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来自爷们的恐惧
    “你敢阴本座,死吧!”

    张绍勃然大怒,怀孕这种事他当然不会相信,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他祭出洞天,想以雷霆之速杀死杨明。

    然而他刚一催动真元,腹内传来一股更为猛烈的剧痛,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想要出来。

    张绍疼得眼前一黑,以至于刚刚显形的洞天还没来得及发挥作用便溃散开去。

    仓!

    长剑近身,属于杨明的洞天强压下来。

    “滚!”张绍猛地一声怒喝,强横的气势从他体内爆发了出来。

    毕竟是老牌的洞虚境,虽然受到怀孕的掣肘,无法动用全力,但还是勉强击退了杨明。

    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怀了孕,哪能随便动武?

    张绍这么一来,反而加快了体内五胞胎的成熟。

    要生了!

    “张宗主,您怀的是五胞胎,可要悠着点啊。”莫弃适时地提醒了一句。

    似乎是为了印证莫弃的话,一股令人窒息的剧痛从小腹位置传来。

    就好像有人拿着一把刀,不停地劈砍他的下体。

    那种痛,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体会的。

    张绍快疯了!

    他一再告诉自己,怀孕什么的都是扯淡,绝不可能。

    但随着腹中五胞胎的成熟,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不断冲击着他的内心。

    难道……本座真的有了?

    这么一愣神的工夫,杨明的剑再次袭来。

    张绍只来得及避开要害,被杨明贴着心脏,一剑刺穿了胸膛。

    仅仅差了一丝,这一剑就要了他的命。

    与死亡擦肩而过的恐怖感觉让张绍猛地清醒了一些。

    他强行提起最后一分气力,一掌击退杨明,怒视着莫弃。

    “是你在搞鬼!你想杀了本座!”

    莫弃面色凝重,并未答话。

    张绍已经连续两次击退杨明的进攻,这让莫弃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莫弃,本座诚心诚意邀请你,甚至愿意放下仇怨,你却想要本座的命。哼,没那么简单!”

    张绍一咬牙,真元聚于指尖,以手为刀,对着自己的肚皮划去。

    嗤~

    皮开肉绽,五个带血的肉球从他腹内掉落出来。

    没有四肢,并非人形,也无灵魂波动,就是五团生肉一样的球状物。

    “吱~”

    一只人头大小的金色妖蝉出现在张绍手中,张绍一拳砸碎了妖蝉的脑门,从里面掏出一枚龙眼大小的晶核。

    将晶核吞下,张绍冷冷地看了金叁胖一眼,嘴唇微动,随后目光落在了莫弃身上。

    “莫弃,你等着,往日之仇,今日之辱,来日必当百倍奉还!”

    话音落下,张绍化作一道血光,卷起了狼牙宗部众以及方敏的尸体,飞出大殿,消失在了众人跟前。

    说起来复杂,其实从张绍给自己开膛破肚排出五胎,到他逃走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

    莫弃大惊,他万万没想到张绍会如此魄力,划开肚皮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没能杀死张绍。

    以张绍狼牙宗宗主的身份,再加上他的实力,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但这已经是莫弃现在能做到的极限了。

    张绍若是想逃,除非三位老祖出手,否则其他人是拦不住的。

    但问题就在于,三位老祖一旦出手,那就真的违背了山海帝国定下的铁规矩。

    到时候麻烦更大。

    更何况,莫弃原本就没想让他们出手。

    “以后得提防狼牙宗了,九转成灵最后一转,必须要尽快达成!”

    良久,太虚门众人才从这场诡异的战斗中回过神来。

    杨明竟然打赢了!

    而且差一点点就杀了张绍。

    众人震惊的同时,又对莫弃产生了深深的敬畏,更准确地说是恐惧。

    他们不傻,自然看得出来,张绍“怀孕”的悲惨遭遇一定出自莫弃的手笔。

    连张绍都无法避免地中了招,若是莫弃对他们施展,他们也肯定抵挡不住。

    没有哪个大老爷们会对“怀孕”感兴趣。

    而且之前张绍的凄惨下场他们全都看在眼里,尤其是剖开肚皮的一幕,简直如同噩梦!

    生出来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要说长老当中,谁最忐忑,当然是季林了。

    他一直认为莫弃这个核心弟子徒有虚名,没实力不说,还耽误了刘辉。

    正因如此,也是他向云虚子提的建议:铲除莫弃,让刘辉心归太虚门。

    现在回头再看,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也许,当初破掉引发兽潮阵法的人,真的不是我,而是他。”季林默默想道。

    “我现在去道歉,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倪大哥看了看张绍逃走的方向,叹了口气道:“张绍是个人物啊!”

    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

    相比之下,同为宗门领袖的云虚子就要差劲很多,难怪近些年太虚门会被狼牙宗压制。

    越想越窝火,倪大哥怒喝道:“云虚子你这瓜娃子还不滚过来认错!”

    云虚子连忙起身来到莫弃跟前,态度诚恳,一躬到底。

    “莫师弟,师兄对不住你,让你受了委屈。师兄愿意接受任何惩罚,也愿意不惜一切补偿你,只求师弟能收回之前那句话,留在太虚门。太虚门需要你,太虚门是你永远的家!”

    莫弃承受了云虚子这一拜,他静静地看着云虚子,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在这期间,云虚子一直保持着弯腰鞠躬道歉的动作,等待着莫弃的回复。

    要说莫弃对云虚子没有怨念,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现在,他心中的怨念突然之间荡然无存,因为他发现云虚子真的很可怜,也很可悲。

    云虚子无时无刻不在为太虚门着想,为了太虚门的利益,他能做任何事。

    哪怕是现在的认错,话语中更多的仍然是在为太虚门争取自己,而非道歉。

    补偿?自我惩罚?

    一切都还是在以利益衡量是非。

    他不知道的是,这世上有很多东西,一旦丢了,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再也找不回来了。

    “掌门,如果我莫弃还像以前那样,没有展现出足够的实力和手段,你还会认错吗?”莫弃突然开口问道。

    云虚子一愣,他不知道莫弃为何突然有此一问,但还是诚实地摇了摇头:“不会。”

    “所以这所谓的认错,其实你并不知道自己哪儿做错了。如果下次还有同样的事情发生,而那名弟子恰好真的很平凡,你一样会审判和裁决他。”莫弃冷笑着,“不好意思,这样道歉,我无法接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