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暴怒的穆河
    “雪儿,你在哪?无关人等全都给我让开!”

    穆河降临,声音清冷,充斥着肃杀之意。

    人群第一时间让开了一条道路。

    谁都知道,穆河是个阳光老好人,脾气温和,平时非常好说话。

    可一旦涉及穆雪,他就会变成护妹狂魔,霸道得不行。

    穆雪说过,想征服她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比她强。

    几年前,一名新晋的天才弟子看上了穆雪,便与她约战,最后耍心机布下陷阱赢得了那场比试。

    穆雪也因此受了不轻的伤。

    穆河听说之后当时就找上了那名弟子,一改以往的和善,当着那名弟子老师的面,活生生打爆了他的丹田,斩去四肢,扔出了帝院。

    那名老师原本还想阻止,但穆河早有准备,从穆空傅的宝库中偷出了一件大杀器,用同归于尽的架势硬是吓得那名老师不敢插手。

    穆河此举无疑是犯了大忌,按照帝院规矩,轻则废去修为赶出帝院,重则当诛。

    最后还是穆空傅出面才保住了他,但也面壁了足足一年。

    从那开始,所有人都知道,要想把穆雪追到手,除了要搞定穆雪本人以外,还要搞定穆河这个大舅哥。

    暴怒之下的穆河简直可以用“六亲不认”来形容,这时候谁都不敢触他的霉头。

    众人让开道路的同时,也都向莫弃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相比于莫弃,穆雪反而更紧张。

    她对自己这个哥哥再了解不过了,发起疯来除了义父穆空傅,其他人谁说话都不好使。

    莫弃自然也看到了穆河,不过他的目光只是稍作停留便落在了穆河身后的两道倩影身上。

    深情、思念和欣喜。

    可心姐,还有……如烟丫头,好久不见了。

    “可心姐姐,你说莫哥哥能认出我吗?”柳如烟和牛可心暗中交流着。

    “会不会怪我以前骗了他?”

    莫弃没有见过她的真容,也不知道她与柳鸿之间的关系,所以柳如烟期待的同时又有些担忧。

    “他的眼神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牛可心笑道,“更何况,如烟妹妹你那么可爱漂亮,他就算真的想怪,也不忍心啊。”

    被牛可心这么一说,柳如烟顿时羞得不行。

    虽然未曾见过真容,但柳如烟的一颦一笑,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小动作,甚至是呼吸的频率都能让莫弃感觉到发自内心的熟悉,又怎么可能认不出呢。

    唯一让莫弃感觉意外的就是,柳如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是怎么和牛可心在一起的?

    他本以为牛可心二人不会认出这具身外化身,但通过眼神的对视,一切尽在不言中。

    正如他能认出柳如烟一样,二女又怎么可能认不出他来?

    短暂的眼神交流确定完身份之后,莫弃传音道:“可心姐,如烟丫头,这具是我的分身,名字暂时叫做秦大叶,本体在很安全的地方,不久就会归来,你们不用担心。”

    “你看,一眼就认出你了吧。”牛可心调笑说道。

    柳如烟心里甜如蜜,表面却故作镇静,只是通红的小脸已经出卖了她。

    “雪儿?!”

    穆河在见到穆雪的“凄惨”模样后,如遭雷击,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很快,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意从他身上四散开来,惊得众人连连后退,不敢靠近他。

    “是谁做的?”

    穆河声音冰冷,面沉如水。

    “哥,我没事。”穆雪连忙上前抱住穆河的胳膊。

    没事?

    穆河疑惑,低头看去,刚好看到了穆雪额头上的伤口,血迹是那样的猩红刺眼。

    还有那密密麻麻的鞋底印记,这他妈叫没事?

    怒火蹭蹭蹭止不住往上冒。

    当即真元鼓动,将穆雪弹开。

    穆雪又气又急,说来奇怪,虽说莫弃确实打了她,但她现在一点也不恨他。

    反而非常抗拒穆河去找他的麻烦。

    “我都说了没事,这倔驴怎么不听啊!”

    吃完药膳丸子的李雪淼什么都没说,默默地拿出一面镜子,放到穆雪跟前。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穆雪大吃一惊,直到现在她才知道自己的模样有多么狼狈。

    同时她也只能苦笑,难怪穆河会那么生气。

    “我再问你们最后一遍,是谁做的?”

    穆河扫视四周,此时的他就像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只需要再来一点震荡,就会爆发出亿万狂暴。

    所有弟子齐刷刷地看向莫弃,并且迅速远离他。

    这么一来,人群之中,莫弃就变得非常显眼了。

    “你找死!”

    穆河不再废话,摇身一晃,身形化作残影,挥拳打向莫弃。

    敢伤他妹妹者,有死无伤!

    “哥,快住手,这只是个误会!”穆雪惊呼,纵身一跃欲要拦下穆河。

    但穆河的速度要比她快上三分。

    “误会?哼,我不管是什么误会,他伤了你,就要付出代价!”

    哪怕穆雪亲自发话也已经阻止不了他了,护妹狂魔又岂是浪得虚名?

    完了!

    虽然莫弃在格斗技巧上赢了李元昊,但穆雪可不认为他会是穆河的对手。

    毕竟两人的年龄差摆在那,莫弃才十六岁,穆河已经二十出头了,而且已经跨入金刚境初期。

    在青年时代,同为天才,四岁的差距几乎等同于天堑,不可跨越。

    在穆河出手的那一瞬,莫弃便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

    虽说身外化身不会惧怕他的攻击,也不会受伤,但在那么多人面前被他暴揍一顿,莫弃肯定是不乐意的,尤其是当着牛可心和柳如烟的面。

    他瞥了一眼身后的修炼室,为今之计,只能想办法把他引进去了。

    就在莫弃想要行动的时候,一道娇小的身影后发先至,挡在了莫弃跟前。

    穆河的重拳已经临近,只见他周身散发着淡淡的金光,强横的力量刮得空气发出刺耳的尖啸声。

    一只白嫩如玉的纤细小手伸出,以掌对拳。

    啪!

    一声轻响,拳掌相碰。

    白嫩的小手纹丝不动,穆河的全力攻击就这样被轻描淡写地挡下来了。

    “敢向我莫哥哥出手,该罚!”

    小手的主人琼鼻微皱,反手扣住了穆河的手腕,像抡稻草一样把穆河轻松抡了起来,然后狠狠砸向地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