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随便那么一感应
    说完牛可心便自顾自地向宝库深处走去,留下了一脸尴尬的穆河。

    这时候穆雪哪里还看不出端倪,顿时火冒三丈,一把揪起穆河的耳朵。

    “你还是不是我哥了?什么叫我不懂事?”

    穆河苦笑着拍开穆雪的手,目光依旧停留在牛可心远去的背影上,道:“确实是你先说人家土鳖的啊。”

    穆雪更气了:“我有指名道姓吗?”

    “这里就我们三个,难不成你想说我们两是土鳖?”

    穆雪气得说不出话来,对着穆河的胸口就是一顿乱捶。

    “看看你,魂儿都被那个狐狸精给勾走了,还帮她说话,我可是你亲妹妹!”

    穆河抓住穆雪胡闹的双手,正色道:“不要胡说,什么狐狸精,太难听了!”

    “你……你竟然为了她吼我?!”穆雪满脸委屈。

    “我什么时候吼你了?”穆河瞬间无语,“不要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那好,我问你,你承不承认对她动心了?”穆雪追问道。

    穆河难得老脸一红,还是点了点头。

    “穆河,你可真行啊,为了个女人,说自己亲妹妹无理取闹?你到底看上她哪一点了?”穆雪相当不解。

    在帝院,想追穆河的女孩一抓一大把。

    在她看来,那些女孩子当中,随便选一个出来都比牛可心合适。

    穆河温柔一笑:“她的所有点我都看上了。”

    “疯了疯了,我哥疯了!”

    穆河的笑容让穆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穆河在穆雪脑门上轻敲了一下,认真说道:“我可提醒你,她是你未来的嫂子,别再跟她怄气了,未来都是一家人,知道没?”

    穆雪撇过脸,不屑道:“想做我嫂子,没那么容易!”

    穆河头疼得揉了揉太阳穴,道:“是该给你找个好人家了,我看上次那个给你送花的小子就不错。”

    穆雪就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当时就暴起了。

    “穆河,你思春归你思春,别扯上我!那个送花的小子现在还躺在病榻上起不来呢,哼,想做我穆雪的男人,还不够资格!”

    穆河叹了口气:“……”

    穆雪的性格和他完全相反。

    他是个乐天派的自由人,崇尚平静和安稳。

    但穆雪是个非常要强的人,从不服输,而且认死理。

    她曾经说过,她不需要爱情,她需要的是征服!

    牛可心没有理会这对兄妹,她散开神识探查着宝物的分类。

    “莫小弟说过,他需要天地灵物,品级越高越好,越稀有对他的帮助越大,等他从年选中回来,我要给他一个惊喜!”

    “刘辉弟弟需要龙族之物,嗯……帮他也挑个好东西。”

    “叁胖那个大可爱的话,让我想想,他以前抱怨过那对锤子太轻,就送他一件顺手的武器吧。”

    “至于小猪猪……哎呀,三件宝贝的份额都用完了,它最喜欢吃了,到时候让莫小弟给它做一顿丰盛的药膳宴好了。”

    “如烟妹妹,嘻嘻,下回见面,把莫小弟当作礼物送给你,哈哈哈。”

    三件宝物,牛可心从未想过自己要什么,而是分配给了莫弃、刘辉和金叁胖。

    这就是她对自己的定位,只要是对莫弃有利的事,她都会毫无保留地去做。

    在宝库中转了一圈,虽然好东西很多,但始终没有发现能够让她真正心动的东西。

    徘徊了很久也没有做出选择,穆雪受不了了。

    “我说你婆婆妈妈地到底想怎么样?这里任意一件东西对你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贝,赶紧选完走人,我们可没时间陪你浪费在这里。”

    穆河连忙拉住穆雪。

    “你就少说两句,义父的宝库,机会难得,义妹慎重一点也是应该的。”

    “嘁,她懂什么,难道还能区分这些宝物的优劣不成?”穆雪冷哼一声嘲笑说道。

    牛可心恍若未闻,闭上了眼睛,仔细感受着周围宝物的波动。

    在万千波动中寻找所需,并且能引起她真元沸腾的存在。

    穆雪见此越发愤懑,我让你快一点,你倒好,索性闭眼不动了是态度?

    就在她要发飙之际,牛可心突然动了。

    她闭着眼睛走到一堵墙前停了下来。

    抬起拳头狠狠地砸在墙面上。

    轰!

    墙面出现裂纹,穆河和穆雪大惊失色。

    这里可是穆空傅的宝库!

    两人当即想要阻拦,但牛可心再次出击,一拳打碎了墙面,露出了一个小房间,里面长着一棵一人高的小树苗。

    牛可心二话不说,将树苗连根拔起装进了储物空间。

    穆河、穆雪二人傻眼了,他们看管穆空傅的宝库十多年,竟然不知道墙后面别有洞天!

    牛可心是怎么知道的?而且她拿走的那棵树苗是什么?

    等等!

    还有一个重点被忽略了!

    根据兄妹二人对宝库的了解,里面所有设施都应该设有阵法保护才对,为什么牛可心能够击碎墙面?

    两人的震惊这才刚刚开始。

    牛可心径直来到一处空地,一脚跺碎了地面,从里面挖出一个一尺见方的盒子。

    接着,她又推开两座装着宝物的架子,架子后面的墙壁自动分开,两柄御雷鎏金锤被牛可心收入囊中。

    三件宝物就此齐全,牛可心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多谢义兄义姐,小妹已经挑选完毕。”

    穆河、穆雪二人懵了,敲碎墙壁、踏破地面这些都不说了,为什么你连推开架子能打开机关都知道?

    为什么我们不知道?

    究竟是我们带你来挑选宝物,还是你带着我们来?

    你真的不是义父的私生女吗?

    谁能告诉我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穆河忍不住问道。

    “什么怎么做到的?”牛可心还沉浸在收获了三件宝物的喜悦当中,没明白穆河的意思。

    “我是说,你是怎么找到那三件宝物的?”

    “静心感应,一下子就找了呀。”对此牛可心倒也没有隐瞒。

    穆河、穆雪:“……”

    静心感应?

    感应个毛啊!

    这些年,宝库的打扫和维护工作都是我们做的,我们怎么就没感应到?

    “可以出去了吗?”牛可心问道。

    “啊?噢噢,可以,当然可以。”穆河从震惊中回过神说道。

    牛可心刚要离开,穆河收到了穆空傅的传讯。

    “义妹且慢!”

    “义兄有事?”牛可心微微皱眉。

    “义父传讯,说帝国来了两位非常尊贵的客人,要我们一起去接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