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我叫莫多多
    哪怕以钱多多的脑回路也想不明白莫弃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莫弃,你就不要妄想了,我钱多多上跪天地先祖,下跪君王父母,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跪你的,更别说求你了,这辈子都不可能!”

    莫弃怪笑一声:“喔,是吗?那我们拭目以待好了。”

    这时候,修为突破,并且吸收完所有药力的南宫燕走了过来。

    “南宫燕?你还活着?”钱多多是又惊又喜。

    他丹田开裂,修为尽废,又一直倒在地上,所以并不知道南宫燕突破的事情。

    “快,你快逃!”钱多多想到了什么惊呼道,“把消息带出去,为我们报仇!”

    南宫燕神情怪异,她看了看老神自在的莫弃,又看了看一脸悲愤的钱多多,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走啊!”钱多多恨铁不成钢,或许是丹田被废之后,他已经无法冷静,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南宫燕的表情。

    轰轰!

    伴随着真元炸裂声响起,两道无比强横的气息从朱凡和赵子俊身上释放了出来。

    那是无垢境中期的气势!

    南宫燕惊了,不仅仅是因为朱凡和赵子俊二人的突破,更多是惊讶于莫弃的大手笔。

    她虽然不知道药膳的制作原理是什么,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能够让无垢境修士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突破,花费的代价一定非常惊人。

    这要是拿到皇城拍卖,一定能卖出一个非常夸张的价钱。

    可是莫弃先后成全了他们三人,没有半点心疼。

    朱凡和赵子俊先后睁开了眼睛,两人惊喜对视。

    “我突破了!”

    “我也是,竟然这么快就达到了无垢境中期!”

    钱多多傻眼了,你们不是丹田破裂了吗?

    为什么一点事没有,而且还突破了修为?

    朱凡和赵子俊来到莫弃跟前,一躬到底,再无半点怨恨,满脸恭敬。

    他们不傻,这时候自然知道莫弃绝非表面那么简单。

    这等手段,几乎可以用翻云覆雨来形容了。

    更何况,无论是补救碎裂的丹田,还是让他们突破修为,都是大恩。

    “朱凡(赵子俊),多谢大师赐丹,我等有眼无珠,还望大师恕罪。”

    他们没有品尝到药膳的滋味,只模糊感受到是丹药形状,所以把莫弃当成了炼丹师。

    莫弃看了赵子俊一眼,戏谑道:“不灭我九族了?”

    赵子俊一脸惶恐,弯下的腰再次低了一分。

    “在下不敢。”

    莫弃很不习惯这样,摆了摆手笑道:“开个玩笑啦,你们的丹田是被我……被我朋友打伤的,现在没事了,就算扯平了,可好?”

    朱凡和赵子俊闻此面面相觑。

    扯平?

    莫弃对他们施予了大恩,在知道了他们的身份后却没有挟恩图报。

    光是这份豪情,他们就打心底敬佩。

    “你们……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钱多多想到了一种可能,但他不敢相信。

    朱凡和赵子俊看向莫弃,见他没有反对,便解释道:“大师的丹药神奇万分,不仅治好了我们的丹田,还让我们的修为突破桎梏,更进了一步。”

    “啊?”

    钱多多如遭雷击,竟然真的是这样!

    这怎么可能?!

    身为钱家少主子,坐拥亿万家财,他什么宝贝没见过?

    偏偏就是没听说过有什么丹药可以直接治愈破碎丹田,而且还能让无垢境修士在几个呼吸的时间内完成突破。

    若非亲眼所见,又十分确信赵子俊等人绝不会骗他,他是说什么都不会相信的。

    钱多多满脸苦涩,这时候他要再不知道自己被莫弃给坑了,那他就是个二傻子。

    抬起头,看到了莫弃淡定的笑容,钱多多一咬牙。

    妈的,为了丹田,豁出去了!

    “哥~~~~”

    声音拉长,那叫一个温柔和腻歪。

    钱多多半跪在地上,以膝盖为步,屁颠儿地快速挪到了莫弃脚下,一把抱住了他的腿。

    “哥,我是您最亲爱的多多小弟呀,您可不能不管我!”

    钱多多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出来,至于这里面有多少是真的,又有多少是装出来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哥,我发现了,您就是神算子!”钱多多腆着一张大脸,抬起头,表情崇拜而又谄媚,“您说他们要道谢,他们就真的道谢了。您说我要抱紧大腿哭着求您,我还真的就抱紧大腿哭着求您了。”

    “简直神了!小弟对您的敬佩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河海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啊!”

    “您就是我电,就是我的光,就是我的神话!我爱您啊!”

    “我还是个孩子!您就可怜可怜我吧!”

    噗~

    莫弃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虽然已经预料到钱多多会来求他,但他没想到会是这般场景。

    南宫燕、朱凡和赵子俊纷纷撇过脸去,我们不认识这货。

    太丢人了!

    莫弃很是嫌弃地推开了钱多多的脸,以防他的鼻涕蹭到裤子上。

    “你不是说就算死也不会跪我的吗?”

    钱多多道:“是啊,但只要不死,我就跪了呀。”

    “某人似乎还说过,这辈子不可能求我的。”

    莫弃想把腿从钱多多怀里抽出来。

    奈何钱多多死不撒手,大声道:“那是钱多多说的,不是我说的!其实已经过去一辈子了,我现在的名字叫莫多多,亲哥,您就是我亲哥啊!”

    莫弃:“……”

    南宫燕三人同时翻了翻白眼。

    莫多多?

    连祖宗的姓都不要了,你还能再皮一点吗?

    这要是传回去,钱巨多估计能扒了你的皮。

    莫弃服了,是彻底服气了!

    都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那么不要命的怕什么?

    怕不要脸的啊!

    钱多多已经把不要脸发挥到了极致,在这一刻,他是无敌的!

    哪怕是莫弃也受不了。

    他取出一枚药膳丸子,钱多多眼前一亮,伸手就要接下。

    “且慢!”莫弃开口阻止,道:“给你可以,不过你要为我做一件事。”

    钱多多眉头一挑,表情僵在了脸上。

    他神情凝重道:“我能代表我自己为您做任何事,但我无法代表钱家,希望亲哥哥您能理解。”

    钱多多虽然喜欢胡闹,但在大是大非面前,他还是能分得清轻重的。

    若是莫弃要他做对钱家有害的事,那么他就真的宁愿死也不会答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