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一步错,步步错
    “诸位,我看这事已经没有必要再议下去了吧?”南宫易冷冷地瞥了南宫岸一眼,然后问道。

    南宫家众大佬纷纷起身离去,一个个再看南宫岸的眼神里充满着不善。

    “散了散了,浪费时间。”

    “走走走,刚刚的棋还没下完,我们回去接着下。”

    “虚惊一场,你说这大长老也老大不小了,就不能不做这么白痴的事?”

    “简直有病,还病得不轻。以为多大的事呢,害得老子刚刚闭关就不得不出来,晦气!”

    “依我看,我们南宫家还得去帝院一趟,给人家赔礼道歉。”

    众人小声嘀咕着,但以南宫岸的修为又怎么可能听不见?

    他一脸懵逼,愣在原处,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刚刚不是还都义愤填膺,叫嚣着要去帝院要人的吗?

    怎么突然之间口风全都转向了?

    就算你们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也不至于去帝院道歉吧?

    南宫岸哪里知道,在场的人当中,只有他一人不清楚莫弃的福人身份。

    他这段时间一直忙着针对刘辉,因为南宫燕的事情,南宫易自然不可能主动去告诉他。

    再加上他去朱家买情报的时候,接待他的恰好是朱凡,朱凡又刻意隐瞒了莫弃的身份。

    所有的巧合加在一起,使得南宫岸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你们……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南宫岸忍不住开口问道。

    众人止不住翻着白眼,却没人回答他。

    虽说莫弃现在被皇室放养在帝院,表面看上去没有给他特殊照顾,但谁都知道,皇室对福人有多么重视。

    别说只杀了个南宫杰,就算你南宫岸死在他手里,咱南宫家也不会有半点不满。

    可你倒好,竟然怂恿我们去找福人的麻烦。

    你自己蠢,想要找死也就算了,能不能不拉上我们?

    南宫家如果真的把福人怎么样了,绝对会遭到皇室的封杀,受到致命打击。

    “南宫庆,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南宫岸拉住一位私交还算不错的长老问道。

    南宫庆欲言又止,最终拍了拍南宫岸的肩膀,叹了口气道:“老岸,你可知那秦大叶是什么身份?唉……你好自为之吧。”

    说着,南宫庆转身离去,没有再看他一眼。

    “秦大叶的身份?”南宫岸皱眉,一个从太虚门走出来的小人物能有什么身份?

    仅仅是名字就能让族中大佬集体转变态度,就算是那几位皇子也做不到吧!

    南宫岸心思急转,很快猜到了真实情况。

    能有如此威慑力的帝院弟子,只有一人!

    “难道……难道之前龙脉皇钟被敲响,就是他干的?”

    冒然召开族老决断并不是因为南宫岸真的很蠢,只是信息量的掌握度还不够而已。

    “这怎么可能!”

    南宫岸记得,他从朱家买来的情报中可没有提到这一点!

    南宫易见此冷笑了一声离开了。

    很快,全场便只剩下南宫岸一人,口中喃喃轻语,显得有些失魂落魄。

    “他竟然是帝国的福人!”

    南宫岸愤怒的同时又非常的不甘心。

    “好一个朱家!”

    再想动莫弃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南宫岸只能从朱家身上寻找发泄口。

    “五十万极品灵石,你们就卖给老夫这样的信息?连秦大叶是福人都不告诉老夫,欺人太甚!”

    南宫岸第一时间找上了朱家,因为身份缘故,又涉及五十万极品灵石,朱家也非常重视。

    朱凡被喊了过来。

    看到南宫岸,朱凡心里有了谱,这一幕他早就预料到了。

    “怎么,南宫大长老,我提供给你的讯息有假?”

    南宫岸强忍着怒气,摇头道:“虚假谈不上,但老夫怀疑你故意隐瞒重要讯息!”

    “喔?我隐瞒什么了?”朱凡笑着问道。

    “秦大叶明明身份特殊,你为何没有告知老夫?”

    朱凡摊开手,用看白痴的眼神看向南宫岸:“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南宫大长老当初想要购买的是刘辉的情报吧?”

    “那么请问,我有什么义务要为您提供秦大叶的讯息?”

    “更何况,人家什么身份您现在应该知道了吧?按照帝国法规,福人属于绝对机密,别说五十万极品灵石,就算你来一整条天级灵矿,我们朱家也不敢贩卖他的情报啊。”

    “不知这个解释,南宫大长老可还满意?如果有疑惑,尽管说出来,我一定满足您。”

    “你!”

    朱凡的话可以说是滴水不漏,南宫岸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你只给了刘辉情报的钱,我为什么要把福人的身份告诉你?

    完全没毛病!

    “南宫大长老,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晚辈就先走了。”

    说完,也不等南宫岸回应,朱凡自行离开了。

    对南宫岸,他可不需要有好态度。

    南宫岸气急,却又毫无办法。

    回顾朱凡提供的情报以及他表现出来的态度,南宫岸看得出来,朱凡是故意将秦大叶这个名字透露给他的,又是故意告诉他刘辉和秦大叶之间关系很铁。

    很显然,朱凡从一开始就是要坑他。

    只是南宫岸不明白,他和朱家无冤无仇,朱凡为何要这样做?

    “南宫大长老,您对我朱家售卖的情报可还有疑虑?”朱家情报负责人笑眯眯问道。

    “哼!”

    南宫岸冷哼一声,挥袖离去。

    纵然心中有千万分不甘,此时此刻他也只能不断提醒自己:要冷静!

    “难道阿杰的仇就这么算了?”

    就在这时,南宫岸收到了家族的传讯。

    “经由族老讨论,现对大长老南宫岸针对福人一事做出以下决断:暂停大长老之职,自行前往祖地领罚,面壁十年,不得有误!”

    消息是南宫易传来的。

    南宫岸万万没想到会因为这件事丢了大长老的职位。

    南宫杰已死,若是他再去面壁十年,那么他那一脉族人的势力必将大跌,很可能直接跌出核心族脉之列,沦落成边缘旁支。

    到那时候,别说竞争主脉了,能维持传承不灭就不错了。

    “该死!”南宫岸骂出了声。

    正所谓一步错,步步错。

    就因为刘辉这个以前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的杂种,现在竟然要赔上一整脉族人的未来。

    亏大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