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熟悉的剧情
    “二位将军,你们不是来行刑斩杀金泉的?”张绍忍不住问道。

    “我们何时说过要杀他?”南宫易瞥了张绍一眼。

    “可是他擅自引发兽潮,严重违背了帝国法规,是死罪啊!”张绍又道。

    “你在质疑我们的话?”南宫易和赵如风面色变得不善起来。

    身为二将世家的家主,他们戎马一生。

    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早已经深入人心。

    哪怕这里不是战场,哪怕张绍不是他们手底下的兵,他们也依然无法忍受命令被质疑。

    张绍一吓,心知说错了话,连忙低头:“在下不敢,是在下唐突了,请二位将军恕罪。”

    他虽然是狼牙宗的宗主,也算一方霸主,但在一王二将三大夫这六人面前,该认怂他还得认怂。

    这里面任何一人都不是他能惹得起的,更别说是南宫易和赵如风两个人了。

    见张绍把姿态放得很低,道歉得也很及时,二人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下来。

    “敢问,是哪位大人作保,保下了金泉?在下身为宗主,理应当面感谢。”

    张绍不傻,很快想通了一些事情。

    南宫易和赵如风是何等人物?

    能让他们两同时前来,并且亲自监督释放金泉的唯有当今圣上李世默。

    而能够让李世默改变决定,甚至无视帝国法规的,肯定是个大人物。

    张绍不清楚这个大人物为何要保下金泉,但无论如何,这个消息对他来说都非常不妙。

    如果金泉攀上了高枝,那他张绍岂不是要玩完?

    所以他必须尽早打探出消息,看看是否还能补救。

    南宫易并未隐瞒,道:“是敲响了龙脉皇钟的福人向圣上提出的要求。”

    什么?!

    敲响龙脉皇钟的福人竟然提出这种要求?

    那不是暴殄天物吗?

    而且他为何要提出这个要求?他和莫弃、金叁胖之间有什么关系?

    如果福人是莫弃或者金叁胖,那还能够理解,但张绍亲眼所见,敲响龙脉皇钟的人并不是他们!

    他为何敢如此确定身外化身不是莫弃?

    那是因为莫弃斩杀他儿子张成的时候,体内留有他的一缕气息烙印。

    除非张绍身亡,否则气息烙印是不会消失的。

    张绍没有在身外化身身上感受到烙印的存在,证明他肯定不是莫弃。

    然而,张绍并未想过,这世上有一种东西叫做身外化身。

    张绍心思急转,暗道:排除了莫弃,那么现在只有一种合理的解释,年选大会中,金叁胖和莫弃交好了那位敲响龙脉皇钟的人。

    甚至于,那人之所以能够敲响龙脉皇钟,莫弃和金叁胖一定出了大力气。

    否则谁会把那么重要的“提要求”浪费在拯救金泉身上。

    再深究下去,那人和莫弃之间应该只是做了一笔交易,并无多少交情。

    毕竟在张绍看来,无论什么交情和“提要求”比起来,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如果不是交易,谁会甘愿放弃那么好的机会?

    如此一来,就不存在金泉攀上高枝了。

    倒是本座,说不定可以利用这一点,挑起那人对金叁胖和金泉的不满。

    毕竟浪费了“提要求”,这事搁谁身上都得难受。

    想到这里,张绍立刻向南宫易和赵如风告辞,离开天牢,向帝院进发,中途未曾再看金泉一眼。

    金泉在短暂的懵逼之后,很快反应了过来。

    多么熟悉的反转剧情!

    当初在和太虚门争夺地级灵矿的时候,便是这种味道。

    每次自以为胜券在握,莫弃总能出其不意,甚至都无需他自己动手。

    这完全就是他的行事风格!

    莫弃一定没死!

    看着张绍匆匆离去的背影,金泉在享受诸多狱卒为他疗伤的同时,内心的杀意也在无限积累。

    “我金泉欠狼牙宗的,已经偿还完了,张绍,等着我的反击吧!”

    ……

    一王二将三大夫,此时此刻,除了代表着智谋的诸葛大夫家族,其余五家或多或少都受到了龙脉皇钟事件的影响。

    处理汲灵母蛛的是幽冥魂炎,所以钱多多一身毛发被烧了个精光。

    变成了光头形象,就连眉毛也一根不剩,光秃秃的,非常滑稽。

    当时在关内通道前,钱多多等人被传送出来,钱巨多见到他的模样后大惊失色,以为他的病情加重了。

    奈何李世默和柳鸿都在场,他不好坏了规矩,擅自上前询问。

    所以在辞别莫弃的身外化身后,钱巨多第一时间找上了钱多多。

    “多多,你这是怎么了?”钱巨多语气焦急,充满了关心。

    钱多多一头雾水,什么怎么了?我这不是很好吗?

    而且好得不得了!

    “你……”

    “老头子,你来得正好,我有一件喜事要跟你讲!”钱多多咧嘴大笑,打断了钱巨多的话头。

    “喜事?”

    看到钱多多无恙,钱巨多先是松了口气,看来是虚惊一场,病情没有加重。

    随后他眉头一挑,想到了什么事情,顿时满脸的兴奋,一把搂过钱多多的脖子,放声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喜事?你这小王八羔子是不是睡了哪家姑娘?行啊你,不愧是我老钱家的钟!快,告诉老子,是哪家的?老子现在就去给你提亲!”

    钱多多用力挣脱开来,没好气道:“老头子你胡说八道什么?不是这种喜事!”

    下一秒,他就发现钱巨多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自己,满脸的不可思议。

    “喂,老头子,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钱多多不满地抗议道。

    “你……你的病好了?”钱巨多突然冒出一句话。

    嘎?

    钱多多大惊:“我要说的就是这件事!但我还没说啊,你是怎么知道的?”

    “真的好了?”钱巨多没有回答钱多多的问题,反而激动得一把将他拎了起来。

    他不是第一次搂钱多多的脖子,钱多多有多大的力气,他这个做爹的再清楚不过了。

    但就在刚刚,以往绝不可能挣脱开来的钱多多竟然从他手里挣脱了。

    而且力气明显比以前要强大很多。

    这在钱多多身上是不可能发生的,要知道他的怪病每时每刻都在削弱他的力量。

    若非钱家财大气粗,以天材地宝供养着他,钱多多可能早就虚弱至死了。

    唯一的解释就是!钱多多的病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