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验证猜测
    不过这种怀疑仅仅持续了一秒钟便被坚决所取代。

    抛开这是他师尊的命令不谈,既然已经得罪了莫弃,那就只能在他还没有成长起来之前灭了他。

    否则黑马级的天才,一旦成长起来,会变得非常恐怖。

    远远不是他一个金级可比的。

    更何况,脸上这一巴掌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呵,黑马级又怎么样,你现在不过才炼气境修为,太弱了,你以为有他在就能保住你?”苏宇指着身外化身轻蔑说道。

    “无垢境巅峰,我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他!”

    苏宇的性格一向高冷,不爱多说话。

    但是今天,或许是被莫弃给刺激到了,他总觉得不说点什么心里憋得难受。

    “你就吹吧!”莫弃笑了,先不管苏宇能不能捏死他的身外化身,一根手指头?捏?

    反正他是想象不出来那是什么动作。

    “来来来,我很想知道一根手指头怎么做出捏的动作,苏大天才你教教我。”莫弃认真说道,一副求教若渴的样子。

    噗~

    苏宇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那叫一个气啊!

    我说话的重点是“捏”这个的动作吗?

    我就是形容一下弄死你有多简单,你跟我在这里玩文字游戏?

    “唉,人蠢就要多读书,你看看你,连‘捏’需要用到几根手指头都分不清,你的金级令牌是不是走后门托关系搞到手的?”莫弃一本正经地问道。

    走后门?托关系?

    奇耻大辱啊!

    苏宇怒发冲冠,他已经受不了莫弃了。

    “无知小儿,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你我之间的差距!先杀了你的依靠,看你怎么办!”

    苏宇单臂一挥,伸出一根手指点向身外化身。

    莫弃耸了耸肩:“你随意。”

    身外化身就这么站在那,一动不动,任由苏宇的攻击临身。

    指如惊风,势如闪电!

    别看苏宇看似随意,实际上,他这一指里面融合了他对剑意的领悟。

    一指可破万法,一指可穿天地山河。

    这是他的成名武技——“穿金指”!

    看到身外化身如此托大,苏宇露出一抹冷笑。

    去死吧!

    当!

    指尖落在身外化身的眉心上,剑意涌动,发出金铁交鸣声响,仿佛矛与盾之间的撞击。

    身外化身倒飞出去,砸断无数石块树木才止住了身形。

    苏宇脸上的笑容僵住了,本以为这一指能够轻松灭杀对方,却没想到自己也受到反震,连连后退。

    甚至点出去的手指酸麻无比,失去了知觉。

    “这怎么可能!”

    那一指根本不像点在人的身上,更像点在天级防御甲胄上,硬得让他心生绝望。

    碎石堆中,身外化身毫发无伤地站了起来,抖去身上的尘土,看向苏宇笑道:“你的攻击似乎没有嘴上说的那么厉害啊,不痛不痒,你在给我按摩吗?”

    身外化身是黑曜石改造而成的,质硬密大,坚不可摧。

    虽然战力比不上苏宇,但论防御,一万个苏宇绑在一起也休想坏他分毫。

    苏宇沉默了,是因为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吗?

    不然为什么总是被打脸?

    说莫弃不懂什么叫天才,结果人家是黑马。

    说自己一根手指头就能干死身外化身,没曾想对方毫发无伤,脸不红气不喘的。

    一切都显得太诡异了。

    但越是这样,越说明莫弃不简单。

    这也更加坚定了苏宇的决心:莫弃必须死!

    他的目光集中到了莫弃身上。

    你的帮手的确很强,可是你自己呢?

    苏宇已经没有心思再理会身外化身,也不愿再拖延下去,他要速战速决。

    感受到了苏宇充满杀意的眼神,莫弃握紧令牌,笑道:“我就站这里不动,你能让我后退一步,算我输。”

    莫弃想要验证自己的猜测。

    “欺人太甚!”苏宇咬牙切齿,双目充满了怒火。

    竟然被一个小小的炼气修士给轻视了!

    “死!”

    苏宇不再留手,掐动剑诀,口中念念有词。

    飞剑骤然光亮大方,一分二,二分三,三分千千万。

    无数柄长剑遮天蔽日,如同大江之水,从天上倒灌下来,冲向莫弃。

    莫弃一手握着令牌,另一只手攥着一面阵旗,真元融入,随时准备发动。

    那是他准备的后手,一个短距离的传送阵。

    若是猜想错误,令牌无效,他便会启动阵法,传送离开,从而躲过苏宇的攻击。

    仓啷啷!

    剑光如潮,眼看着莫弃就要淹没其中的时候,黑马级令牌不出意料地变得炙热起来。

    无形的波动再次将他覆盖,所有剑光尽数被弹开,无法靠近他周身一丈范围。

    就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为莫弃挡下了所有攻击。

    这时,猪皇也惊喜地发现它又感应到龙脉了。

    “莫小子,有感应了,不管你现在在做什么,坚持住,给本皇一刻钟的时间,本皇就能确定龙脉位置了!”怀中传来了猪皇急促的叮嘱声。

    然而,天空中,无数刺向莫弃的飞剑和被弹开的飞剑发生了大碰撞。

    轰轰轰!

    苏宇脸色大变,这般剑潮已经是他的最强绝招。

    他不清楚那些靠近莫弃的剑为何会失控,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想要收手已经来不及了。

    剑光炸裂,对苏宇来说,相当于自己左手打右脸,右手打左脸,伤的都是他自己。

    一时间,剑意崩塌,苏宇如遭重击,大口鲜血喷出,神色萎靡了下来。

    顾不上收回飞剑,他转身化为一道流光飞遁离开了。

    现在的他已经身受重伤,如果不逃,和可能会死在身外化身手里。

    失去苏宇控制的剑潮纷纷碎裂,化为点点荧光。

    最终,一柄长剑从半空中掉落下来,插在莫弃跟前。

    “逃!”

    那些犯人见到此景,哪里还敢停留,纷纷转身便走。

    连在他们眼中无敌一般的大人都败了,继续留下岂不是死路一条?

    莫弃忙于研究令牌,便没有阻止。

    危情解除,令牌也随之安静了下来,热度不再,恢复了正常。

    “什么情况,感应怎么又断了?”

    猪皇十分不满地从莫弃怀里钻了出来。

    “猪皇,我想我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莫弃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