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召集小伙伴们装逼
    身外化身和莫弃共享思维,所以对莫弃来说,身外化身其实也是他自己。

    “这具化身虽然没有识海,也没有幽冥魂炎帮助淬炼,但感知丝毫不比本体差,论体魄反而更加强大,真心不错。”

    莫弃心念一动,收回了身外化身。

    这时,死去的两名犯人体内飞出两股能量,被他的黑马级令牌吸收。

    令牌也因此发生了一丝变化,颜色看上去更加深邃了。

    莫弃打量着令牌,老者说过,吸收了足够的能量,令牌就会升级。

    难道黑马之上还有更高的级别?

    算了,不想那么多,先找龙脉皇钟。

    “猪皇,我们在此已经停留很久了,你感应到什么没?”

    猪皇从莫弃怀中探出脑袋,表情纠结。

    “本皇确实感应到了一股非常浑厚的能量,应该就是龙脉,但是这股能量非常分散,以至于这里每个角落每一寸土地都有,无法准确地找到源头所在。”

    莫弃傻眼了。

    无法确定能量的来源,也就无法确定龙脉的位置,敲响龙脉皇钟就成了笑话。

    “猪皇,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猪皇摇了摇头,刚想说些什么时候,莫弃的黑马级令牌突然剧烈颤动了起来,绽放出了耀眼的光芒。

    “有了有了!”猪皇惊喜呼喊。

    在它的感知中,某个方向的能量波动变得异常清晰,浑厚到难以想象。

    那一定是龙脉所在地!

    正当猪皇想要更进一步确定具体位置的时候,黑马级令牌恢复了正常,所有光芒尽数消散。

    猪皇也随之失去了对龙脉的感知。

    “怎么又没了?”

    一人一猪,四只眼睛盯住了令牌。

    不难猜到,猪皇突然之间能够定位龙脉,一定和令牌的异象有关。

    他们不知道的是,令牌之所以会出现异常,是因为在外界,靠山王刚好激活了这枚令牌。

    “刚刚是怎么回事?令牌为何会突然发光?”

    莫弃反复查看令牌,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难道是因为吸收了犯人体内的能量?”

    一人一猪对视,这个猜测非常有可能!

    “走,去找些犯人试验一下!”猪皇催促道。

    “好!”

    ……

    同为皇城六大家族的子弟,钱多多用秘法很快找到了其余几人。

    一共三人,两男一女。

    “哟,这不是钱地主家的傻儿子吗?你怎么也来参加年选了?”

    说话的是一名身着军甲的青年,身高八尺有余,体魄健壮,往那一站,笔直如松,精神十足。

    他叫赵子俊,一王二将三大夫里,二将中赵家的子弟。

    “赵疙瘩,本少怎么就不能来参加年选了?”钱多多笑道。

    一个因为人傻钱多,另一个因为浑身是腱子肉,所以彼此间的外号也非常别致。

    赵子俊还未吭声,唯一的那名女子说话了。

    “哼,你钱大少爷不是最讨厌打打杀杀的吗?”

    声音清脆,却充满了铁血味道,一听便知,此女子非一般人。

    她是二将中南宫家的子弟,虽然是个女孩子,但从小混迹军营,喜欢舞刀弄枪。

    年纪不大,却已经立下不少战功,是个不折不扣的巾帼奇女子。

    “本少乐意!怎么,南宫燕,这你也要管?难不成,你还真想做我媳妇?”钱多多瞥了那女子一眼。

    女子秀美微蹙,表情不悦道:“你想得美!那只是你我两家长辈的意思,可不是我南宫燕的意思,想做我南宫燕的男人,你还不配!”

    钱多多不仅不恼,反而松了口气,非常夸张地拍了拍胸口。

    “呼~吓死本少了,你这样的男人婆本少可不感兴趣,本少还是对软妹子有兴趣,嘿嘿。”

    南宫燕双目一禀,面露寒意:“你想死的话,我可以成全你!”

    “别别别。”钱多多连连摆手,“你看看,女孩子家家的,动不动就死死死,将来有哪个男人敢要你?”

    “不关你的事!”南宫燕冷哼一声。

    “好吧。”钱多多耸了耸肩,看向最后一名男子。

    此人名叫朱凡,是三大夫中,代表着情报的朱家子弟。

    “其余两家人呢?”钱多多问道。

    朱凡一袭黑衣,个子不高,看上去普普通通,平凡得有些过分。

    “靠山王家的那一位就不说了,年选对他来说就是儿戏,他不屑过来。至于诸葛家,你们知道的,相比于动手,他们更擅长用脑。”

    “行了,你把我们召集过来到底有什么事?”南宫燕显得有些不耐烦。

    钱多多嘿嘿一笑,说道:“我想让你们帮我一个忙,事成之后,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见钱多多故意卖关子,赵子俊和南宫燕纷纷看向朱凡。

    朱凡说道:“根据情报,钱大少昨日被一名叫做莫弃的人给劫了,恰好,莫弃来了关内,如果所料不错,钱大少是想找回场子才参加年选的吧?”

    钱多多竖起了大拇指:“朱家不愧是朱家,情报工作果然到位。”

    “废物!”南宫燕讥笑,“被外来人抢了,还好意思喊我们帮你找场子。”

    “就是。”赵子俊也点头大笑,“如果换做是我,我一定耻辱难当,不敢出门。”

    两人虽然极尽嘲讽,却也没有离开。

    钱多多脸不红,心不快,笑容不变。

    他们四个从小一起长大,感情颇深,别看赵子俊和南宫燕嘴上不饶人,其实愿意过来,就已经表明态度了。

    “我说,那什么莫弃真有那么强吗?你钱大少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底牌众多,竟然真被一个外来人给劫了?”赵子俊不解问道。

    钱多多摇了摇头道:“莫弃只有炼气修为。”

    三人:“……”

    炼气修为还要我们帮忙?

    似乎是知道三人所想,钱多多怪笑一声:“他的两个手下很有意思,当初以多欺少,本少也要让莫弃体会到同样的感受。我一个人去报仇虽然问题不大,但缺少了某种气场,也少了一分扬眉吐气的感觉,你们懂吗?”

    “本少要让莫弃大吃一惊,最好吓得他哭着喊我爷爷,哈哈哈。”

    三人:“……”

    我们三个无垢境,外加你一个半步无垢境,去围堵一名炼气小修士,目的只是帮你装逼,帮你吓唬他,这样真的好吗?

    你不嫌丢脸,我们都嫌丢脸!

    钱多多笑道:“放心,事后想要什么,只要不是很过分,本少都可以满足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