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伍老鬼拖着银背地龙的尸体回到了莫弃等人跟前。

    “别看这畜生长得磕碜,但浑身都是宝,洒家被囚禁在暗黑平原数百年,今天终于可以好好打打牙祭。”

    “你们也都有口福了。”

    若是换做以往,有银背地龙这种高端食材,莫弃一定不会放过。

    但是现在,他必须把龙脉皇钟放在第一位,实在没有心情理会。

    “伍老哥,晚辈确有急事,先行告辞。”

    莫弃辞行,他得想办法尽快到达龙脉所在地。

    “莫小兄弟你到底有什么急事,不妨说来听听。其他的洒家不敢保证,但要说在这关内,还没有什么是洒家帮不上忙的。”

    嗯?

    莫弃心头一动,是啊,伍老鬼被囚禁在此数百年,以他的实力,早该把这里摸得门清。

    说不定他有办法!

    “伍老哥,你知道龙脉皇钟吗?”

    当啷啷!

    没等伍老鬼回答,钱多多刚刚捡起来没多久的储物戒指全都掉落在了地上。

    他没有去捡,而是怔怔地看向莫弃,一脸震惊。

    南宫燕等人也都是一样的表情。

    “亲哥,你不会是想去敲响龙脉皇钟吧?”

    半晌,钱多多才回过神来,弱弱问道。

    “是啊。”莫弃点了点头,并未隐瞒。

    唉~

    钱多多叹了口气,道:“亲哥,不是小弟我不相信你的实力和天赋,实在是……这件事从根本上就不可能!”

    莫弃一惊:“为什么?”

    “因为自从皇室老太祖消失之后,龙脉皇钟便再无人能够敲响,哪怕是他的直系后代也不行!”

    朱凡等人也都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根据我朱家得到的秘闻情报,龙脉皇钟无法敲响是因为缺少了某个关键的东西,至于是什么,没人知道。”

    “而且龙脉皇钟作为镇国之器,长久以来受到龙脉的滋养,又无人能敲响它舒缓压力,导致它内部积攒的龙气达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程度。”

    “莫说没办法敲响它,即便有,也无人能够承受钟响时的龙气冲击,哪怕是超越了空冥境界的超级强者也不行。”

    莫弃摆了摆手,没有在意这些,而是将目光重新聚焦在伍老鬼身上。

    有《混沌经》在手,只要能够找到龙脉皇钟的位置,他便不担心没有办法。

    至于说龙气的冲击,还没走到那一步,暂时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伍老鬼沉吟片刻,说道:“龙脉皇钟就在龙脉边上,洒家曾经好奇去看过,不过那里有特殊能量守护,洒家靠近不了。”

    “您去过?!”莫弃大喜。

    “没错,那时候我刚刚被关进来没多久,闲着没事四处瞎晃悠,再加上好奇心作祟,就找寻了过去。”

    “那您能带我去吗?”

    “可以。”

    “需要多长时间能到?”

    “嗯……让我想想,从这里出发的话,大概半天时间吧。”

    半天?!

    真的假的啊!

    猪皇不是说龙脉距离这里非常遥远,而且深埋地下的吗?

    似乎看出了莫弃的疑惑,伍老鬼笑道:“洒家的灵根属性就是‘土’,所以在地下行走反而比在地面上要快,若非洒家修为被封印,这点距离不消一刻钟就能到达。”

    听到伍老鬼这般一说,莫弃紧绷的心神终于放松了下来。

    既然只需半日时间就能到达,那便不急在这一时。

    于是,他再看银背地龙的目光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莫弃围着银背地龙巨大的尸体来回转悠,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好东西啊,啧啧,让我想想应该怎么烹饪它才好。”

    “喔?莫小兄弟对烹饪也有研究?”伍老鬼惊奇问道,现在的年轻人,特别是有天赋有背景的年轻人,已经很少会对烹饪这种凡人俗事感兴趣了。

    “嘿嘿,略懂略懂。”

    莫弃嘴上谦虚着,但已经开始挽起袖子,一副跃跃欲试,想要大干一场的样子。

    钱多多等人面面相觑。

    我说亲哥,你刚刚到底有没有在听我们说话?

    龙脉皇钟真的无法敲响啊!

    万一你真的搞出点名堂,是会死人的!

    钱多多刚想上前劝说,就被莫弃接下来的举动给搞懵了。

    只见莫弃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旁边立马出现了一座器具完备的灶台。

    油盐酱醋葱姜蒜,锅碗瓢盆烧烤摊,一应俱全。

    我擦咧!

    亲哥您为何会随身携带这么些玩意儿?

    您真的不是来野炊旅行的吗?

    再看莫弃,拎着一把不起眼的菜刀,纵身跳上了银背地龙的肩膀位置。

    “据说地龙脖颈和身躯的交界处这一圈肉最为鲜嫩,赛过真龙肉,也不知是真是假。”

    伍老鬼跟在他身后,摇了摇头,一脸迷茫:“洒家对这个没研究。”

    莫弃淡淡一笑:“伍老哥,将这头地龙交给晚辈处理可好?晚辈保证让您满意。”

    伍老鬼不在意地笑道:“莫小兄弟尽管上手便是。”

    “那便多谢伍老哥了。”

    银背地龙毕竟是伍老鬼的战利品,莫弃虽然心中难耐食材的召唤,却也必须征得他的同意。

    “可要洒家出手帮你割开地龙的肉?”伍老鬼贴心问道,他担心银背地龙皮糙肉厚,莫弃拿它没辙。

    莫弃摆了摆手笑道:“不用了,伍老哥您就等着美食上桌吧。”

    活着的银背地龙莫弃可能拿它没办法,但死去的尸体,对他来说只是食材罢了。

    “哈哈哈,那好,洒家静待小兄弟的厨艺。”

    莫弃没有立刻割取银背地龙的肉,他将双手贴在银背地龙身上,四处摸索着。

    最后停留在了银背地龙的胸口位置。

    “刘辉,你小子有福了!”

    他心念一动,黑曜石菜刀变化形状,成了一杆一丈来长的空心长枪。

    莫弃举枪对准银背地龙的胸口捅去。

    洞虚境级别的妖兽防御鳞片形同虚设,没能阻拦长枪分毫。

    下一秒,一股银色的鲜血顺着长枪内部的空心处流淌了出来。

    “起!”

    莫弃一招手,银色鲜血旋转着飞聚到他掌心,形成了一团鹅蛋大小的血球。

    “吼!”

    轻微的龙吟声从血球内部传出,令人心生敬畏。

    “银背地龙的血脉精华!”伍老鬼被莫弃这一手惊艳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