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钱多多的苦
    “哦哟?好像很有底线的样子啊?”莫弃斜了钱多多一眼。

    钱多多骄傲一笑:“那是,您亲弟弟我,在很多时候都能守住底线的,比如若是有人要杀您,那就必须先踏过我莫多多的尸体!”

    呵呵!

    莫弃哪里会信钱多多的鬼话,他摸了摸下巴,悠悠说道:“如果你为我办妥了这件事,我可以帮你除去体内的隐患。”

    顿了顿,莫弃又道:“我说的可不是丹田,而是那个纠缠了你十一年的东西!”

    此言一出,钱多多如同石化了一般,定在原地。

    就连南宫燕、朱凡和赵子俊三人也张大了嘴巴,满脸的难以置信。

    钱多多,钱家现任家主钱巨多唯一的儿子。

    从小就展露出了过人的修炼天赋,三岁被帝院选中,五岁炼气,六岁炼神,八岁的时候已经炼神巅峰,达到半步无垢境,震撼了整个山海帝国。

    别说同辈之中的,就是年龄大他一倍的青年俊杰也被他压得抬不起头。

    他是钱家根正苗红、受到所有族老一致认同的唯一嫡系。

    可是后来,不知为何,钱多多的修为一直停留在半步无垢境界。

    从八岁到现在的十九岁,中间历经了十一年,没有半点增长。

    不仅如此,钱多多的身体反而一天比一天虚弱。

    任凭钱家万贯家财,权势滔天,在皇室李家的帮助下,请来无数名医丹师,也始终无法查明钱多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若非钱家定期耗费大量天材地宝为钱多多滋养肉身,他早就虚弱至死了。

    正因如此,钱多多的嫡系身份被削,离开了帝院。

    他从万众瞩目的绝世天才,慢慢变成了一个无比败家的纨绔。

    这是他心中的痛,也是他父亲钱巨多内心的痛。

    无法医治钱多多,钱巨多觉得亏欠了儿子,所以才会如此放纵他。

    但是现在,无数名医丹师都看不出来的问题,却被莫弃一口道明,就连确切的时间都知道。

    “你确定可以?”钱多多的内心既期待又害怕。

    期待莫弃真的能解决他的隐患。

    害怕希望变成失望。

    “你不信?”莫弃笑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十一年来,你不仅修为无法寸进,身子一天弱似一天,而且每月十五的子时到丑时,这一个时辰内你要遭受无比巨大的痛楚,就好似有千万只虫子在你体内乱窜,月复一月,年复一年,无法避免。”

    南宫燕三人皆是一惊,他们虽然知道钱多多有问题,却不知道这些细节。

    他们向钱多多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钱多多点了点头。

    “如果你还不信的话,我可以继续往下说,比如你的声音,你的形体,你作为男人的某些功能……”

    “够了!”

    钱多多打断了莫弃的话,他不惊反喜。

    有些事他连父亲钱巨多都没告诉过,比如说,自从八岁那年开始,他虽然身体在长高,却没有像其他男孩一样正常发育。

    换句话来说,直到现在,十九岁的他,依旧是男孩之身,没有胡须,没有喉结,更加无法像正常男人一样对女人起反应,因为他的某处还停留在八岁!

    这便是他身为钱家子弟,堕落成纨绔后,身边没有美女环绕的原因。

    也是他当初见到牛可心,仅仅嘴上调戏了两句,并没有真正实施行动的原因。

    同时也是他调戏了牛可心之后,莫弃没有杀他的原因。

    因为那个时候莫弃就看出了钱多多的身体状况,他调戏牛可心完全是因为嘴贱,并非亵渎。

    否则的话,以莫弃对牛可心的重视程度,又怎么可能放过他。

    “亲哥哥,您说吧,要我干什么?是想偷进钱家的宝库,还是要钱家的秘籍?只要您一句话,弟弟我万死不辞,保证办得妥妥当当!”

    钱多多拍着胸脯保证道,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说过的话。

    众人:“……”

    说好的底线呢?

    莫弃的面皮忍不住抽了抽:“你不是说你只能代表你自己,无法代表钱家的吗?”

    钱多多点了点头,面不改色,直接把钱家卖在身后道:“是啊,所以我现在叫莫多多呀,钱家什么的跟我没关系。”

    这些年经历过什么只有钱多多自己知道。

    高高在上的天才繁星,突然变成了草根,那种转变之后所要面对的压力,足以压垮绝大多数人。

    都说喜剧的背后其实是悲剧,同样的道理,别看钱多多平时嘻嘻哈哈,节操掉光也满不在乎,事实上,他的内心比谁都痛苦,他承受的东西其他人永远无法想象。

    所以但凡有一点机会能够改变现状,他都会牢牢抓住。

    莫弃讲出了他最大的秘密,说明对他的病情了如指掌。

    再加上发生在朱凡和赵子俊身上的奇迹,钱多多选择了相信莫弃。

    “亲哥哥,您看看弟弟,多可怜,多可爱啊,您就忍心看着我受苦吗?”

    钱多多眨巴着眼睛,不停地向莫弃抛媚眼。

    呕!

    太特么恶心了!

    “拿走拿走,滚一边去先把丹田补上!”

    莫弃受不了了,没好气地把药膳丸子丢给了钱多多。

    “嘿嘿,谢谢亲哥大好人。”

    钱多多接过药膳丸子,心满意足地丢进了嘴里。

    “嚼着吃!”南宫燕突然小声提醒道。

    “啥?你说什么?”钱多多一仰脖子整个吞了下去,然后不解地看着南宫燕。

    南宫燕:“……”

    “没什么,你开心就好。”

    钱多多一脸懵逼,这都什么跟什么呀?莫名其妙。

    随后药力涌现,他没时间多想,盘坐闭上了眼睛,开始吸收。

    看着终于安静下来的钱多多,莫弃陷入了沉思。

    他不知道今天的决定是对是错,他也不知道治好了钱多多之后会被卷进一场什么样的风暴里面。

    他只是在钱多多身上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

    要说谁最能理解钱多多,那无疑是莫弃了。

    虽然他没有经历过从高处摔落下来,但他本身就是从最底层一步一步爬上来的。

    在这个过程中遭受了多少白眼和嘲笑,他已经数不清了。

    他知道,十一年来,钱多多虽然表面看上去光彩鲜艳,其实他过得很苦。

    不是生活苦,而是心里苦。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钱多多却能够保持一颗乐观的心,这是让莫弃最为意动的地方。

    也是莫弃决定出手救治他的最重要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