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猪皇的新能力(下)
    我看到了什么?

    一头猪,一头会直立行走的猪!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头猪正摇头晃脑,“声情并茂”地讲述着什么。

    只见它时而单手捂住胸口,猪头微微抬起,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表情阴郁而又深沉。

    时而眉开眼笑,舞动双蹄,亢奋激动。

    时而又横眉瞪目,怒发冲冠。

    就好像唱着一场大戏,经历了酸甜苦辣,爱恨情仇,那叫一个刻骨铭心。

    再看猪皇面前的众多洞虚境修士,有人脸色惨白,捂着耳朵倒在地上抽搐。

    有人口吐白沫,神情呆滞。

    更有甚者跪在猪皇面前,双手合十,满脸的惊恐,似乎在求饶祷告着什么。

    无一例外,所有人风度尽失,哪里还有半点洞虚境该有的样子!

    发生了什么?这些强者为什么会惧怕猪皇?

    以莫弃对猪皇的了解,它除了能把别人瞪怀孕以外,战斗力几乎为零。

    他现在满脑子就一个疑问:猪皇是怎么做到的?

    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莫弃向猪皇走了过去。

    很快,猪皇模糊不清的声音传入了他耳内。

    “啊~太阳啊太阳,你好圆;啊~太阳啊太阳,你真热;啊~太阳啊太阳,我们都爱你!”

    莫弃的脑子“嗡”得一下仿佛被金叁胖的锤子砸中,天旋地选。

    精神力抽筋了一般在识海中横冲直撞,一时间头痛欲裂。

    下一秒,胃酸翻涌,特别想吐!

    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

    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难受,就好像全世界都在排斥自己,从头到尾,由内而外都是那么得格格不入。

    竟是让莫弃对生活产生了怀疑,这么活着真的好吗?

    这时《混沌经》被惊动,散发出一股伟力,将混乱的识海抚平。

    莫弃这才得以站稳脚跟,心有余悸地甩了甩仍旧很不舒服的脑袋。

    我的天老爷,刚刚那是啥?

    为什么那么可怕!

    不仅针对灵魂识海,还能影响心境。

    连我这九转成灵已经大成的躯体都抵挡不住!

    “本皇这首诗作得如何?”猪皇没有注意到莫弃已经靠近,它得意洋洋地抬起猪头,以睥睨之姿扫视着一众洞虚境修士。

    啥?诗?

    刚刚那恐怖的玩意儿是猪皇作出来的诗?

    那什么太阳啊太阳,你好圆,这也能叫诗?

    莫弃当场石化。

    “呕!”

    几名洞虚境修士终于忍不住吐了出来,然后两眼一翻晕死了过去。

    剩下的人,抽搐着的动作越发剧烈,吐白沫的已经演变成吐血,跪拜磕头的一个个脑袋杵进地底,无力再起身。

    “瞧瞧你们这一个个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猪皇很是嫌弃,继续着它的“演讲”。

    “本皇知道你们是被本皇的才华震慑到了,毕竟像我这般意境高深的诗人这世间已经不多了。”

    猪皇叹了口气,一只猪蹄背在身后,另一只猪蹄抚着下巴旁的空气,一副恨其不争的样子。

    莫弃:“……”

    啊喂!

    你一头猪模仿着人家老学者捋胡须的动作,是不是过分了?

    还有,就你那个太阳啊太阳,和“意境高深”这四个字有半毛钱关系啊?

    莫弃终于知道这群洞虚境修士为何是这般反应了。

    他也终于知道,猪皇之前多变的神色原来是在“抒情”吟诗。

    “天、地、阴、阳,描写这四部分的诗句本皇已经完美地作出来了,现在本皇决定,为你们每人量身定作一首诗,如何?”

    “哈哈哈,不用感谢本皇,本皇就是那么大方的人,啊不,那么大方的猪!”

    什么?你还要作诗?

    每人一首?

    尚处于清醒状态的诸多洞虚境修士一个个脸色大变。

    不仅仅是他们,就连莫弃都慌神了。

    我刚刚只是迎风听到了个模糊的大概,就差点被你的诗给整冒魂了。

    你竟然还要继续?

    你是想搞死所有人吗?

    还感谢?你信不信如果这群洞虚境修士还有行动力的话,一定第一时间把你做成猪头肉!

    “那个光头,就决定是你了!”猪皇已经选中目标。

    一名微胖的光头大叔。

    “不不不,我不要!”光头大叔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般。

    他好想逃,奈何猪皇之前的“天、地、阴、阳”四首诗已经把他给念残了。

    不是身体残,而是魂残、心残、神识残!

    此时此刻,别说逃跑了,他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猪皇仿佛没有看到光头大叔的惊恐和绝望,做出沉思状。

    “有了,本皇的诗兴来了!”

    “啊啊啊!谁能救救我?我不要听啊!”光头大叔几近崩溃。

    被关在暗黑平原上受苦了数百年都没能让他皱一下眉头,但是现在,他想到了死亡。

    他是宁愿死也不想再听猪皇吟诗了。

    可想死又是不可能的。

    猪皇的吟诗使得他灵魂之力错乱,如脱缰的野马,不受控地在识海中胡乱驰骋,连自绝心脉或者自曝丹田都做不到!

    他的余光突然看到了莫弃,顿时眼前一亮,仿佛看到了救星。

    “小少爷,我愿意追随您,真的,肝脑涂地,不叛不弃!求求您让这位猪……猪大师收了神通吧!”

    此言一出,剩下的洞虚境修士也不知从哪来得力气,挣扎着、拼命地向莫弃身上爬去。

    一边爬一边表忠心。

    “我也愿意追随您,我愿意发下神魂天誓!”

    “我愿意做牛做马,生生世世地服侍您,只求您能让猪大师安静下来。”

    “求求您了!”

    莫弃心情复杂,有些哭笑不得。

    他仍然记得,就在不到一个时辰之前,这些人明确拒绝过臣服。

    但是现在,就因为猪皇吟了四首诗,他们哭着喊着要追随自己。

    不需要他付出多大的代价和好处,仅仅只需让猪皇闭嘴。

    伍老鬼等人面面相觑,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因为走在莫弃身后,所以他们没有听到猪皇吟诗的声音,也就理解不了这些人的感受。

    “嗯?莫小子你们结束了?”看到莫弃,猪皇暂时放过了光头大叔。

    “猪皇,刚刚那玩意儿就是你的新能力?”莫弃想到了什么,忍不住问道。

    猪皇不乐意了,什么叫那玩意儿?

    本皇的诗可都是精粹中的精粹,句句精辟,上能感动天,下能感动地,为何感动不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