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不可描述
    “可心姐,你不会还要给我搓澡吧?”

    看到牛可心一步步靠近,莫弃再次向水面下缩了缩。

    奈何洗澡水清澈见底,连脚指头上有几根毛都看得清清楚楚,再怎么躲也没用。

    “想得美!”牛可心红着脸轻啐一口,但莫弃滑稽的样子让她玩心大起。

    她围着浴桶绕了两圈,然后走到莫弃身后,弯下腰靠近他的脖子,在耳边轻声道:“给姐姐看看,和小时候有什么不同了。”

    湿暖的香气撩拨着莫弃的脖颈,身子一紧,打了个寒颤。

    他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可心姐,咱有话好好说,别玩了。”

    牛可心伸出双手搭在莫弃的肩膀,突如其来的触感令两人同时身躯一震。

    莫弃并未发现,一朵红色小花悄无声息地落在他身后,沉入了水底。

    “谁跟你玩了?过来,姐姐给你捏捏肩。”牛可心侧着脸,小声说道。

    拗不过牛可心再三坚持,莫弃只能双手护住关键部位,慢慢靠躺在浴桶边缘。

    紧张得身子紧绷,屏住了呼吸。

    这时,肩部柔软的小手突然发力,似揉似捏,力道虽然不大,却非常舒服。

    莫弃忍不住闭上眼睛长舒一口气,身子也慢慢放松了下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莫弃感觉困意袭来,一拨接着一拨,越来越凶。

    最后,他支撑不住,沉沉睡去。

    “莫小弟?莫小弟?”

    牛可心先是呼唤了两声,然后轻轻摇晃莫弃的身子。

    莫弃人没醒过来,但双手从关键部位被摇了下来。

    “啊!”

    牛可心惊叫一声,连忙捂住脸。

    目光却透过指缝,怎么也无法从莫弃身上移开。

    “莫小弟果然是长大了呢……”

    牛可心不断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她将莫弃从浴桶中抱出,擦净身子,平放在床上,累得够呛,但和心中的羞臊相比,根本算不得什么。

    尤其是给莫弃擦身子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某处,立马给予了她“斗志昂扬”的回应。

    “小猪猪真的没有骗我?这……我……怎么可能塞得进去嘛!”

    牛可心撇过脸去,不敢看。

    良久,牛可心想到了什么,一咬牙,给自己打气:

    “不!牛可心,你能行的!为了莫小弟,加油啊!”

    褪去衣裙,春光乍现,羞赧旖旎,原始万岁!

    ……

    房门外,一人一猪挤在一起,各自在窗户纸上戳了两窟窿。

    “小丫头,偷看这种事会长针眼的!”猪皇一边寻找了最佳位置,一边扭动屁股说道。

    柳如烟小脸一红,但目不转睛,反击道:“我可不是偷看,我是担心你这头色猪做出不好的事,我是来监督你的!对,就是监督你的!”

    “哟哟哟,脱了脱了,看不出来,莫弃这家伙屁股还挺白的。”猪皇咂了咂嘴说道。

    柳如烟:“……”

    “花丢进去了!要开始生效了!三……二……一……搞定!”

    猪皇一边看着一边激动地喋喋不休:“抱起来了!大姐大力气不小嘛……嗯……擦干净身子……好戏马上就要开始啦!哼唧哼唧!”

    就在这时,猪皇突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身子被人倒拎了起来。

    “小丫头你过分了啊!”

    柳如烟满脸通红,拎着猪皇大步离开。

    “喂,快放下本皇,关键剧情要来了!”猪皇用力挣扎着。

    “你可要想清楚,事后如果被莫哥哥知道,你猜他的药膳里会不会多出一道烤乳猪?”

    柳如烟一句话把猪皇说得没了脾气。

    猪皇:“唉,亏了亏了!”

    ……

    山海帝国皇城中,帝院边缘某处山谷。

    一座占地十里的庄园内,一男一女对坐一起,脸色非常难看。

    “辰哥,我们的浩儿死了!”女子三十岁左右模样,面容姣好,但此时颜寒如冰,双目充斥着怒火。

    男子同等年纪,留有八字胡。

    “是的,老头子前几天传来了消息,凶手名叫莫弃,太虚门核心弟子,身怀嚎哭深渊巨秘,实力不详,但不低于无垢境巅峰。”

    “当初我说让浩儿留在皇城,哪怕不能加入帝院,但生活在我们眼下,最起码不会有危险,都怪你,偏要把他送回什么狗屁太虚门!”

    男子沉默不语,眼中寒意越盛。

    他叫王辰,是王兴龙的独子,也是王浩的生父。

    面前的女子名为赵玉琪,是王浩的母亲。

    “我这就去太虚门,杀了那个叫莫弃的贼子,为浩儿报仇!”赵玉琪起身便走,但被王辰拦下。

    “老头子在传讯中提到,莫弃深受太虚门老祖重视,为了他,甚至不惜与狼牙宗翻脸,凭你我二人,恐怕报不了仇。”

    赵玉琪冷声道:“难不成就这么算了?太虚门再强,还能与我山海帝国抗衡不成?”

    王辰摇了摇头道:“你冷静一点,山海帝国不可能为了你我二人向太虚门施压。浩儿的死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不过需要从长计议!”

    “从长计议?有多长?连一个孩子都看不住,浩儿的死,你那没用的父亲要负一半责任!”

    “够了!”

    王辰怒喝,提手作势要扇赵玉琪。

    虽然当年他和王兴龙闹掰,但不管怎么样,王兴龙都是他父亲,血浓于水。

    “怎么,你还要打我?”赵玉琪冷眼看着王辰,“有能耐你去杀了莫弃,对我使有什么用?”

    王辰放下手,叹了口气。

    这时,一名青年现身,跪在了二人跟前。

    “启禀师尊、师母,有人将这块通讯符留下,说是有事情与您们相商,和一个叫莫弃的人有关。”

    一枚白色玉符呈现在王辰面前。

    “他人呢?”王辰脸色微变。

    “回师尊,他留下这块符便离开了。”

    王辰接过玉符,和赵玉琪对视一眼,皆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疑。

    未免太巧了些。

    “你下去吧。”王辰摆了摆手,青年行礼告退。

    捏碎玉符,一道青光出现,化作人影,是一名黑袍中年男子。

    “张绍?是你!”

    王辰认出了人影的身份,正是狼牙宗宗主,张绍!

    “呵呵,王辰,多年不见,可还安好?”张绍笑道。

    “哼,如果你只是想跟我说这些,那么恕不奉陪。”

    王辰出身太虚门,当年和狼牙宗矛盾不小。

    虽然已经离开太虚门多年,但对狼牙宗的人依旧没有任何好感。

    “如果不想为王兴龙和王浩报仇,你尽管击散我这道神识。”张绍淡淡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