佳选择,好吃,真好吃!”猪皇感觉舌头都快化掉了,美味萦绕在唇齿间,每时每刻都有乘风登仙的快感。

    什么时候会让人觉得饥饿难耐?

    不是看到美食的时候,而是亲眼看着别人,大口吃肉,大口喝汤,一脸享受的时候。

    一直关注着莫弃的三名老者,彼此对视,同时尴尬地咽下口水,肚子“咕噜噜”叫唤了起来。

    到了他们这种境界,早就不需要通过进食来补充体力,更加不会有饥饿的感觉。

    他们甚至已经不记得上一次吃饭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但是现在,他们的肚子在做有声的“抗议”,他们的口水在不受控制地增多。

    “我说……真的有那么好吃吗?”一名老者忍不住问道。

    “应该吧,连那头猪都吃得那么欢愉,恐怕真的很好吃。”另一名长老目不转睛地盯着浓雾中的火锅,眼睛都直了。

    “你们难道不应该把注意力放在莫弃这小子的实力上吗?他可是斩杀了一头二级妖猹!无垢境后期的实力啊!”为首的老者强行把目光从火锅上移开问道。

    事情回到一刻钟前。

    猪皇带着莫弃在浓雾中肆意扫荡,收获颇丰,很快便来到了老者口中的太虚路背坡。

    在这里,猪皇嗅到了更多更珍贵的灵药气息,还有大片妖兽的气味。

    它和莫弃商量了一下,很快达成了共识。

    吃火锅如果没有肉食,那能叫火锅吗?

    于是,他们挑了一头实力相对较弱的妖猹下手。

    以莫弃现在九转成灵第八转先天的境界,一头二级妖兽对他来说也就是一拳的事。

    “对喔,差点忘了,这小子没有真元,却一拳打死了二级妖猹!”

    “单凭体魄,力压二级妖兽,做到一拳秒杀。不论天赋,不论真元,光是这份实力,我太虚门年轻一辈恐怕没人比他更优秀吧?”

    “说得没错,我似乎有些明白刘辉那小子为什么那么推崇他了。”

    “可是……没有真元,他是怎么做到的?”

    三名老者面面相觑,哪怕他们已经活了千年,见识过的天才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却也搞不明白原因。

    真元之于修士,就如同水之于鱼、空气之于凡人、翅膀之于飞禽。

    没有真元的修士,根本算不上修士,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哪怕是以肉身强横著称的体修,他们虽然不注重真元的修炼,却也必须依赖真元蕴养体魄。

    难道说,莫弃是某种非常罕见的特殊体质?

    “老夫认为,身为太虚门的老祖之一,老夫有责任有义务去关心每一位弟子,关心他们的修炼,关心他们的生活,让他们在未来的道路上少走弯路。”一名老者义正言辞说道。

    “没错,我赞同!我建议,咱们现在就去找这位莫弃谈谈心,交个朋友。老实说,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我就觉得与他有缘,虽然咱是老祖,但咱不摆老祖的架子啊,不是有个词叫忘年交吗?”另一位老者连忙点头附和道,同时舔了舔嘴唇,喉咙上下浮动了一下。

    为首的老者见此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你们两个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

    关心每一位弟子?莫弃刚来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说?

    是谁第一眼看到莫弃就说他体内没有真元波动,难成大器的?

    又是谁说莫弃心性太差,不用浪费能量开启太虚路的?

    有缘?交朋友?还忘年交!

    如果你的眼神能从火锅上移开,我或许会更相信你的鬼话。

    看着两个不争气的老兄弟,为首的老者一拍大腿,喝道:“你们这样成何体统?”

    在两名老者尴尬的目光中,为首的老者干咳了一下,掩饰吞咽口水的动作,继续道:“老夫观莫弃这孩子,眉宇间那淡淡的睿智与老夫有几分相似,老夫膝下无子,决定收他做义子,也好传承老夫这一身本事。”

    两名老者愣了足足一分钟才反应过来。

    “大哥,您不愧是大哥,小弟服了。”

    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够不要脸的了,现在看来,还是太嫩了呀。

    “大哥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占我便宜?”说要与莫弃成为忘年交的老者坐不住了。

    我和莫弃只是想交个朋友,你倒好,想做人家父亲?

    这么一来,我岂不是平白无故比你矮了一辈?

    “嘿呀,你们两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再晚一些,那妖猹肉就快没了!”

    “什么?!快没了?走走走,现在就去!”

    “走你!”

    ……

    浓雾中,猪皇一脸满足地趴在地上,刚把两根灵草卷入口中,旁边就突然冒出了三道人影。

    三名老者毫无征兆地出现,把猪皇吓得一个哆嗦。

    两根灵草被它不小心吸进了喉咙,然后一个喷嚏一左一右,从猪鼻子里钻了出来。

    “呔!何方妖孽,敢看你猪爷爷的眼睛吗?”

    猪皇怒了,甩去灵草,当时就想发动它的新能力。

    莫弃眼疾手快捞出一片肉塞进了它嘴里,没让它说出话来。

    同时揪住它的后腿,把它倒拎了起来。

    开什么玩笑,能出现在这里的人,用脚后跟想也知道不简单,说不定就是坐镇秘境的老祖。

    他不确定猪皇的能力对老祖级别的强者是否有效,但他知道,如果真的让老祖怀了孕,他和猪皇恐怕会被太虚门所有强者围殴至死。

    “呵呵,不要紧张,你就是莫弃小友吧?”

    三名老者摆出了自以为很和蔼的笑容,同时目不斜视,尽可能地维持强者风范,保证自己不被火锅吸引。

    然而……

    火锅内的热气飘了过来,辛辣中伴随着无与伦比的香味。

    那是灵性与食材的完美结合,只闻一下,便陶醉了。

    咕嘟!

    三道咽口水的声音同时响起。

    在远处观望和近距离亲身体验完全是两种概念。

    当视觉和嗅觉同时被激活的时候,如果不能满足味觉,那将比死还难受!

    “三位前辈,你们……”莫弃以为对方是来兴师问罪的,刚想解释,但话还没有说完,三名老者已经忍不住了。

    “动手!”

    在莫弃和猪皇傻眼的目光中,三名老者就像好多天没有吃饭的逃荒落难者,眼中放光扑向了火锅。

    也不用筷子,直接拿手在锅里捞,捞起来也不管是啥,第一时间就往嘴里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