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同一个人
    “从现在开始,我张绍便只为我一人而活!”

    “狼牙宗、福人、山海帝国,你们都只是本座前进道路上的跳板,所有给过本座屈辱的人,本座早晚会连本带利全部还给你们!”

    张绍将现场布置了一番,伪装成严宏和王辰遭人使用重宝强势击杀的场面。

    不管怎么说,王辰都是赵家的女婿,不明不白地死了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所以,让钱家背锅是最佳选择。

    几日后,赵玉琪归来,看到的是残破不堪的府邸以及严宏的尸体。

    她找遍四周都没有发现王辰的踪影,最后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一截他的断指。

    “辰哥!”

    赵玉琪悲愤长啸,她知道王辰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从她当年毅然决然与赵家闹崩就可以看得出来,她对王辰的感情有多深。

    前段时间刚刚得知了儿子的死讯,现在丈夫又出事了,赵玉琪难以承受这样的打击,几乎晕厥。

    “钱家,你们欺人太甚!”

    悲伤过后,赵玉琪感知到四周分布了数十道宝物残留下来的气息。

    除了钱家,还有谁会那么奢侈?

    更何况,与王辰有过矛盾,有理由杀死他的也只有钱家。

    所以,赵玉琪当即认定钱家就是凶手。

    “辰哥,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

    那日,南宫岸被钱巨多吓退之后,回到南宫家,迎接他的是面带怒色的家主南宫易。

    “大长老,是谁给你的权力,擅自召开家族会议,并且软禁燕儿的?”

    南宫燕虽然不是这一辈的嫡系,却是南宫易最疼爱的女儿。

    他听从李世默的旨意,和赵如风一起去释放金泉,没想到刚一回家就得到了南宫燕被软禁的消息。

    面对质问,南宫岸不惊不慌,从容道:“回禀家主,南宫燕擅自与他人私定终身,这是足以颠覆我们南宫家的大事,您刚巧不在,老夫只能扛起重责,主持这件事。”

    南宫易闻此气极反笑:“我家燕儿私定终身与你何干?我这个做父亲的都没意见,你凭什么?”

    南宫岸表情不变,神色淡然:“家主,您别忘了,十一年前,南宫燕已经被那位大人预定了。”

    “放你娘的屁!”南宫易怒道,“当年的事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舍去老脸和尊严,要给别人做狗,再怎么跪舔我可以不管,那是你的自由,但你凭什么拿我的女儿当筹码,献给你的主子?”

    “你别跟我说,南宫燕被他看上只是一场意外!”

    被骂成老狗,南宫岸再也无法保持淡定,强忍着怒气,沉声说道:“家主,请注意您的言辞!老夫这么做也是为了我们南宫家,而且这件事当初所有族老是全部同意的!”

    “少拿族老来压我!”南宫易眼中闪过寒光,“摸摸良心,到底是为了南宫家,还是为了你自己?抱歉,我忘了,你根本就没有心。”

    “家主,老夫再怎么说也是大长老,你别过分了!”南宫岸又道,“所有事,老夫都是遵照族老的意思去办的,有问题您可以去问族老们,恕不奉陪!”

    说着,南宫岸抱拳示意了一下,带着手下人绕开了南宫易。

    南宫易脸色阴沉。

    如果换做平时,南宫岸绝不敢这样与他讲话。

    但南宫燕这件事,还真的是诸多族老们一致赞同的,哪怕他身为家主,也改变不了。

    “唉~”

    良久,南宫易长叹一口气,充满了无奈。

    南宫岸、包括诸多族老在内,他其实都不怕,什么家主位置他也不在乎。

    但看上南宫燕的那位大人权势实在太过恐怖,别说是他,就算李世默也惹不起。

    “燕儿,为父对不起你!”

    南宫易来到南宫燕被软禁的房门外,心中暗暗道歉。

    虽说他现在可以把南宫燕放出来,但放出来又能如何?

    以南宫燕刚烈的性格很可能会做出某些出格的举动,深思熟虑之后,南宫易决定等上一段时间,最起码要等南宫燕冷静下来。

    “父亲,是你吗父亲?”

    房中突然传出了南宫燕的声音。

    父女连心,南宫燕虽然修为被封,但冥冥之中她还是感觉到了什么。

    南宫易没有说话。

    “父亲,我知道是你来了,女儿想求您一件事。”

    南宫易再次叹息一声:“燕儿,你知道的,为父也无能为力,没法改变那件事。”

    “不是的,父亲,女儿求的是另一件事。”

    此时的南宫燕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在她的手掌心内,有一枚指甲盖大小的淡金色鳞片。

    她神情憔悴,却面带笑意,两眼死死盯着鳞片。

    这是与刘辉分别时,刘辉送给她的,被她当成定情信物,一直贴身储放。

    看着这枚鳞片,就好像看到了刘辉一样。

    “你说吧,只要为父办得到,一定答应你!”

    “女儿想让您保一个人,别让他死在大长老手里。”

    南宫易沉默,他当然知道南宫燕口中的“他”指的是谁。

    连南宫岸都能查到刘辉,他身为家主,又有何难?

    “好,为父答应你!”

    南宫易不忍拒绝,同时刘辉的资料让他产生了一些小期待。

    或许,会有转机出现也不一定呢?

    ……

    回到自家府上的南宫岸闷闷不乐,脑海中一直闪过刘辉的容貌。

    越想越觉得眼熟,尤其是刘辉看他时的眼神,完全不像在看一个陌生人,更像是仇人。

    “难道他认得老夫?可又为何会仇视老夫呢?”

    南宫岸百思不得其解。

    “哼,不管认不认识,就和十一年前的那个小杂种一样,他必须死!”

    就在这时,他想到了什么。

    “等等!”

    刘辉和记忆中的那个小孩竟是慢慢重叠在了一起,契合度非常高!

    “不可能!当年的小杂种先天短板,被扔出皇城时已经奄奄一息,最多活不过半年!”

    “就算运气好幸存下来了,也绝不可能踏入武道,更不可能有资格进入帝院!”

    “他们绝不是一个人!”

    虽然南宫岸的潜意识在极力否认这个猜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否认的力度越来越小。

    世上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最终,南宫岸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刘辉和十一年前的那个孩子,是同一个人!

    “难怪南宫燕那个贱人会毫无预兆地动心,原来是那个杂种,他竟然还敢回来!”

    “不过,他是怎么摆脱先天短板的?”

    南宫岸百思不得其解。

    “不对劲,这里面绝对有猫腻!老夫必须调查清楚!”

    南宫岸是个非常谨慎的人,所以想到这里,他直接出门向着朱家掠去。

    要论情报,还有谁能比朱家更权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