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不是不讲理的人
    “是是是,真的快好了。”

    这回被钱巨多拎着,钱多多可挣脱不开,只能不断点头。

    钱巨多闻此一巴掌扇在钱多多脸上。

    钱多多懵了。

    什么情况?

    为什么打我?

    “疼吗?”钱巨多问道。

    “废话,当然疼了!老头子你在发什么疯?”钱多多捂着脸吼道。

    “哈哈哈,疼就好,疼就好啊!”钱巨多笑得合不拢嘴,哪里还有半点做父亲的样子。

    “疼就说明不是在做梦!”

    钱多多:“……”

    我真的是你亲生的吗?

    是不是做梦以你的修为心里没数吗?

    而且……

    “为什么不打你自己?”钱多多委屈问道。

    “你傻啊,打我自己那得多疼啊?”钱巨多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钱多多再次无语,您怕疼,难道我就不怕吗?

    “老头子,有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告诉我。”钱多多突然正色问道。

    见钱多多表情凝重,真有要事相商的样子,钱巨多连忙收敛笑容,将他放了下来。

    “你问吧。”

    “我是不是你领养的?”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钱巨多气得一脚踢在钱多多屁股上,把他踹飞了出去。

    “为了让你这小兔崽子能够有精力天天在外头浪,老子操了多少心?私下给你开了多少次小灶?因为擅动资源,好几次差点被族老们罢免了家主之位,你说你是不是领养的?”

    “哼,别骂我是小兔崽子,如果我真的是,那你就是老兔子!”钱多多心里头感动,嘴上却不服软。

    “老兔子怎么了?就算老子是只王八,你小子也是老子的种。”钱巨多满不在乎说道。

    “我才不要做乌龟儿子王八蛋。”钱多多翻了翻白眼嘀咕道。

    “行了,别和老子贫嘴,说说你的毛病是怎么好的。”钱巨多问道。

    说实话,他对这件事非常好奇。

    钱多多的毛病就算是皇室专供的五品炼丹师吴丹主都束手无策,连原因都找不到。

    为什么去了一趟关内,他的毛病就好了?

    钱多多的脑海中浮现出莫弃的身影,神情变得尊敬而又狂热。

    “老头子,其实,更准确一点说,我的毛病只是暂时被压制住了,还没真正去根。事情是这样的……”

    随后,钱多多将事情的经过大致描述了一遍。

    只说是莫弃用特殊手段救了他,并未提及他的核心秘密。

    而是将重心往“汲灵母蛛”上引。

    作为代表着财富的钱家家主,钱巨多是何等的人精?!

    虽然钱多多一再掩饰,也确实没有暴露莫弃的秘密,但又怎么瞒得过钱巨多的推敲?

    钱巨多知道,莫弃绝非等闲之辈!

    但既然钱多多选择了隐瞒,那么他尊重钱多多,没有主动提及莫弃这个话题。

    事实上,当钱巨多知道“汲灵母蛛”是人为培养出来的之后,他也没心思去管莫弃是谁。

    他现在只想知道,是谁干的!

    在山海帝国,到底是谁胆敢暗害他钱巨多的儿子?!

    这不仅仅是在太挑衅他,更是在挑衅整个钱家的威严!

    “欺人太甚!简直是欺人太甚!”钱巨多怒火冲天,“我钱家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不行!必须要找出真凶!”

    “多多,跟为父去面见族老们,这件事没完!”

    钱多多早就料到会是这个结果。

    一王二将三大夫,一王和二将就不多说了,在六大家族中他们稳居前三。

    而在三大夫里面,论硬实力,钱家其实是最弱的。

    因为当年跟随太祖打天下,钱家说白了只是个商人世家,武力值严重缺乏。

    无论是代表智谋的诸葛家还是代表情报的朱家,实力都要远远超过钱家。

    但是现在,如果没有走到最后关头,哪怕是靠山王和二将都不愿意得罪钱家。

    为什么?

    就是因为钱家团结!

    钱家上下人心一致,一个人在外头吃了亏,那就相当于整个钱家都吃了亏。

    欺负了一个钱家人,就相当于得罪了钱家所有人。

    要么不出动,一旦出动,那必然是无论老小,一窝蜂全部出动!

    否则的话,哪怕钱多多是钱巨多的儿子,也不可能十几年如一日,白白浪费那么多天材地宝,只是为了让他精力不衰退。

    这要是换成其他家族或者势力,有人被“汲灵母蛛”缠身,可能早就被丢弃一旁,自生自灭去了。

    云虚子曾经的利益至上观念足以说明一切,他的这个观念可不是个例,在武道世界非常盛行,可以说是主流思想。

    可以预见到,这件事如果被族老们知道,钱家即将沸腾!

    山海帝国也即将沸腾!

    ……

    帝院内,莫弃的身外化身,也就是“秦大叶”,此时表情呆滞,看着面前的一道光影。

    光影中出现的是李世默微笑的脸庞,亮白的两排牙齿分外刺眼。

    如果有那样的实力,莫弃恨不得把他揪出来,砸烂他的牙齿。

    就在刚才,李世默通过光影告诉了他几件事:

    “福人,忘了提醒你了,根据祖上定下的规矩,你的身份消息被封锁,只有我们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知道,帝院中,上到老师,下到学生,都不知晓,而且严禁你外泄福人的身份。”

    又是祖上的规矩,!

    莫弃腹诽着:是不是皇室的老祖闲得发慌,所以才搞出那么多破事情?

    “当然了,即便你出去跟别人讲了,我们也一定会否认的。那样的话,你就构成了冒充帝国福人的大罪,按律当诛。”李世默又道。

    冒充?

    你等等,让我缓一缓!

    你们不承认,所以我就算冒充?

    这逻辑敢再强盗一点吗?

    “对了,还有一件事,因为你是福人嘛,帝院没人有资格做你的老师,所以修行什么的,就得靠你自己了。”

    喂喂喂,刚刚不是说福人的身份不作数的吗?

    怎么轮到拜师的时候又算是福人了?

    这么玩我真的好吗?

    “当然了,我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为了弥补这一点,帝院内的一切设施,你都有权使用,无需走流程。”

    这倒是让莫弃的精神为之一振,一切设施都能不走流程就使用,听上去好像很不错的样子啊。

    “那个,走流程是什么意思?”莫弃随口问了一句。

    “就是登记一下的意思。”李世默回答道。

    “……”

    莫弃瞬间石化,于是便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所以,说了那么多,说得那么高大上,其实只免去了我登记的过程。

    您还真是挺“讲理”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