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不装你能死啊?
    轰轰轰!

    三道身影落下,攻击如潮震得阵法剧烈晃动着。

    “竟然还是个阵法师,不愧是少年天才,不过没用,这种阵法可拦不住我们多久!”

    三名犯人嗤笑一声便继续攻击。

    “虎落平阳被犬欺啊!”莫弃暗叹一声。

    若非身处虚弱期,哪用那么麻烦。

    就凭这三个烂番薯臭鸟蛋,随便一拳就能搞定。

    他虽然已经拥有了丹田,但同样受到虚弱期的限制,体内真元无多,阵法也只能布置一些简单的。

    否则,以他在阵法上的造诣,布置出的防御阵法,哪怕这群人一起上,也休想撼动分毫。

    但是现在,看着岌岌可危的防御阵,莫弃知道,撑不住多长时间的。

    “小莫子,不行了吧?要不要本皇发个威啊?”

    猪皇直立起身子,扭动着屁股,昂首阔步走到莫弃肩头,无比风骚地甩动了一下猪头,单臂撑在莫弃脖子上。

    喂喂喂,小莫子是什么鬼?

    还有,作为猪,你不四脚着地,而用两条腿走路,是不是有些骚过头了?

    “如果你叫一声好听的来听听,本皇就勉为其难地帮你一下。”猪皇转动着眼球,俨然一副在做热身运动的样子。

    莫弃:“……”

    你勉为其难个毛啊!

    明明你已经跃跃欲试了好吧?

    “不用了,我能解决。”莫弃果断拒绝了猪皇。

    猪皇都已经“热身”完毕了,眼看着就要闪亮登场,哪曾想过莫弃会拒绝,当时就急了。

    “别呀,再商量商量呗,这样,咱都是老熟人了,本皇也不乱开价,十枚药膳丸子,怎么样?”

    莫弃不予理会,着手开始加强阵法。

    “八枚!不二价!”

    “……”

    “这样,六枚!这可是惊天跳楼价了呀!”

    “……”

    “行行行,你厉害,三枚行了吧……一枚!一枚总可以的吧?”

    就在猪皇耍宝的时候,莫弃抬起头望向天际,心中预警大放。

    远处,一柄飞剑呼哨裹携着强大的威势刺向阵法。

    “不好!”

    莫弃大惊,一把抱住猪皇,弃阵逃跑。

    轰!

    一声巨响,飞剑穿破阵法引发剧烈爆炸。

    莫弃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开上百米,重重地砸在地上。

    虽然有莫弃护着,但猪皇还是被摔得七荤八素,顿时恼了。

    “妈的,敢偷袭你猪爷爷,信不信本皇一眼把你瞪得升天?哎哟,莫小子,你压到本皇了!快起开,本皇要好好教训一下他们!”

    “别闹!”

    莫弃拎起猪皇,把它塞进怀里。

    他疑惑地看了看自己,阵法爆炸,他却没有受到半点伤。

    不仅如此,摔出来的时候,他甚至没有感受到半点痛意。

    身上除了因为沾染到泥土脏了些,衣服竟然连一个角都没破。

    这怎么可能?!没道理啊!

    就在这时,刺破阵法的飞剑再次袭来,直取莫弃的脑袋。

    莫弃刚想躲闪,他的黑马级令牌突然变得炙热无比,一股无形的波动将他包裹在内。

    当!

    飞剑仿佛撞击到了某件无比坚硬的物品上,被硬生生弹开。

    可是莫弃从头到尾什么都没做。

    “咦?”

    两道惊疑声同时响起。

    一声是怀中的猪皇发出的,还有一声是飞剑的主人发出的,那是一名面容清冷的青年。

    当他出现的时候,所有犯人同时停手,口中轻呼“大人”,敬畏地站到他身后。

    “本皇感受到龙脉了!”

    很快,令牌上的炙热散去。

    “怎么又没了?本皇又感受不到了!莫小子,你刚刚做了什么?”

    猪皇探出脑袋疑惑问道。

    莫弃心头一动,想到了什么,难道说……

    “我现在还不确定,待我试试。”

    说着,莫弃大步来到了青年跟前,仔细打量了一番,确定是第一次见面。

    “我与阁下素昧平生,应该也无仇怨,你为何想要杀我?”

    青年没有回答莫弃,反而问道:“你是如何挡住我飞剑的?”

    “你是谁?为何想要杀我?”莫弃再次问道。

    青年深深地看了莫弃一眼,道:“苏宇,奉师命取你首级。”

    “你师尊是谁?”莫弃皱眉问道,怎么听上去像个大人物啊!

    我初来乍到,没惹过谁啊!

    “你还没有资格知道师尊的大名,你……”苏宇刚想继续,便摇了摇头,“算了,懒得再问,反正你已经是个死人了,大不了搜魂,也不费多少……”

    话未说完,莫弃出其不意一巴掌扇在了苏宇脸上,抽得他连退四步。

    “给你脸了是吧,是谁给你的优越感在我面前装逼?”莫弃甩了甩手,“别说,你的脸皮还真挺厚的。”

    鲜红的手掌印落在苏宇脸上是那么的刺眼。

    所有犯人都傻愣住了,他们都是被苏宇给制服的,并且被他种下了锁魂针。

    对这个年轻人的实力和狠辣,他们再清楚不过了。

    哪怕莫弃有一位无限接近金刚境的帮手也无济于事。

    一时间,所有人看向莫弃的目光都充满了怜悯。

    苏宇在短暂的失神后被脸上传来的火辣剧痛给惊醒了。

    “你……你竟敢打我?”

    莫弃一脸看智障的表情:“何止是敢打你,我不是已经打过了吗?”

    “好好好,够嚣张!”苏宇怒极反笑,“以为有资格来关内就真把自己当天才了吗?你懂什么叫天才吗?”

    “你是铜级还是银级?在帝院,不到金级根本上不了台面!很可惜,你没机会体会那种在底层苦苦挣扎的痛苦了,因为……”

    话刚说了一半,苏宇就被莫弃手中的黑马级令牌呛得说不下去了。

    “唉,发挥失常,我只得到了黑马级的令牌,想来肯定是比不上苏大天才你了。”莫弃捶胸顿足,一副遗憾的样子。

    苏宇:“@#¥%&*”

    你不装逼,我可以让你死得痛快点!

    神特么发挥失常!

    还只得到了黑马级?!

    不装你能死啊?

    那可是黑马级别的令牌啊!

    哪怕是帝院,很多年也难以出现一位的!

    苏宇自己也只是金级令牌。

    想到之前嘲讽莫弃不懂什么是天才,他只觉得脸皮发烫。

    “师尊啊师尊,你让我来杀一名黑马级的参与者,真的没事吗?”

    苏宇不禁怀疑起了他师尊的命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