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真正的兄弟
    遇上强者不可怕,但是如果遇上不要命的强者,那就头疼了。

    中年男子就属于这一行列。

    敢同时招惹皇城六大家族中的四家,目前在山海帝国绝对找不出第二个人。

    让莫弃丢掉黑马级令牌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是他保命的根本所在。

    中年男子虽然只解开了一成封印,但论实力不弱于洞虚境巅峰的存在。

    若是没有令牌的保护,吹口气就能杀死莫弃。

    但莫弃又不能放任钱多多等人被杀。

    怎么办?

    这种时候,猪皇的能力根本帮不上忙。

    把中年男子瞪怀孕,无异于激怒他,加快钱多多等人的死亡。

    嗯?

    就在这时,中年男子残破的甲胄中,一朵淡黄色的小花露了出来,被莫弃看见了。

    “洒家没有时间给你考虑,只问最后一遍,你丢不丢?”中年男子不耐烦地问道。

    然而此时的莫弃注意力全被那朵小花吸引了,他在查看《混沌经》提供的讯息,根本没有听到中年男子的话。

    中年男子见此面色冷了下来,看向钱多多等人:“既然如此,那么你们全都去死吧!”

    “等等!”

    关键时候莫弃回过了神,喝止了中年男子。

    “呵!”中年男子冷笑一声,“还以为你真的不在乎他们的死活呢。”

    莫弃摊开手,无奈道:“你赢了。”

    “亲哥,别管我们,你快走!”钱多多满脸焦急,再没有半分之前的“贱”样。

    “老囚犯,有种现在就杀了你钱爷爷,我呸!”

    钱多多吐出一口带血的浓痰,奈何伤势太重,用不上力,没能吐到中年男子身上。

    他想激怒中年男子,让他对自己出手,这样莫弃就可以免受威胁。

    但中年男子当作没听见也没看见,如果没有必要,他也不愿招惹皇城六大家族。

    钱多多的举动让莫弃心中一暖。

    这货关键时候还是挺讲义气的嘛。

    “行了,拖延再长的时间也改变不了你的命运,赶紧把引动龙脉的物件扔出来!”中年男子催促道。

    莫弃拿出了令牌,道:“我可以扔掉它,不过在那之前我有三件事要说,希望你能听完,说完之后,我任你处置。”

    中年男子颔首表示同意。

    “一、你怀中那株灵物名叫小黄泉花。”

    “二、你体内有寒蝉血脉的气息,但并非是你自己的,如果所料不错,这道气息应该源自你妻子,是她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拥有该血脉,女者昌盛,男者必亡。”

    “三、小黄泉花只能治标,不能治本,但……我可以!”

    “好了,三句话说完了,你要杀便杀吧。”

    说着,莫弃将自己的令牌扔在一旁,张开双臂,坦然面对中年男子。

    “不!亲哥,你不能!”

    当看到莫弃扔掉令牌的那一刻,钱多多被震撼到了。

    他不知道莫弃说的那三句话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这些话是否能够改变中年男子的心意。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为了能够让他活命,莫弃在拿自己的命赌!

    武道世界,人人为己。

    什么东西是最重要的?当然是命了!

    命才是一切的根本所在。

    没了命,什么武道,什么实力,什么富贵都是白纸一张。

    救人性命自然是大恩德,但比救命更能打动人心的,是用自己的命去换别人的命!

    之前莫弃为钱多多祛除汲灵母蛛,使得钱多多对他感恩戴德。

    别看钱多多一口一个亲哥叫着,事实上,他们之间的关系只停留在恩人和受恩者之间。

    但是现在,当莫弃为了他而扔掉令牌的时候,钱多多便真正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哥了。

    兄弟二字可不是吃吃喝喝,有些交情就能随便喊的。

    也不是所谓的,念在你救过我,我一定要报答你这种心思。

    真正的兄弟情,应该是不掺杂质的,是从本心出发,心甘情愿的付出!

    莫弃可不知道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钱多多对他的感情发生了蜕变。

    他死死盯着中年男子,当发现中年男子一脸错愕加惊讶的时候,他才松了口气。

    看来赌对一半了。

    中年男子毕竟曾是雄霸一方的人物,很快收敛了心绪。

    莫弃的话虽然确实震惊到他了,但还不足以彻底改变他的决定。

    “你还知道什么?”中年男子沉声问道。

    中年男子问出了这句话,莫弃知道,剩下的一半他也赌对了。

    只要能够勾起中年男子的好奇心,那么全场的节奏就将由莫弃掌控。

    “正如我所说的那样,寒蝉血脉世代传承,女者昌盛,男者必亡。”

    “前辈体内的寒蝉气息是您妻子留下的,而您收集了一株小黄泉花,又如此迫切地想要出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有一个儿子生活在外面,而且他距离寒蝉血脉发作的大限之日已经不远。”

    中年男子终于变了脸色,他满脸的不可思议。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是中年男子压在心底数百年的秘密,从来没有对外人讲过。

    他是故意犯事,又是故意被抓进关内,就是因为整个山海帝国只有这里生长小黄泉花。

    “根据小黄泉花还有你体内的寒蝉气息推测出来的。”莫弃并未隐瞒。

    “可惜,很遗憾地告诉您,小黄泉花无法治愈令郎,最多能为他缓解十到二十年,时间一到他还是得死。”

    “不可能!”中年男子怒声喝道,“这是娃他娘离开前嘱咐洒家的,她不会骗洒家!”

    “洒家知道了!”中年男子恍然大悟,“是你,你想借此危言耸听,好让洒家饶你一命!”

    莫弃冷笑一声,道:“那你为何还不动手?”

    “你以为洒家不敢?”中年男子怒视莫弃,声音虽然高亢,却没有真的动手。

    “你不敢!”莫弃笃定说道。

    从《混沌经》告诉了他小黄泉花的药性之后,再加上中年男子体内的寒蝉气息,莫弃便已经把他的事情推测了个七七八八。

    “小黄泉花虽然稀少,却还不至于找不到。如果寒蝉血脉那么容易就能被治愈的话,那么‘女者昌盛,男者必亡’这句话岂不成了笑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