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贱死
    那是一种非常特殊的体验,一道道晦涩难懂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虽然听不清楚,但不知为何,牛可心感觉脑海中好像多出了一些东西。

    突然之间,她有了明悟,茅塞顿开。

    领域!

    原来领域是这么回事!

    “心中所念,日月所练,以魂为线,引动天地,执念已深,领域立成!”

    牛可心张开双臂,脑海中首先浮现出了父亲牛叔和莫弃的笑容,接着柳如烟、金叁胖、刘辉等人的容貌一一闪过。

    “守护!”

    牛可心猛地睁开了眼睛,一股专属领域的独特能量缠绕在她周身。

    “我要守护莫小弟,守护家人,守护所有的爱,成为他们坚强的后盾,这便是我的领域——守护!”

    随着领域大成,集聚在牛可心体内的能量一股脑儿地奔涌而出,融入她的四肢百骸。

    气息在以一种近乎飞跃的方式攀升着。

    无垢境初期……无垢境中期……无垢境后期!

    最终牛可心的修为稳稳地停留在了无垢境后期,距离巅峰半步金刚境只有一线之隔。

    至此,当初莫弃反馈在牛可心体内的能量全部消化完毕。

    穆空傅呆滞当场,抬起的手忘记收回,还保持着挥袖的动作。

    他的本意只是想亲自试探一下牛可心的悟性,便给予了她一些关于领悟领域的经验。

    看看牛可心是否能从中领悟一二。

    谁曾想,挥出去的手还没来得及放下,牛可心便悟透了领域的奥秘,甚至当场凝聚大成。

    更让穆空傅目瞪口呆的是,凝聚领域仅仅是个开始。

    牛可心的修为在一眨眼的工夫就打破了炼神桎梏,进军无垢境界,一路高歌猛进。

    寻常人需要花费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都不一定能跨过去的境界鸿沟,在牛可心面前形同虚设。

    这才多久?

    一分钟还是两分钟?

    竟然已经是无垢境后期了!

    穆空傅突然觉得,一炷香的时间从凡人修炼到炼神九重天,或许还是牛可心谦虚了。

    在位帝院院长一千六百多年,他见识过的天才多如牛毛。

    但和牛可心比起来,这些人真的是连屁都算不上,包括他自己在内。

    他敢肯定,莫说在山海帝国,就算是山海帝国以外的那些更广阔的世界里,也绝对找不出第二个像牛可心这般恐怖的修炼速度。

    吸收完所有能量的牛可心只感觉浑身舒坦之际,终于可以完美掌控这身怪力了,无需再担心失控,伤人伤物。

    见到牛可心收功,穆空傅强压下心中的激动道:“牛可心,老夫许你保留姓氏,无论是平时的生活还是修炼所需,全都可以按照你自己的心意去办,如此你可愿意做老夫的义女?”

    若是让其他人看到,穆空傅为了能做牛可心的义父,“低三下四”地开出这种条件,恐怕会把眼眶给惊裂了。

    牛可心沉思半晌,在穆空傅望眼欲穿的眼神中点了点头。

    既然能够保留姓氏,那么牛可心实在想不到有什么理由让她拒绝。

    更何况,她曾暗自发誓不要再成为莫弃的拖累,现在不正是最佳时机吗?

    “女儿牛可心拜见义父大人。”牛可心跪在地上,给穆空傅磕了三个响头。

    “好好好,非常好,乖女儿快请起,哈哈哈。”穆空傅放声大笑,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像现在这般高兴过了。

    “走,为父带你去见见几位老前辈,混个脸熟,对你以后有好处。”

    话音落下,穆空傅带着牛可心消失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在某个角落里,穆雪正握着传音符和他哥哥穆河交流着。

    “傻妹妹,义父新收了女儿这不是好事吗?这样咱就多了个小妹啦。”穆河的声音从传音符中传出,阳光而又爽朗。

    “不一样的!”穆雪急忙说道,“义父对她的态度和对我们完全不同。”

    “怎么,你还要吃新小妹的醋?”穆河调笑一声,然后正色道:“雪儿,你应该知道义父的脾气,他最讨厌勾心斗角那一套了,你可别乱来,若是惹恼了他老人家,谁也保不住你。”

    “喂喂喂,你还是不是我亲哥了?怎么胳膊肘老往外拐啊?”穆雪不满说道,“反正我不喜欢那个牛可心,哼!”

    说着,不等穆河回应,她便收起了传讯符。

    “牛可心,你等着,我不会输给你的!”

    ……

    关内,钱多多开裂的丹田恢复如初。

    不仅如此,被病痛折磨,日渐虚弱的体魄竟是有了一丝回春之意,一身轻松。

    他已经不记得上一次这般舒坦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在亲身体验过药膳丸子的神奇后,钱多多对莫弃的保证越发有信心。

    “我亲爱的哥哥,您最最听话的弟弟已经准备好了,你的剑就是我的剑,我的财富就是你的财富,让我们红尘作伴,策马奔腾,共闯刀山火海,深渊毒窟!”

    钱多多一边献殷勤地给莫弃捏肩敲腿,一边深情并茂,唾沫横飞。

    莫弃翻了一下白眼:“说人话!”

    钱多多:“有什么事请尽管吩咐!”

    “这个不急,我先给你初步治疗一下。”莫弃站起身,摆了摆手,示意钱多多盘膝坐下。

    “啊?现在吗?在这里?”钱多多一愣。

    在他的理解当中,医治他应该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需要提前做很多准备。

    最起码也应该出了关,到外面找个僻静之处再慢慢诊断。

    “怎么,有问题?”莫弃反问道。

    “没有没有。”钱多多连连摇头,坐在了莫弃面前。

    他巴不得越快越好。

    “我先给你提个醒,你这情况很特殊,也很严重,不是一次两次就能治好的,而且过程非常痛苦,你得忍着,不能有半点反抗和异动。”

    钱多多点了点头:“来吧,亲爱的哥哥,您尽管蹂躏我吧!我能撑住!”

    莫弃:“……”

    他抬起的手又放下了,突然有些不想给这个活宝治疗了。

    “别别别,亲哥,我就是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毕竟我有些紧张。”钱多多不笨,连忙解释道。

    南宫燕、朱凡和赵子俊三人纷纷无语,他们觉得,若是有一天钱多多死了,那一定被他自己给贱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