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在这里我是主宰
    “凭什么?”

    胡老八和老掘墓异口同声问道。

    之前伍老鬼阻拦他们长达半个时辰,让他们憋了一肚子的火。

    三人之间虽然有些交情,但还没好到你打我一拳,我会坦然笑对的地步。

    另外一名空冥境强者从进来以后便一直观察四周,周围平平淡淡,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也未曾发现宝物的气息。

    他哪里知道,何止是没有宝物的气息,方圆千丈,连灵气都没有,全被莫弃一口吞吸了。

    “你们都问凭什么?那洒家就告诉你们凭什么,就凭龙脉皇钟是他敲响的!”

    “就凭你们体内的封印和奴印都是因为他才消失的!”

    “就凭你们现在有机会站在这里,高高在上地询问凭什么,而不是被束缚在暗黑平原,遭受无穷无尽的折磨!”

    “这些!足够了吗?”

    伍老鬼的话把三人镇住了,不仅仅是他们,后面数十名洞虚境修士也全都震惊地看向莫弃。

    是他敲响了龙脉皇钟,释放了我们?

    “呵,就凭他一个炼气小修士也能敲响龙脉皇钟?”胡老八摸着自己的八字胡,满脸的怀疑和不屑。

    “我也不信。”老掘墓晃了晃干枯的脑袋,细长的脖子看上去好像随时会断掉,“别忘了,就连我们也只能在龙脉边缘徘徊,无法深入,虽然有封印限制,但也绝不是一个炼气境的修士能闯进来的!”

    陌生的空冥境强者同样摇了摇头表示不信。

    “他是年选大会的参与者,是唯一没有被传送出去的人,他比你我都要先出现在这核心地带,这些还不够说明一切吗?”伍老鬼反问。

    “不够!”

    三人同时摇头。

    “除非,他能自己证明。”

    证明?

    怎么证明?难道再敲响一次龙脉皇钟?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龙脉皇钟呢?怎么没看到?

    “你们这是强人所难!你们……”伍老鬼本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被莫弃拦了下来。

    “伍老哥,我说过,你先去一旁休息,这里交给我。”

    伍老鬼愣住了,交给你?

    他们三个可都是空冥境界的强者啊!

    “相信我,没问题的。”莫弃看出了伍老鬼的担忧,笑道,“如果是在其他地方,我可能拿他们没办法,但是在这里……我才是主宰!”

    “大言不惭!”

    三名空冥境强者皆冷笑看着莫弃。

    “听你这语气,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啊?”老掘墓桀桀怪笑说道。

    莫弃嘴角上扬。

    “你说对了,我确实没有把你们放在眼里。”

    他伸出一只手,像拍苍蝇一样对着老掘墓做了个挥手的动作。

    轰!

    一声巨响,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一只巨大的手掌印陷土半丈之深,老掘墓已经整个人趴在了掌印中央,身体表面浮现出无数繁杂的铭纹,强大的镇封之力让他动弹不得。

    就连他脑后的洞天也在第一时间隐去,消失不见。

    “你们想要的证明是这样吗?”

    莫弃轻笑,看着胡老八和陌生强者一脸无害问道。

    咕嘟!

    两人同时咽下口水连连后退,冷汗布满全身,再没有半分轻松和不屑。

    一只手,隔空镇压老掘墓,他们却连怎么做到的都没看清楚,这是何等实力?

    难道他的炼气境界是伪装出来的?

    他其实是山海帝国的一名超级强者?

    伍老鬼虽然同样震惊,但也没有特别意外,毕竟他亲眼见识过“莫弃”镇压龙魂的全过程。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此莫弃和彼“莫弃”并不是一个人。

    “你对我做了什么?封印明明已经消失,为什么又回来了?”掌印中央的老掘墓厉声喝问道。

    封印了他上千年的那股力量竟然再次出现,而且更加强大。

    以前他还能进行最基本的活动,但是现在,他只能趴着,连喘息都费劲。

    什么?!

    胡老八和陌生强者大惊失色,封印又回来了?!

    原本他俩还计划着实在不行,大不了逃走,但是如果封印再现,他俩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了。

    莫弃伸出右手食指,一座指甲盖大小的迷你青铜钟悬浮在他指尖,散发着道道霞光。

    “认识它吗?”莫弃问道。

    “这是……龙脉皇钟?!”

    “不错,还算有点见识。”莫弃屈指一弹,迷你青铜钟迅速变大飞上半空。

    一道道金色霞光落下,除了伍老鬼以外,所有犯人皆脸色大变,他们本以为已经消失了的封印再次出现,然后集体不受控制地被压趴在地上,落得和老掘墓一样的下场。

    胡老八和陌生强者也不例外。

    “我说我是这里的主宰,你们还有问题吗?”莫弃问道。

    众人:“……”

    所有人都知道,皇钟乃是龙脉的核心,而封印他们的力量就是来源于龙脉。

    你特么把龙脉皇钟都收服了,我们还能说什么?

    别说主宰了,你就算自封为神,我们也反对不了啊。

    “下面的话我只说一遍,你们接下来有两个选择,我给你们三天的时间思考,毕竟我是个非常好说话的人。”

    “一、臣服于我;二、死!”

    众人内心:“呵呵”

    要么臣服要么死,这也叫非常好说话?

    那你不好说话的时候,岂不是要上天?

    莫弃一招手,将龙脉皇钟收了回来,所有人身上的封印力量同时消失,又恢复了自由。

    “提醒你们一句,不要想着逃跑或者躲藏,只要你们身处关内,我随时随地都能找到你们。”

    除了莫弃本人,其他人都没有发现,回到他身边的龙脉皇钟变成了一枚戒指,悬挂在他脖子上。

    事实上,刚刚出现的并非是龙脉皇钟,而应该叫它龙脉之心。

    原本的龙脉皇钟其实是用来盛放龙脉之心的,但被“莫弃”一拳砸得稀碎,失去了载体的龙脉之心本应该自我解体,从而引爆整条龙脉。

    关键时刻,莫弃的娘亲留给他的戒指发挥了作用,摄取了龙脉之心,封锁住了它的力量。

    正因如此,关内的犯人才会感觉封印被除,其实封印一直都在。

    所以,当莫弃通过戒指将龙脉之心的力量激活之后,龙脉再次施威,犯人们又回到了原点。

    换句话说,只要身处龙脉所在地,只要龙脉的能量没有耗尽,拥有龙脉之心的莫弃便是无敌的。

    说他是关内的主宰,一点也不为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