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恩怨了,魔鬼出世
    “张绍兄,这碗酒我得敬你!”

    王辰举杯道:“若非是你带来了莫弃小贼的消息,我儿的仇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报。”

    张绍同样举杯,面露悲色:“不,应该是我感谢你才对!如果没有你帮忙,就算我把莫弃引到皇城,也一样杀不死他。”

    “不管怎么样,现在莫弃死了,大仇得报,孩儿的在天之灵也安息了!喝!”

    “干!”

    喝完后,王辰再次给张绍满上。

    “这第二碗酒还是得敬你!是你成功说服了福人,让他同意收下我们,再干!”

    “干!”

    又是一碗下肚,王辰倒上了第三碗酒。

    “这第三碗,我……我的头怎么有点晕呢?”

    王辰感觉两眼发花,周围的景物全都旋转了起来。

    “不对啊,这酒虽然劲道足,但别说两碗,就算二十,二百碗都不可能灌醉我!”

    王辰下意识地就要催动真元,逼出酒气,但是他很快发现自己竟然感应不到真元的存在。

    “不好,我中毒了!”

    他反应了过来,但为时已晚。

    脑袋越来越晕,意识也渐渐模糊了起来。

    再看张绍,张开嘴吐出一团酒水,和严宏一起冷笑着看向王辰。

    “你们!为……为什么?”王辰哪里还不明白,酒里的毒就是他们两下的!

    张绍叹了口气,装模作样道:“王辰兄,福人有命,我们也是迫不得已,你一路走好。”

    “我……我……”

    王辰有心想要说些什么,但嘴巴已经不受控制,只能勉强睁着眼睛,死死盯着张绍。

    张绍来到王辰跟前,凑到他耳边轻声道:“别说兄弟不照顾你,你王家并没有绝后,你的宝贝儿子死前与人有过鱼水之欢,留有一种,也就是你的亲孙,现在就在我狼牙宗,放心,我会抚养他长大成人的。”

    王辰闻此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眼中的光芒却越来越黯淡。

    “动手!”

    张绍和严宏同时出手,两座洞天压下,强横的力量将没有反抗之力的王辰瞬间撕成了碎片,血肉残骸以及四散的灵魂之力被洞天碾压成渣,最终消散于天地间,什么都没留下。

    “此地不宜久留,撤!”

    张绍低喝一声,率先化作一道流光,向远处飞离。

    严宏收回了洞天,紧随其后,就在这防备最为松懈的时候,一道金光突然从地底飞出。

    “不好!”

    严宏大惊失色,再想有所行动的时候已经晚了。

    嗤~

    金光毫无阻碍地轻易洞穿了严宏的丹田。

    一身气力尽数消散,严宏像断了线的风筝从空中跌落下来,摔在地上。

    “噗!”

    一口鲜血吐出,严宏却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张绍,早该猜到你狗改不了吃\/屎,这只铁翼金蝉就是用我的血肉培养出来的吧?没想到最后栽在它手里,可笑,太可笑了!”

    已经远去的张绍重新出现在严宏跟前,一只拳头大小的金色蝉虫趴在他肩头。

    “没错,这只小家伙正是当初在你体内培养出来的,很亲切吧?”张绍笑着问道。

    “咳咳。”严宏笑的时候牵扯到了伤势,开始剧烈咳嗽,每次咳嗽都能带出一大片鲜血。

    铁翼金蝉在捣毁他丹田的时候,巨大的穿透力量也震散了他的五脏六腑。

    他的生机在迅速消散,之所以没有立刻死去,完全是靠深厚的修为底蕴在硬撑着。

    “你也别怪为师,一切都是……”

    “一切都是命!”没等张绍说完,严宏接口补充完整,“以前你就是这么跟我说的。”

    “咳咳,张绍,你知道吗,我不怪你,从来都没有怪过你。”严宏惨笑道,“哪怕当初你尽心尽力地培养我,实际上只是在培养你种在我体内的金蝉幼虫,我也依旧没有怪你!”

    “因为我这条命本来就是你救的。”

    张绍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有些记忆他同样无法忘怀,沉声说道:“少在我面前装蒜,不怪我?那你为何要离开狼牙宗?”

    “哈哈哈,为何离开?”严宏惨笑,因为失血过多,整张脸变得白削如纸,让他看上去有些癫狂。

    “因为我无法接受,被我当作亲生父亲的人,一直在骗我!”

    “我不怪他,但是我无法接受这件事,所以我只能逃避!”

    听到“亲生父亲”四个字,张绍如遭雷击,整个人为之一震。

    一种莫名的情愫涌上心头,但是很快被他强压下去。

    “哼,死到临头还想说些胡话来动摇我,未免太小看我了,给我去死!”

    张绍冷喝一声,取出一柄长剑,对着严宏刺去。

    严宏脸上毫无惧色,只是看向张绍的眼神充满了复杂。

    里面有敬,有爱,有依赖,有怀念,偏偏没有张绍此刻最希望看到的恨意!

    “我不怪你,师尊。”

    仓!

    剑光闪过,一缕鲜血从严宏眉心溢出。

    灵魂破灭,严宏陨落!

    当啷!

    长剑掉落在地上,张绍有些失魂落魄地看着严宏的尸体。

    严宏最后的一句“我不怪你”,最后的一声“师尊”,如同万千针刺,狠狠地扎在他心里。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虽然不愿相信,但张绍知道严宏说的是事实,是真心话。

    他对严宏并非没有感情,恰恰相反,正如严宏把他当父亲一样,他曾经也把严宏当儿子看待的。

    否则的话,被铁翼金蝉寄生,严宏焉有活命的道理?

    更加不可能保留武道根基,甚至修炼到洞虚境的地步。

    早就死得透透的了。

    张绍的那句“一切都是命”,可不仅仅是说给严宏听的,更多的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他保持着现在的动作,盯着严宏的尸体看了一整夜。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落大地,刺痛了张绍的眼睛,也让他从失魂落魄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

    他闭眼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所有的悲伤全部消失不见,原来的那个张绍又回来了!

    “本座乃是狼牙宗宗主!”

    “本座可以改进下一个决定,但绝不后悔上一个!”

    “成儿走了,现在严宏这小子也走了,本座似乎没有值得牵挂的人了呢,这种感觉……很奇妙,莫名地舒爽,没错,这是自由的感觉!”

    当一个人没有了牵挂,没有了在乎的人和事,只剩自己的时候,摆在面前的只有两条路,死亡与魔鬼。

    张绍很显然选择了后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