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柳如烟的“纠结”
    柳如烟捂着发烫的脸蛋,从“牛叔厨神”酒楼一路赶回到了柳鸿的住处。

    她风风火火地撞开大门,一溜烟跑进房间,把头蒙在被窝里。

    “羞死人了,羞死人了!”

    柳鸿一脸懵逼地目睹了全过程,这是咋了?发生什么事了?

    难道是莫弃?

    不可能啊。

    山海帝国的那群小崽子不是被自己赶走了吗?

    有秘境里的三个老家伙撑腰,他不会有事才对啊。

    柳鸿百思不得其解,便把柳如烟从被窝里揪了出来

    “丫头,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告诉爷爷,爷爷扒了他的皮!”

    柳如烟一听更加不好意思了,这怎么说得出口嘛!

    经过柳鸿再三询问,扬言要去找莫弃质问的时候,柳如烟只能坦白。

    她看着柳鸿,弱弱问道:“爷爷,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在十八岁之前那什么了,会有什么后果?”

    “哪什么啊?”柳鸿一头雾水。

    “哎呀,就是……就是你和奶奶生父亲做的那事!”

    柳鸿:“……”

    等等!

    无语过后,柳鸿猛地反应了过来。

    这下他坐不住了。

    “说!是不是莫弃那小子想对你做什么!”柳鸿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强大的气势爆发出来,惊动了太虚门所有高层。

    没有人知道这位存在为什么会发那么大的火,除了柳如烟。

    “没有的事!爷爷,你不要胡思乱想,莫哥哥不是那样的人!我……我就随便问问嘛!”柳如烟红着脸娇嗔道。

    “随便问问?”柳鸿一脸怀疑,“你这丫头不会是想主动献身吧?”

    “哎呀……爷爷……你……你不要胡说……我……我……怎么可能呢!”柳如烟神色慌乱,手里紧紧捏着被子角。

    如果说一开始只是脸色羞红的话,那么现在,她的小脸红得能滴出血了。

    “胡闹!”柳鸿哪里还看不出来,当即怒道:“死丫头,不要忘了你的身份!”

    “若是十八岁之前破了身,我们那么多年的努力就白费了!惊动了那一位,别说莫弃了,就是整个山海帝国都要为之陪葬,爷爷也保不了他!”

    柳如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连连摆手道:“爷爷你别那么严肃,我真的就随便问问的。”

    “哼!”柳鸿冷哼一声,“那样最好。”

    说着,柳鸿叹了口气,语气软了下来:“丫头啊,莫弃这小子爷爷也很看好他,但他毕竟踏入武道不久,需要时间,你如果真的想和他在一起,现在万万不能胡来啊。”

    “知道啦爷爷。”柳如烟吐了吐舌头。

    柳鸿依然不放心,再三嘱咐。

    最后被柳如烟赶出门外,这才清静下来。

    柳如烟坐在床边,托着香腮入神。

    “莫哥哥肯定很急,我又没法帮忙,那么只能让可心姐姐上了!”

    “唉,不能得到莫哥哥的第一次,好可惜啊!”

    “不过可心姐姐是姐姐嘛,她做大也是应该的,我做小也不错……呸呸呸,柳如烟啊柳如烟,你这满脑子都在想些什么!”

    “羞羞羞!”

    酒楼中,莫弃莫名地打了个寒颤,但是并未发现异常,便继续忙手里的事情。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正有一个小美女在为他的“第一次”思前想后,焦虑心急,纠结不安。

    ……

    太虚门主峰大殿。

    以云虚子为首的一干长老跪伏在地,内心既彷徨又震惊。

    此时站在他们的面前的可不仅仅是倪氏三兄弟,还有上百道气息强横的身影。

    他们是和倪氏三兄弟从秘境中一起出来给莫弃撑腰的,之前一直隐匿在大殿四周。

    莫弃吸收秘境之魂时,引动了魂精潮汐,他们皆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好处。

    可以说,他们每个人都欠了莫弃一份人情。

    “王兴龙何在?”倪大哥喝问道。

    云虚子:“回禀老祖,王兴龙已经逃离了太虚门。”

    “逃离?哼,即日起,将王兴龙列为太虚门叛逆,全地域通缉!”

    “遵命。”

    “季林何在?”

    被点名,季林连忙走了出来。

    “弟子在。”

    “你可知罪?”

    “弟子知罪认罚。”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季林说什么都不会当出头鸟。

    “那好,就罚你这段时间去莫弃的酒楼当店小二,供他驱使,取得他的原谅,可服?”

    “弟子心服口服。”

    “云虚子!”

    “弟子在。”

    “过些时日莫弃一行人会前往山海帝国,就罚你和季林二人负责护送,不得有半分差池!”

    “弟子遵命。”

    倪大哥看了看其余长老,没有再点名,惩罚他们的活就留给莫弃好了。

    “此外还有两件事,一、从现在开始,莫弃便是我太虚门名誉大长老,享受和柳大师一样的待遇;二、莫弃在离开前的这段时间,会为我太虚门烹饪药膳,你们若是有所求,这是唯一的机会,对了,材料自备。”

    诸多长老闻此是又惊又喜。

    无论是杨明还是秦峰,他们的突破都让众长老垂涎不已。

    本以为不会有机会了,没想到莫弃竟然如此大度!

    但是这个想法仅仅维持了不到一天。

    因为他们很快就发现,“大度”这个词,实在不适合莫弃。

    ……

    夜色如水,莫弃躺在床上,握紧挂在胸口的戒指,犹豫再三,最后也没有摘下。

    直觉告诉他,挂在胸口藏着要比戴在手上安全。

    “娘亲,不知您现在身在何处?可在吃苦?孩儿不怪您丢下我,您一定有自己的无奈,您放心,孩儿已经长大,用不了多久,孩儿就会来找您!”

    莫弃强忍着没有让自己流泪,他深吸一口气,甩去杂念,开始回想倪氏三兄弟的话。

    偶尔感性一下可以,但绝不能成为前进路上的绊脚石。

    战斗技巧、刀法和药膳都被倪氏三兄弟点出了问题所在。

    战斗技巧先放一边,这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改善的,而是需要大量的实战。

    至于刀法,那句“你的刀更适合做菜还是更适合杀人”彻底点醒了他。

    刀功好不代表一定适合战斗,或许虐菜没有问题,不过一旦遇上敌手,那将成为一项致命的短板。

    莫弃曾以为在练习过《基础棍法》后,凭借自己在刀功上的造诣,可以推导出相应的刀法。

    但是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不是不能推导,而是推导出来的刀法还是以厨艺为主,难以成为真正的杀人刀。

    要想成为真正的杀人刀,他必须学会转化思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