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三息炼神
    柳如烟和牛可心都没有听懂猪皇的话。

    猪皇咧嘴大笑,道:“这还不明显吗?大姐大昨晚夺走了莫小子的第一次,嘿嘿,从中获得了大大的好处!”

    嗯?

    “你是说……可心姐姐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和莫哥哥……那啥了?”柳如烟惊讶地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小脸羞红:“难道做那事也能变强?没听说啊,爷爷怎么从没告诉过我?”

    牛可心虽然不懂修炼,但也不是蠢人,从猪皇的话中听出了点意思,顿时羞得无地自容。

    猪皇一脸坏笑:“这要是别人呐,那事做得再多也没啥用,不过莫小子嘛,他的体质异于常人,大姐大,本皇问你,昨晚感受如何?是不是欲仙欲死,恨不得时光停留?”

    牛可心羞涩难当,如此露骨的话题她哪里兜得住?尤其猪皇讲的还都是事实!

    “小猪猪你是不是欠收拾了!”

    和往常一样,牛可心伸出手在猪皇脑门上轻敲了一下。

    “别别别,快住手!”

    猪皇魂儿都快被吓出来了。

    此时的牛可心非彼时的牛可心啊!

    然而已经晚了。

    轰!

    地面出现一个大坑,猪皇翻着白眼躺在里面,四肢微微抽搐,脑门上高高鼓起了一个大包。

    牛可心吓得连忙缩回手。

    “小猪猪,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

    暴涨的力量牛可心暂时还无法掌控,所以出手不知轻重。

    手忙脚乱地把猪皇从坑里拉出,轻轻为它拍去身上的尘土。

    “不!”

    猪皇伸出猪蹄,歇斯底里地呼啸一声。

    嘭!嘭嘭嘭!

    一共拍击了四下,很有节奏感的那种。

    猪皇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它的内心在呼唤:

    莫弃,本皇需要你!本皇发誓再也不要离开你了!

    它浊泪纵横,一脸绝望,感觉自己的猪生快要走到尽头。

    “啊!小猪猪,我……我……你别吓我,你快醒醒!”

    牛可心越发慌张,下意识捏住猪皇的脸,想要把它晃醒。

    这下猪皇尿都快吓出来了。

    开什么玩笑,你这一晃,估计本皇的脑袋就要搬家了!

    “如烟丫头!请救老猪一命!”

    猪皇不顾一切地挣扎着,终于让愣在一旁的柳如烟反应了过来。

    在牛可心还没动手前,把猪皇捞了出来。

    “可心姐姐,你的力量太大了,如果不学着掌控,对别人对自己都会非常危险的!”

    牛可心苦笑道:“我不知道怎么掌控。”

    “没事,我教你,你跟我来。”柳如烟将猪皇扔在一旁,毫不避讳地拉起牛可心的手,走到一旁的空地,将柳鸿交给她的一门顶级功法传给了牛可心。

    “死里逃生”的猪皇抹了把冷汗,心中暗道:我滴个亲娘唉,莫小子是个怪物,现在大姐大也步了他的后尘,以后的日子可就热闹咯!

    柳如烟一直认为自己是天才,莫弃也是天才,但是现在,和牛可心比起来,他们两什么都不是。

    一炷香的工夫,功法总共运转了三个周天。

    第一个周天结束,牛可心的修为达到了完美炼精九重天。

    第二个周天结束,丹田开辟,炼气九重天。

    第三个周天结束,识海扩张,炼神九重天!

    如果不是牛可心的武道经验太少,尚未领悟领域的话,柳如烟甚至怀疑,再运转一个周天,她可能就是无垢境界了。

    “失控感果然减小了很多,如烟妹妹,谢谢你!”牛可心惊喜道。

    虽然还没有完全掌控体内的力量,但已经不至于走路把地面踩碎了。

    柳如烟咋舌惊叹不已,和莫哥哥睡一觉就能变得那么厉害,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她哪里知道,莫弃在九转成灵完成的那一刻,蕴含在体内的药力和能量一股脑儿随着某物泄进了牛可心体内。

    这是他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不可重复。

    哪怕以后再和异性发生关系,也没有这种机会了。

    所以,确实可以说柳如烟错过了一项巨大的机缘。

    正因如此,牛可心在初尝禁果之后,才能正常行动,不露端倪,连莫弃都没看出来。

    ……

    因为三日之后便要启程前往山海帝国,所以莫弃关闭了酒楼,也不再接受药膳的预定。

    这三日,他把自己关在厨房。

    没有人知道他在里面捣鼓什么,不过每隔一段时间,厨房里便会闪现异彩霞光,散出异香。

    三日后,太虚门全体高层全都安静地站在酒楼山下,包括倪氏三位老祖。

    其中云虚子和季林站在最前面,身后还跟着一头无比巨大的飞行妖兽——遁云雀。

    日上三竿,莫弃终于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他面色如常,看不出和之前有什么不同。

    如果硬要说变化,那么现在的他,气质比以前更加空灵了。

    “莫大哥!”

    “主上!”

    “莫小弟!”

    “莫哥哥!”

    “莫小子!”

    不同的人,称呼也不一样。

    莫弃来到余良和杨明跟前,双膝跪下,郑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承蒙师尊和师兄看重,大恩不敢忘!”

    余良和杨明连忙扶起了莫弃。

    “你这小子,临走前来跟我们来这一套,是不是讨打?”余良笑骂道。

    杨明也狠狠锤了莫弃胸口一下:“师兄的这条命都是你给的,那么见外,怎么,也想让师兄跪下来给你谢恩?”

    “不敢。”莫弃连连摆手,心里流过一股暖意。

    他取出两枚储物戒,分别递给了余良和杨明。

    “师尊、师兄,这里面是我的一番心意,你们一定用得上,请务必收下。”

    神识探入,两人同时被储物空间里的东西给震惊到了。

    十份药膳外加十万极品灵石!

    这份礼太贵重了!

    “莫小子,你……”

    见到莫弃坚决的目光,两人只好收下。

    “莫小子,不管以后怎么样,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莫弃笑道:“你们也永远是我的师尊和师兄!”

    “我说莫小子,你就没什么东西送给老头子我们吗?”倪氏三兄弟醋意十足问道。

    莫弃笑了,抛出三枚储物戒。

    “当然有了,怎么能忘了您三位!”

    三人神识扫过,看到戒指里的东西后,纷纷喜上眉梢,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莫小子,此行便由云虚子和季林二人护送你们,免得路上出现危险。”

    莫弃一愣,随后拱手道:“那便有劳掌门和季长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