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萌动(中)
    修炼到一半被人打断是一件非常窝火的事。

    “这小子没被打够吗?看来是我下手轻了。”

    莫弃以为是李元昊去而复返,猛地打开修炼室的大门,懒得多看一眼,伸手将门外之人一把拎了进去。

    轰!

    大门再次关上。

    门外,李雪淼以及围观的众人全都傻眼了。

    天呐,我们看到了什么?

    穆雪,院长的义女,作为帝院女神之一,竟然被人揪住头发连人一起拉扯了进去。

    疯了疯了!

    那个新人家伙疯了吧?!

    就算你不知道穆雪的身份,就算人家打扰了你修炼,你总该怜香惜玉吧?

    揪女神的头发你都做得出来,也太丧心病狂了吧!

    “我服了,真的!”

    “我也服了,心服口服。”

    “这货要么是个白痴,要么是个绝世狠人。”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皆表达出了相同的情绪。

    哪怕李元昊被击败,他们都没有像现在这般震惊。

    李雪淼心急如焚,用力拍打着修炼室的大门。

    “雪姐姐,你没事吧?”

    “大色狼,你快交出我雪姐姐!”

    奈何修炼室的大门除了使用者本人以外,其他人都打不开。

    眼看着时间一点一滴流逝,修炼室的大门一直没有动静,穆雪情况不明。

    李雪淼一咬牙,拿出了传讯符,给帝院所有男弟子群发出了消息:穆雪姐姐在格斗修炼室被色狼欺负,速来救援。

    消息一经发出,整个帝院炸开了锅。

    无数男弟子是既惊讶又好奇。

    作为帝院的女神之一,穆雪无论是天赋还是容貌,那都是一等一的存在,再加上有个院长义父,以至于她向来眼高于顶,所有男弟子都不被她放在眼里。

    哪怕是李元昊也不例外。

    但是现在,她竟然被色狼给欺负了!

    是哪位英雄做出了这等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

    我们要给你敬杯酒!

    不知为何,很多男弟子内心竟是有着一丝小小的期待。

    当然,除了这类男弟子以外,更多的是对穆雪倾心已久的人。

    在看到李雪淼发来的消息后,一个个眼睛都红了,二话不说,放下手里的事情,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格斗修炼室。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即便英雄救美不成,也要在女神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

    更别说,李雪淼本身也有大量的追求者,听到自家女神求援,谁敢怠慢?

    如此一来,再加上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整个帝院,年轻一辈中,超过九成的男弟子很快聚集到了格斗修炼室外。

    同样得到消息的还有穆雪的哥哥穆河。

    穆河是个脾气很好的阳光型青年,在这世上,有两人是他最在乎的,义父穆空傅和妹妹穆雪,现在则又多了一个人——牛可心。

    受到穆空傅的嘱咐,他兴高采烈地带着牛可心和柳如烟熟悉帝院的环境。

    突然收到了李雪淼的传讯,他老好人的气质瞬时大变,变得杀意凌然,令人生畏。

    作为哥哥,穆雪无疑是他的心头肉。

    在帝院,竟然有人敢对他妹妹耍流氓?

    简直找死!

    “义兄,你怎么了?”牛可心和柳如烟被穆河的转变吓了一跳,连忙问道。

    “雪儿被人欺负了,据说还是个色狼。”穆河强压下怒气,歉意道:“义妹,柳姑娘,恕在下失礼,先行告辞。”

    “我们跟你一起去。”牛可心道。

    “这……”穆河有些犹豫。

    “不管怎么说,穆雪是我义姐,她有难,我这个做妹妹的理当前去。”牛可心语气坚定道。

    “行了,别废话了,可心姐姐说去,那就一定要去,你在前面带路吧!”柳如烟则简单多了,直接以命令的语气对穆河说道。

    “好吧,我们走!”穆河嘴上不说,心里还是非常感动的。

    他当然知道穆雪和牛可心一直不对眼,但在紧急关头,牛可心能放下成见,足以说明她不是一个小气的人。

    ……

    外面闹得不亦乐乎,修炼室里面却出奇的安静。

    穆雪本来还在想以什么样的姿态和修炼室里面的新人打招呼。

    毕竟是能打败李元昊的人,虽然只比拼了招式,但光凭这一点足以得到她的尊敬。

    穆雪的高冷和目空一切,针对的只是她眼中的弱者。

    如果对象换成是强者,她便又会是另一番态度。

    她信奉的真理便是实力至上!

    谁曾想,还没等她开始构思好见面时要说的话,就感觉头发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绞住。

    随后头皮发麻,剧痛袭来。

    身子一轻,天旋地转,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被那股力量重重地掼在地上。

    这才仅仅是个开始。

    穆雪还没来得及痛呼,雨点般的拳头便倾泻而下。

    她甚至感觉到自己的俏脸被人狠踩了几脚。

    由于一切发生得太快太突然,穆雪竟是忘记了抵挡和反抗。

    莫弃正在气头上,压根没看清被他拉进来的是谁,完全是下意识反应,上去就是一顿胖揍。

    等他发觉手感不对劲的时候,一切已经晚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

    气氛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尤其是莫弃的一只手到现在还死抓着穆雪的一缕头发不放,一只脚也仍然踩在她的小腹上。

    “谁能告诉我,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不是李元昊?”莫弃的内心在呐喊。

    怎么办?

    心思百转千回,就连关内的本体也跟着一起想对策,但就是想不出什么有什么好办法可以缓解眼前的尴尬。

    假装梦游?

    打晕她然后偷偷溜走?

    如果我告诉她抓错人了,是不小心的,她会不会相信?会不会不介意?

    天啦噜的,肯定都不行啊,人家又不是白痴!

    当莫弃纠结万分的时候,穆雪满脑子就一种声音:我竟然被他打了!

    一时间,修炼室内陷入了诡异的平静,两人都愣在原地不动也不出声。

    只有傀儡在一旁时不时地摇头晃脑。

    最终,还是莫弃先回过神,他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轻轻松开手中的头发,缓缓抬起脚。

    这一动不要紧,把穆雪从茫然中惊醒了。

    “你竟然敢打我!”

    从小到大,就连穆空傅都没舍得打她一下,现在却被莫弃给打了。

    愤怒值当即飙升,她一个背身撑地,双腿并拢踹向莫弃的胸口。

    莫弃还在想着如何道歉,突然被袭,条件反射一把抓住穆雪的脚踝,用力一抛,狠狠地将她甩飞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