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专业的猪皇
    “啥?你们要推倒莫弃?这么劲爆的吗!”

    当牛可心和柳如烟将事情与猪皇讲述了一遍之后,猪皇蹭地一下跳了起来,满脸的兴奋和激动,甚至是跃跃欲试。

    “不是本皇吹啊,论那方面的知识,本皇排第二,这世上没人敢称第一,来来来,你们附耳过来,本皇与你们详细说道说道。”

    这……

    猪皇一副神棍附体的样子让牛可心和柳如烟越发羞涩。

    听一头猪谈论人道,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

    “我……我就不听了,反正是可心姐姐你上,你去听。”柳如烟红着脸,背过身去。

    牛可心虽然也羞得不行,但她毕竟要成熟很多,再加上事关莫弃的未来,她不得不慎重对待。

    于是,她强压下内心的抗拒,慢慢靠近猪皇。

    “嘿嘿,大姐大,你且听我细细说来,你要先这般这般……再这般这般……然后……最后……”

    嘴上说不想听的柳如烟,身体却很诚实。

    当猪皇开讲的时候,她立马侧着耳朵,提起真元,甚至把精神力量释放到最强,将猪皇的话一字不落地全听了过来。

    猪皇讲完后,牛可心和柳如烟动作一致,捂紧了嘴巴,双眼瞪得溜圆。

    “真……真的是那样吗?那个地方怎么能够……会……会很疼的吧?”

    猪皇咧嘴一笑:“如果是其他人,第一次嘛,总归是有些疼的,不过对象换成莫小子,那就另说了。本皇保证,不仅不疼,还会有很新奇的体验哟。”

    “小猪猪,你这样我总感觉不靠谱。”牛可心一脸的怀疑。

    猪皇立马像被人踩到了尾巴,叫道:“你们可以怀疑本皇的人……猪格,但是不能质疑本皇的专业!如果不信,本皇可以现场指导!”

    “别别别,信你了还不行嘛!”牛可心连连摆手。

    现场指导?你咋不上天?

    “对了小猪猪,有没有办法能够让莫小弟不知道这件事?”

    “哈?”猪皇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们都要办那种事了,还要让身为男主角的莫弃不知道?

    “你们确定要让莫弃稀里糊涂地丢掉他的第一次?第一次很重要的!是男人一辈子最难忘的经历,是……”

    “少废话,就说有没有!”牛可心羞臊得不行,哪里还能忍受猪皇继续废话,当即打断了它。

    “有,当然有!”

    猪皇怪笑一声,也不知从哪掏出了一朵红色的小花。

    “按照大姐大你的要求,弄晕莫小子是最佳方案,但以他的特殊体质,寻常的迷药是无效的,不过这朵花可是本皇珍藏多年的好东西,如果不是大姐大你开口,本皇可舍不得。”

    牛可心接过小红花,问道:“怎么用?”

    猪皇道:“很简单,泡澡!”

    ……

    这几日,太虚门上下全都陷入了喜悦的氛围中。

    尤其是那些品尝过莫弃药膳的弟子和长老,全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莫弃也在这段时间收获不小。

    先是刀功上有了重大突破,虽然还不完美,但已经能够将厨艺融入其中,蜕变成为杀人的刀。

    然后便是药膳的革新方面,从最开始的黑丸子,衍变成了现在的多彩多味丸子。

    甚至能用同一种食材烹饪出不同的味道,或者用不同的食材,烹饪出同一种味道。

    他还考虑着以后要不要开发丸子以外的其他便捷方式。

    在这个过程中,他对灵药的理解不再局限于《混沌经》的提示。

    他开始加入自己的想法和构思,从药效入手,在脑海中勾勒出一张属于他自己的菜单。

    一切都似乎在向好的一面发展,除了九转成灵。

    “最近猪皇老是鬼鬼祟祟地偷溜出去,整天神神叨叨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它看我的眼神里充满着同情。”

    日落下山,关闭了酒楼,莫弃像之前一样,手握菜刀准备练习刀法。

    就在这时,牛可心沉着脸来到莫弃身边。

    “跟我过来。”

    语气坚决,不容置疑。

    说完便自顾自地走进了房间,留下一脸茫然的莫弃,摸不着头脑。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牛可心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

    “可心姐这是怎么了?”

    莫弃收起菜刀跟了上去,来到了牛可心的房间

    入目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冒着热气的大浴桶,里面灌了半桶热水。

    “脱!”

    牛可心指着浴桶声音清脆,直截了当。

    “啥?”莫弃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这是什么节奏?什么剧本?

    “进去洗澡!”牛可心秀眉微蹙,声音冰冷道。

    “我……可心姐……这……”莫弃被牛可心这一手给搞蒙了。

    为什么突然喊我过来洗澡?

    没有前因!没有征兆!没有逻辑!

    “这什么这,姐姐的话你现在是不是不听了?”牛可心显得有些恼怒,怒视着莫弃问道。

    莫弃缩了缩脖子,摸不准牛可心到底想做什么,只能小声解释道:“我在这里洗澡,可心姐你也在这里,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有什么不合适的?怎么,你还害羞了?”牛可心斜了莫弃一眼,“小的时候,你跌进泥潭,还不是姐姐给你洗的澡?”

    “这不一样啊,现在我们都长大了。”莫弃一头冷汗,我的好姐姐啊,小时候的糗事,就不要拿出来说了呀。

    牛可心这下子不干了:“长大怎么了?前不久,你不是照样把姐姐给看光了?”

    “额……特殊情况啊那是……”

    “少废话,你到底洗不洗!”牛可心突然大喝一声,把莫弃吓得够呛。

    “洗洗洗,我这就洗!”

    莫弃虽然不知道牛可心在搞什么,但他看得出来,如果今天不在这洗澡,她是不会罢休的。

    “那个……可心姐你能不能先转过去,我要脱衣服了。”哪怕以莫弃的脸皮,此时也有点兜不住。

    “嘁,又不是没看过,谁稀罕!”牛可心轻啐一口,转过身去。

    莫弃不知道的是,在牛可心转过身的那一刻,原本还冰冷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

    “太羞人了!这该死的小猪猪,出的什么烂主意,差点没忍住就露馅了!”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脱衣声,然后是“哗啦”一道入水声。

    “我好了。”

    牛可心大口呼吸,调整好了状态,转过身却看到了让她既好笑又无语的一幕。

    莫弃双手交叉抱肩护在胸前,两腿弯曲,整个人蜷缩在浴桶的角落里,活生生一个受气的小媳妇样子。

    我说……我一个女孩子都没说什么,你个大男人害得哪门子羞啊?

    牛可心怎么也无法将当初在主峰大殿,拳打方敏,差点逼死张绍的英雄人物,和此刻的莫弃对上号。

    “噗嗤~”

    牛可心忍不住笑出了声,也因此削弱了内心的害羞,反而放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