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小伙子你很跳啊
    “好了,心守灵台,气归丹田,管好自己的身体,别乱动。”莫弃拍了拍钱多多的肩膀叮嘱道。

    “好。”

    按照莫弃说的,钱多多强压下期待和激动的情绪,迅速调整好的状态。

    莫弃缓缓抬起手,落印在钱多多的头顶。

    南宫燕、朱凡和赵子俊三人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不愿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他们也想看看,莫弃是如何救治钱多多的。

    “等等。”

    就在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这莫弃大展神威的时候,莫弃突然收回了手。

    “亲哥,怎么了?我是不是没救了?”钱多多哭丧着脸问道。

    此时的他要多敏感有多敏感,莫弃的收手让他的心脏猛地一沉。

    终究还是不行吗?我钱多多依旧难逃这般命运吗?

    南宫燕、朱凡和赵子俊也都纷纷摇头叹息。

    “别胡思乱想。”莫弃哭笑不得,“把你肚子里的储物戒指全都吐出来!”

    噶?

    钱多多表情一僵,和自己想的好像不太一样啊。

    等等!

    肚子里的储物戒指?

    “亲哥,你怎么知道的?”钱多多不解问道。

    “连你身上存在的问题都瞒不过我,难道还看不出你藏了戒指吗?”莫弃淡淡说道。

    经历过九转成灵,他已经铸就灵体之身。

    这个过程相当于让他重新体验了一遍生命的演化,所以莫弃对生命的构造和本质有着无比深刻的感触和理解。

    但凡人体出现半点异常,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这也是他能一眼看出钱多多问题所在的原因。

    就目前而言,能逃过莫弃感应的生命体,就只有牛可心。

    因为牛可心体内的能量与他同源,暂时处于感应的盲区。

    所以,莫弃当初才没有发现牛可心已经**于他。

    “嘿嘿,亲哥您是最牛的!”

    钱多多谄媚一笑,收缩小腹,从嘴里掏出了一把储物戒指。

    没错,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把!

    粗略看去,不下十个。

    南宫燕三人:“……”

    你是把储物戒指当饭吃了吗?

    就你这样,身子没问题也能搞出问题啊!

    “嘿嘿,我这个人做事比较严谨,狡兔三窟嘛,多留些后路总归是好的。”钱多多一边贱笑一边甩着戒指上的口水。

    南宫燕三人撇过脸去,生怕再看钱多多一眼会忍不住上去揍他。

    “亲哥,这些是小弟我这些年所有的积蓄,现在全都给您。”钱多多捧着戒指想要献给莫弃。

    莫弃满脑袋黑线。

    只见戒指和戒指之间,被拉长的口水丝相连,晶莹剔透。

    话说,你特么敢再恶心一点吗?

    要不是我现在处于虚弱期,信不信老子一巴掌呼死你!

    发现莫弃脸色难看,钱多多连忙把戒指放到一边,乖宝宝似得把双手搁在膝盖上,昂首挺胸,坐姿端正,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小伙子你很跳啊!”

    莫弃突然怪笑一声,心念一动,一小块黑曜石流出,化作一根小铁棍,塞进了钱多多手里。

    “这是?”钱多多满脸疑惑。

    “横在嘴里,咬住,待会儿用得上。”

    钱多多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亲哥,我错了,这回我是真的知道错了,您别玩我啊。”

    莫弃咧嘴一笑,“安慰”道:“我怎么可能玩你?我不是那种人,我只是恰好想到了一种更简单更直接更有效的方法,可以治好你。”

    莫弃越是这样说,钱多多心里越是发怵。

    “亲哥,我……”

    “少废话,还要不要治了?”莫弃打断了钱多多,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

    “要……”

    “要就给我咬住它!”

    钱多多咽了口唾沫,恨不得扇自己俩下。

    平时装逼嘴贱也就算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

    最终,钱多多还是咬住了黑曜石小棍。

    他表情幽怨,可怜兮兮地看着莫弃。

    莫弃不再废话,“啪”得一声打了个响指。

    噌!

    手指上浮现出一朵红色的小火苗。

    是幽冥魂炎的阳火。

    在阳火出现的那一刻,四周的温度猛地攀升,立马变得炙热起来,仿佛置身在即将喷发的火山口。

    随着火苗轻微颤动,滚滚热浪一波接着一波,四散冲击。

    不远处地上的尸体纷纷燃烧了起来,很快化为灰烬。

    南宫燕三人脸色大变,这是什么火,竟然那么恐怖!

    钱多多是最苦逼的,他是除了莫弃以外,距离阳火最近的人。

    阳火刚一出现,他还没来得及反应,满头黑发以及眉毛便被焚烧一空。

    “我的妈呀!”

    钱多多当时就跳了起来,捂着光溜溜的脑袋下意识地就要远离莫弃。

    然而一道身影早有准备,大手落在钱多多的肩膀上,将他强行镇压下来。

    出手的正是莫弃的身外化身。

    在身外化身面前,钱多多那点力气根本不值一提。

    “亲哥,我……”

    黑曜石小棍重新回到钱多多嘴里,把他后半句话给硬塞了回去。

    “忍住。”

    莫弃轻笑,一掌拍在钱多多的天灵盖,阳火瞬间钻进了他体内。

    “唔!!!”

    钱多多就像被炸弯的油条,胸口猛地向前一停,整个人呈现一种非常扭曲的姿态,僵在那里。

    他两眼几乎要瞪出眼眶,牙关死死咬紧了黑曜石小棍,呼吸急促,豆大的汗珠瞬间布满全身。

    除了莫弃,没有人知道他此时经历的痛楚有多么恐怖。

    幽冥魂炎,天级火种吸收了秘境之魂变异后的产物。

    它的阳火性烈光明,为天地所有邪秽的克星。

    简单地总结起来就一个字:烫!

    这也是钱多多此时唯一的感受。

    那种能让他怀疑人生的烫,从头顶开始,顺着毛孔钻进了血肉,纳入筋脉当中,然后流经五脏六腑,直达丹田。

    一时间,浑身上下,由内而外,每一缕血肉,每一寸筋骨都在经历着炼狱般的炙烤。

    钱多多怀疑自己是不是吞下了一整片岩浆水。

    嘎嘣!

    因为痛苦难耐,钱多多用力过猛,咬在黑曜石小棍上的牙齿出现了裂纹。

    就在他感觉快要被这股热力烤成人干的时候,刺耳的尖啸声从他体内传出。

    不是人声,也非兽吼,更像是虫鸣。

    而且是亿万只虫子同时长鸣发出的声波。

    “哼,终于受不了要现身了吗?”莫弃冷笑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