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使者殿堂
    等等!

    李世默的脑海中迅速划过近来发生的一些事。

    比如柳鸿经常往嘴里塞的丸子,还有他之前的口误。

    明明说的是“莫”开头的名字,却在中途改成了秦大叶。

    再比如牛可心的资料,她来自太虚门,意中人就是莫弃!

    怎么可能那么快就换人?

    柳如烟跟着柳鸿在太虚门待了那么多年,为何偏偏这时候离开?

    又为何与牛可心一起对秦大叶表现得那么亲昵和熟稔?

    将所有的线索串联起来,答案呼之欲出:莫弃和秦大叶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否则哪有那么巧合的事?

    光是药膳这一点就足以说明问题。

    李世默可不相信万年来一直没有被悟透的药膳,突然之间能冒出两个人都领悟了。

    而且要想验证这件事也非常简单,只需查看当时参加年选大会的人当中有没有秦大叶这人便可。

    思索了片刻,李世默放弃了验证。

    他相信莫弃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名字是“秦大叶”还是“莫弃”重要吗?

    不重要!

    名字只是代号罢了,反正只要龙脉皇钟是他敲响的,一切都无关大雅。

    “父皇,你就答应淼淼嘛。”李雪淼摇晃着李世默的手撒娇道。

    李世默回过神,笑道:“淼淼,吴丹主伯伯可做不出美味的丹药。”

    李雪淼闻此失望地咬了咬嘴唇:“看来还是只能去找秦大好人了。”

    “哈哈哈,没错,淼淼啊,记住了,经常去秦大叶那里走动走动,也和柳如烟、牛可心二人打好关系。”

    李世默觉得,若是能撮合福人和二女儿,倒也是件非常不错的事。

    “父皇又瞎出主意,哼,不单纯,淼淼不理你了。”

    李雪淼虽然呆萌呆萌的,但她不傻,自然听得出来李世默话语中的意思,娇憨地哼了哼跑出了御书房。

    待李雪淼离开后,李世默取出传讯符。

    “针对福人的行动和考验全部取消。”

    发出命令之后,李世默嘴角上扬:“福人啊福人,为了激发你的潜力,朕原本为你准备了一道“大餐”,现在柳大师来了这么一出,倒是省去了我不少工夫。”

    “全帝国二十六岁以内所有青年才俊的公敌,真想看看你知道这个消息后的表情会有多精彩,期待你的表现。”

    “哈哈哈。”

    ……

    汲灵母蛛被封印,钱多多的身体状况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变化,而且都是在往好的一面发展。

    先是失去的天赋重新归来,再是身体经历后天发育,虽然身高几乎没有变化,但体魄一刻强过一刻。

    在钱巨多的号召下,钱家老祖纷纷出关。

    原本他们对钱多多的讲述还不怎么相信,但是当钱多多当着他们的面,修为突破半步无垢境,正式踏足无垢境初期,并且厚积薄发,一跃达到无垢中期时,诸多老祖尽皆色变,对此再无半点怀疑。

    那么问题来了,暗害钱多多的人到底是谁?

    山海帝国境内,他们实在想象不出来有谁敢做出这种事,又有什么理由要对当时还只是孩子的钱多多下手?

    动手之人可以悄无声息地下毒,那么如果只是想杀死钱多多,完全可以采用更直接的方法,何必要用“汲灵母蛛”这种慢性毒药。

    而且,这么些年来,就放任钱多多活着?不再出手了?

    逻辑上完全讲不通。

    “巨多,多多的事你怎么看?”有老祖问道。

    钱巨多沉吟了片刻,道:“多多是在十一年前中毒的,那个时间段我想各位老祖应该有印象,不知什么原因,那个地方突然派人降临在帝国,并且在帝国呆了很长一段时间。”

    “你是说使者殿堂的人?”

    钱家老祖们大惊失色。

    如果事情涉及使者殿堂,那么别说钱家,就算山海帝国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

    山海帝国不过是武道世界中,某个杂沓角落里不起眼的一隅,在帝国之外,还有更大更精彩的世界。

    类似山海帝国这样的存在还有很多很多,他们并非就是世界的主宰。

    那么皇室李家为何还能无忧无虑地统治着这一亩三分地?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里穷啊!

    穷到那些强大的势力根本看不上,甚至连赋税都懒得收。

    修士达到洞虚境,除非有极品灵石,否则要想继续修炼,就只能去秘境。

    这在那些强大的势力面前根本就是个笑话。

    对他们而言,秘境里的灵气浓度可能还不如他们家的杂役区。

    而使者殿堂,便是山海帝国顶头上司的势力名字。

    这也是钱家老祖们惊讶的原因。

    “没错!”钱巨多沉声说道,“在帝国历史的记载中,使者殿堂的人只在太祖开国时出现过,但在十一年前,他们再次降临,并且毫无征兆。”

    “他们看不起帝国的人,甚至连圣上都不放在眼里。有多么嚣张就不用我多形容了,反正那段时间无辜惨死在他们手里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被祸害的良家女子就更多了。”

    “汲灵母蛛,从没听过的剧毒,我想除了使者殿堂,帝国没人拿得出来。”

    钱巨多的话让所有人陷入了沉默。

    “不对!”钱多多突然开口,“十一年前我虽然才八岁,但我记得很清楚,帝国来得那批怪人,我一直没有跟他们接触过,所以……”

    “所以暗害你的另有其人,而且很可能是搭上了使者殿堂那条线,汲灵母蛛的毒是从他们手里讨要到的。”钱巨多接过钱多多的话头补充说道。

    “没错,这就是我想说的。”钱多多点头道。

    “巨多,当时是谁负责招待使者殿堂的?”一名老祖问道。

    “是南宫和诸葛两家人。”

    二将中的南宫家,三大夫中负责智谋的诸葛家!

    能有机会接近使者殿堂,并且获得汲灵母蛛的只有这两家人。

    那么对钱多多下手的,是南宫家还是诸葛家?亦或者两家联手?

    钱巨多眉头紧皱,一王二将三大夫,彼此之间虽然互相不服气,偶尔也会闹矛盾,但还不至于干出这种下作的事。

    “哼,我钱家人不能被白白欺负了,老朽亲自走一趟,必须让他们两家给个说法!”有比较激进的老祖怒声说道。

    “没错,老头子我跟你一起去!”

    “同去同去!必须给我们钱家一个交代!”

    “诸位老祖且听我一言!”钱多多出声拦下了激愤难平的众老祖。

    众老祖纷纷看了过来。

    “眼下只是我们的猜测,没有任何证据,冒然找上门肯定是不妥的。这件事因我而起,诸位老祖若是信得过多多,不如授权给我,由我暗中调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