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我是名师谁敢动我?
    数千名洞虚境是什么概念?

    就算把狼牙宗历代祖先强者从坟墓里面刨出来全部算上,也聚集不了那么多。

    对四大宗门来说,每一个洞虚境都是极为珍贵的财富。

    可是现在,洞虚境强者就像大白菜一样,一下子冒出来几千个。

    张绍发誓,他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强者。

    严宏和王辰暗暗心惊,数千洞虚境强者,只有帝国皇室,以及皇城六大家族才能有如此大手笔。

    而且必然是倾其所有,把底蕴全都掏出来了。

    就是不知道这些强者是属于哪家的。

    金叁胖和刘辉也被眼前的一幕给吓住了,停住攻势,回到金泉身旁,一左一右将他护在中间。

    这时,一名身着白袍的青年从远处飞了过来,他顶着光溜溜的脑袋,没有眉毛,模样非常滑稽。

    不是钱多多又是何人?

    “小弟见过胖哥和刘哥,嘿嘿嘿。”

    钱多多无视众人,满脸堆笑地来到金叁胖和刘辉跟前,抱拳行礼,尊他们俩为兄长。

    “是你,那个送财童子!”金叁胖认出了钱多多。

    钱多多表情一滞,干笑道:“对对对,就是小弟我呀。”

    随后他的目光落在金泉身上。

    “这位想必就是金伯父吧?来来来,小侄这里有上好的疗伤丹药,您请笑纳。”

    说着钱多多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打开后里面躺着三枚流光溢彩的丹药,一时间丹香冲天,在场所有人为之一震。

    仅仅是逸散出来的丹香,就令人闻之醒脑,通体舒畅。

    由此可见,这三枚丹药有多么珍贵。

    这还不算完,钱多多又接连拿出好几个玉瓶,里面装着的丹药丝毫不亚于那三枚。

    金泉哪里见过这等场面,脑子一片空白,有些转不过弯。

    无论是那几千名洞虚境强者,还是眼前的丹药都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同样一头雾水的还有张绍三人。

    这是个什么状况?

    这些人都是来给金泉他们撑腰的?

    为什么?又是凭什么?

    张绍不认识钱多多,但是王辰和严宏认识啊。

    “钱多多,你要造反吗?”严宏厉声喝问。

    数千名洞虚境强者,这阵仗实在太大了!

    他搞不明白,钱多多是如何调动这些人的。

    按理说,就算是钱家家主钱巨多,也不可能一下子调集那么多人。

    “聒噪!”钱多多虽然已经没有了眉毛,但是并不妨碍他皱眉头。

    “伯父,打他不影响您的心情吧?”钱多多换上笑容,看向金泉柔声问道。

    金泉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钱多多会意,对着身后摆了摆手。

    “来人,掌嘴!”

    “妈的,本少与金伯父说话,哪有你插话的份?”

    话音刚落,立马有几名强者上前想要按住严宏。

    “你们谁敢我?!”

    严宏身为八大名师之一,地位特殊,严格来说,仅次于院长穆空傅。

    然而,他的话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下一秒就被按倒在地。

    他还想反抗,但显然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被人一脚踩在丹田位置,封印了修为。

    “钱多多,我乃名师,你敢让人打我,就不怕被帝院制裁吗?”

    严宏大惊嘶吼道,然而没有人理会他。

    啪啪啪!

    大耳光很有节奏地抽了起来。

    严宏的脸很快就变得血肉模糊,满口牙齿掉落了大半。

    “名师?很快你就不是了!”

    钱多多转过身,冷眼看向张绍和王辰。

    “你们,现在给我跪下!”

    张绍和王辰对视一眼,虽然心中憋屈愤恨,但人在屋檐下,又有严宏前车之鉴,稍稍犹豫了一下,两人便依言跪在了地上。

    张绍低着头,一言不发,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王辰则悄悄地捏碎了一枚求救符,眼下的情况显然已经不是他能掌控和解决的了。

    “伯父,还有胖哥、刘哥,这三个老杂毛是杀是剐,现在任由你们处置,一切有我兜着。”

    听到这话,王辰大惊。

    “钱少爷,这么点事不至于吧?我们愿意赔偿金泉的损失还不行吗?”

    钱多多冷笑:“不至于?不好意思,本少觉得非常至于!”

    钱多多这般高调和咄咄逼人,可不仅仅是为金泉出头,更重要的是想帮莫弃分忧。

    王辰和严宏,一个解封了伍老鬼,想借他之手在关内杀死莫弃。

    另一个派出弟子苏宇,追杀不成竟是放出了银背地龙妖兽。

    针对莫弃的每一步棋都是必死的局。

    若非莫弃拥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段,早就死了不知多少遍了。

    钱多多岂能放过他们?

    满嘴是血的严宏目露寒光,没有了牙齿,他口中含糊不轻道:“钱多多,你等着,我会以名师的身份向帝院弹劾你!”

    钱多多叹了口气,戏谑道:“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既然如此……”

    他打了个响指:“全都出来吧!”

    很快,十六名青年从人群后方挤了进来。

    看到这十六人,严宏脸色大变,因为他们都是他的弟子。

    “按照帝院的规矩,成为名师,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座下拥有至少两名金刚境修为的弟子。”钱多多面露笑容说道。

    他的笑容让严宏有了不好的预感。

    “这十六人你都认识的吧?全是你的弟子。”

    钱多多向那十六人招了招手,道:“过来,告诉你们曾经的师尊,你们的决定是什么?”

    钱多多将“曾经”二字咬得很重。

    十六名青年面露难堪之色,但似乎想到了什么,全都一咬牙。

    “严师,这是弟子最后一次尊您为师了,从现在开始,我脱离您门下,加入钱家。”

    “严师,抱歉,良禽择木而栖,我也加入了钱家。”

    “严师,请恕弟子不肖……”

    “……”

    十六人,全都发声表示脱离师门,拜入了钱家。

    严宏如遭雷击,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他门下原本一共就只有三名金刚境修为的弟子,十四名无垢境弟子,以及三十一名炼神境界弟子。

    除去已经陨落的苏宇,剩下的两名金刚境和十四名无垢境弟子全在这里。

    “严宏,现在你座下只剩一群炼神境界的杂鱼了,无垢境和金刚境弟子一个没有,按照帝院规矩,你已经失去了名师的资格,你拿什么弹劾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