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老男人
    众人的嘲笑让刘辉愤怒的同时,又充满了疑惑。

    什么打赢秦大叶?

    什么捷足先登?

    什么柳仙子?

    我们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但是那都不重要了,因为金叁胖已经受不了对方的羞辱愤而出手了。

    “胖子,留一手,可别闹出人命!”柳鸿连忙出声提醒。

    金叁胖有着金刚境初期的修为,而在场的众人多为无垢境。

    如果金叁胖暴走,任意出手的话,这上千名弟子能活下来的估计不超过一百。

    在帝院大开杀戒,显然是不明智的。

    并不是说二十六岁以下的青年中就没有人能和金叁胖抗衡,而是这才刚刚开始,真正有实力,有头脑的人,不会在一开始就找上门,肯定会选择先观望一阵子。

    毕竟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听到刘辉的提醒,金叁胖出手的力道收敛了几分。

    尽管如此,他拎着两只巨锤还是如虎入羊群,一顿秋风扫落叶,半刻钟不到的时间,在场还能站着的就只剩刘辉和他自己了。

    “滚!”

    金叁胖打红了眼,一声爆喝,强横的力量透体而出,一阵狂风呼啸而过,除了之前骂金叁胖像猪的那人外,其余人全被掀飞,推出了修炼室的大道。

    后续赶来的众多青年在见到这一幕后,纷纷止步,不敢踏足进去。

    “叁胖不是猪!”

    金叁胖看着面前之人,一字一顿说道。

    那人已经被金叁胖的霸气表现给吓傻了。

    一人两锤,半刻钟时间挑翻了上千人,这是何等实力?

    天呐,我刚刚竟然骂他是猪!

    他会不会杀了我?

    “是是是,您当然不是猪,我才是猪。”那人低着头,一身冷汗,不敢去看金叁胖。

    金叁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单独把此人留下来,他就是感觉心里不舒服,应该做些什么。

    现在此人服软,他反而不知道怎么办了。

    刘辉目睹着这一切,没有阻止,也没有多说什么。

    他知道金泉的离开让金叁胖心里憋着一口气,如果不发泄出来,早晚会出大问题。

    他不会再像之前那样提醒金叁胖应该怎么做,一切由他自己定夺。

    “你也滚吧!”

    良久,金叁胖一锤子抡在对方胸口,将他砸飞了出去。

    这一锤子虽然重伤了此人,却不会要了他的性命。

    刘辉见此解除了变身,拍了拍金叁胖的肩膀:“怎么样,舒服点没?”

    金叁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摸了摸大胖光头:“叁胖没事了。”

    踏踏踏!

    就在这时,脚步声响起,越来越近。

    刘辉疑惑,还有人敢进来?

    抬头望去,看到的是一张有些熟悉的面庞。

    一道已经模糊了的记忆被唤醒,一个曾经让他恨之入骨的名字涌上心头。

    “是你,南宫杰!”

    来者正是刚刚从南宫家回到帝院的南宫杰。

    南宫岸吩咐过他,绑架秦大叶,越快越好。

    所以他第一时间来到此处,刚好看到了让他感兴趣的一幕。

    竟然已经有其他金刚境强者先到了一步。

    “嗯?你认识我?”

    南宫杰的目光原本一直落在金叁胖身上,毕竟在他看来,无垢境初期的刘辉根本不配做他的竞争对手,金叁胖才有资格。

    没想到这个没有被他放在眼里的人竟然认识自己。

    “认识,当然认识!”刘辉咬牙切齿道。

    十一年前,他和母亲还没有被赶出皇城的时候,母亲病重急需灵药医治。

    他永远不会忘记,在售卖灵药的店铺中,南宫杰仗着身份命令店家禁止给他出售任何灵药,哪怕是最低级的灵草都不行。

    不仅如此,他还抢走了刘辉用来买药的灵石。

    母亲的病也因此越拖越重。

    可以说,他母亲的死,很大程度上是南宫杰造成的!

    相比于南宫岸,刘辉其实更恨南宫杰。

    此时仇人相见,他恨不得当场手刃了南宫杰。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是南宫杰的对手,不是天赋不如他,而是年龄上很吃亏。

    南宫杰比他大了足足六岁。

    “哦?看你的样子,似乎与我有着深仇大恨啊。”南宫杰笑了,表情轻蔑,“不过很可惜,你连让我记住的资格都没有,因为我压根想不起来你是谁。”

    刘辉冷笑:“是啊,你是南宫家最出色的子弟之一,又有南宫岸那个老狗给你撑腰,又怎么会记得我这种小人物。”

    听到老狗二字,南宫杰的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寒意。

    “敢羞辱祖爷爷,你找死!”

    南宫杰身形不动,抬起一只手对着刘辉抓去。

    简简单单的一抓却蕴含了金刚境特有的意境力量。

    极其危险的感觉使得刘辉浑身寒毛树立,他知道即便自己化龙变身也抵挡不住南宫杰这随意一抓。

    啪!

    就在这关键时候,一只肉乎乎的大手横在刘辉面前,挡住了南宫杰的攻击。

    “呆头龙,怎么说,要不要弄死他?”金叁胖的杀意被激发了出来。

    别看他平时总和刘辉拌嘴吵架,事实上两人感情极深。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

    我的兄弟,我可以打,我可以骂,但绝对轮不到一个外人来插手。

    一句“要不要弄死他”,虽然粗鄙,却足以表明一切。

    刘辉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他不确定金叁胖是否能打赢南宫杰,即便能打赢,他也不想让金叁胖成为南宫岸报复的对象。

    更何况,仇当然还是得亲手报。

    “呵,弄死我?同辈中还从来没人敢说这句话。”南宫杰讥笑道,“虽然同为金刚境,但也是分强弱的。”

    金叁胖闻此有些不爽了:“你这老男人一直胡哔哔什么?什么分强弱的,难道你觉得自己比叁胖强?来试试!”

    “老男人”三个字说得南宫杰那叫一个猝不及防。

    我南宫杰二十三岁,正值青春鼎盛期,怎么就老男人?!

    我不服!

    然而当他的神识扫过金叁胖,发现他的骨龄才十五年的时候,不服变成了震惊和呆滞。

    十五岁的金刚境!

    妖怪吧?!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都不相信这是真的。

    帝国什么时候出现这种天才了?

    为什么没有引起轰动?

    好吧,老男人三个字我南宫杰认了,心服口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