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豪杰气魄
    莫弃的话让中年男子沉默了。

    他又何尝没有想到过这些。

    但能够克制寒蝉血脉发作的办法,他只知道小黄泉花一种。

    因为血脉缘故,他的妻子被迫离开了他,留下一个儿子和他相依为命。

    寒蝉血脉世代相传,若是女孩子拥有,不仅不会发作死亡,反而对武道修炼有益。

    若是男孩子拥有,则必死无疑。

    中年男子虽然拥有空冥境界修为,可以说是站在山海帝国的巅峰,但面对拥有寒蝉血脉的儿子,他只能束手无策。

    为了延缓寒蝉血脉发作的时间,他在数百年前以秘法冰封了儿子。

    算算时间,冰封的效果已经消失数年,他儿子也应该破冰而出很久了。

    再过一段时间,若是不把小黄泉花带出去,他儿子将血脉发作而亡。

    这是中年男子绝对无法接受的事。

    “你刚刚说你能治?”中年男子问道,语气里满是怀疑。

    莫弃点了点头:“能治,而且这世上只有我能治。”

    “大言不惭!”中年男子嗤笑一声,表示不相信。

    寒蝉血脉一代代传承至今已经不知多少年。

    尽管每一代只有女性能活下来,但经过岁月的沉淀,寒蝉血脉一族已经发展成了一方巨擘。

    在她们面前,偏居一隅的山海帝国根本算不得什么。

    在这种情况下,历经无数先辈大能的研究,寒蝉血脉一族依旧没有找到能让男性后代存活的办法。

    莫弃却说他能治。

    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若非儿子大限将至,中年男子已经走投无路,换做平时,他早就一巴掌拍死莫弃了。

    “你如何证明?”中年男子抱着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问道。

    莫弃微微一笑,缓步走到了中年男子跟前。

    他抬起手,欲要搁在中年男子身上。

    “前辈介意否?”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他自信就算站着让莫弃施展,莫弃也奈何不了他。

    莫弃将手搭在中年男子的肩膀上,心中一动。

    《混沌经》微微颤动,一股特殊的吸力涌出,风卷残云般将中年男子体内的寒蝉气息全部吸走。

    整个过程连半秒钟都不到。

    中年男子震惊了。

    寒蝉血脉有多么霸道,作为拥有该血脉女子的丈夫,他再了解不过了。

    这种血脉性阴至极,对阳气有极强的克制作用,这也是男性拥有者必死的原因。

    他体内的寒蝉气息就是当初妻子与他亲热时留下的。

    虽然不至于要了他的命,但也非常折磨人。

    而且以他空冥境界的修为,愣是拿这些寒蝉气息没办法。

    但是莫弃,仅仅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祸害了他数百年的寒蝉气息竟然一下子全没了!

    浑身上下,那种发自灵魂深处的舒爽是骗不了人的。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中年男子惊讶问道。

    莫弃收回了手,没有回答,反问道:“这些证明够了吗?”

    早在他没有踏足武道之前,《混沌经》就展现出了能吸纳万物能量的本事。

    否则,以他的凡人之躯,又怎么可能练就神技一般的刀功。

    寒蝉气息虽然霸道,但本质上还是能量的一种,再霸道也比不上《混沌经》霸道。

    其他人拿寒蝉血脉没办法,但拥有通晓万物的《混沌经》,这事可难不住莫弃。

    “足够了!”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中年男子叹了口气,收回气势,把钱多多等人放了下来。

    “小伙子,只要你愿意救我孩儿,洒家愿意为你赴汤蹈火!”

    莫弃愣住了,但他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缘由,心中迟疑许久的事也有了决断。

    中年男子的举动让他颇感意外的同时又非常感动。

    在占据了绝对武力压制的时候,中年男子没有选择逼迫手段,反而是以感恩的方式换取他出手的机会。

    这在武道世界几乎不可能存在,但它确确实实发生了。

    再回过头来看,一个为了救治儿子甘愿被封印修为,抓进关内坐牢,一坐就是几百年的人,光是这种毅力和爱就足以震撼到莫弃的心灵。

    同样是父亲,同样的爱子心切,但中年男子和张绍成了两种完全不同的极端。

    莫弃敢肯定,他们教导出来的儿子也绝对是两种极端。

    正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

    不一样的父爱,带来的结果也将是天差地别。

    “前辈高义。”莫弃抱拳躬身行了一礼。

    中年男子的行为已经有资格得到他的尊敬。

    中年男子自然明白莫弃的意思,咧嘴一笑:“洒家光明磊落了一辈子,若非为了犬子,也不会受人指使来杀你,只要你能救他,洒家就算在这里被关到死也值了。”

    莫弃给了钱多多等人每人一枚药膳丸子,让他们在自己疗伤。

    然后看着中年男子笑道:“如前辈这般豪杰,若是一直被关押于此,岂不是上天不公?”

    中年男子晃了晃四肢上的锁链,苦笑道:“有这玩意儿在,洒家即便是龙也只能像条虫一样窝在这里。”

    “若是我能解开您的封印呢?”莫弃笑道。

    中年男子又是一惊。

    “什么?你能解开?”

    封印中年男子的枷锁里刻画有一套阵法,虽然极为复杂和强大,但对莫弃来说,破解它只是时间问题。

    “是的。”莫弃肯定说道,“不过不是现在。”

    “以我现在的实力,想解开它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您应该知道,年选大会只有三天,时间根本不够。”

    “而且,我还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先去办。”

    “前辈如果信得过在下,把您儿子的讯息告诉我,出去之后,晚辈定当找到他,并且治好他。在不久的将来,晚辈也一定会回来带您出去!”

    中年男子没有丝毫犹豫,将怀中的小黄泉花递给了莫弃。

    “他就在皇城,这朵花上有我孩儿的气息,你可以据此找到他。”

    莫弃收起了小黄泉花,心有疑惑问道:“前辈您就不怕晚辈欺骗您吗?”

    “呵呵,能为了朋友抛却保命的底牌,洒家不相信你相信谁?”中年男子坦荡说道,“洒家这辈子没服过多少人,你算其中一位。”

    “对了!”中年男子想起了什么,“解开洒家一成封印,让洒家来杀你的人是王辰,那小子虽然修为不怎么样,但确实算得上是个人物,猴精得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