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谈“猪”色变
    穆河以前一直以为穆雪只是好胜心强,事事想要追求完美,所以才会养成现在高高在上的性格。

    却没想到她的价值观已经被现实腐蚀成了这般模样。

    又或者说,这些真的就是她的追求。

    毕竟武道世界,强者为尊,有这种想法的人不计其数。

    莫弃打过穆雪,所以穆河对他没有好感。

    但穆河不得不承认的是,莫弃给他的感觉非常的神秘和深不可测。

    所以理性来说,如果穆雪能够和莫弃结成伴侣,穆河是非常支持的。

    “我前行的方向没错,所以我不会后悔。”穆雪沉声说道。

    便在这时,两人同时得到了呆萌萝莉李雪淼的传讯。

    “穆河哥哥,雪姐姐,不好了,秦大好人被牛可心姐姐抢走啦!原来他是柳大师的侄孙,难怪要给如烟姐姐把关呢!”

    兄妹二人一头雾水。

    什么侄孙?什么把关?

    “淼淼你说得仔细一点。”

    “噢噢,好的。就在刚才,牛可心姐姐向所有人宣布,她是秦大好人的女人。秦大好人其实是如烟姐姐的哥哥,所以淼淼猜测,他一定是柳大师的侄孙!”

    “还有,父皇之所以下达那道圣旨,是因为秦大好人要在如烟姐姐择夫的时候把关,并不是像外面传言的那样,被柳大师惩罚。”

    “雪姐姐,你可要加油喔,现在外面都在说,你输给牛可心姐姐了呢。”

    “好啦,淼淼可是把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们了,现在要去找秦大好人,他炼的丹药可好吃了,顺便还能看看热闹,嘻嘻。”

    说完,李雪淼便掐断通讯符,没有了声音。

    穆河穆雪兄妹两彼此对视,被李雪淼带来的消息震惊到了。

    秦大叶竟然是柳如烟的哥哥?!

    他们相信李雪淼肯定不会骗人,而且消息非常可靠。

    因为她是帝国二公主,深得圣上的宠爱。

    如此说来,秦大叶还真可能是柳鸿大师的侄孙。

    那些说他因为得罪了柳鸿大师,遭到惩罚的言论也就成了笑话。

    而她穆雪之前的种种言行,更是笑话中的笑话。

    穆河一语成真,穆雪认为会拖后腿的人,事实上比她更加强大和优秀。

    这就尴尬了。

    穆雪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前一秒还信誓旦旦地说不会后悔,现在报应就来了。

    “还愣着干啥,刚刚说过的话就当没发生过,赶紧该干嘛干嘛去,幸福要靠自己争取!”穆河反应过来提醒道。

    他虽然非常排斥穆雪的观念,但毕竟是自己的妹妹,无论如何他是肯定站她这一边的。

    穆雪的拳头捏紧了又松开,然后再捏紧。

    表情阴晴不定。

    最终,她一咬牙:“牛可心,我说过,我不会输给你的,秦大叶是我的!”

    是真的不服气,还是另有算盘?

    除了穆雪自己,没人知道。

    ……

    秦大叶可以说是山海帝国近万年来,唯一一个能在短短数天内就让全帝国所有人都知晓的名字。

    从一开始的二十六岁以下男青年的公敌,到现在的国民大舅哥。

    从恨之入骨到竭尽全力去巴结,中间只隔了短短不到三日时间。

    所有人都知道,要想迎娶柳如烟,首先要获得候选人的“入场券”。

    而这“入场券”就掌握在秦大叶手里。

    只有献出让他满意的灵物,才有得到“入场券”的资格和可能性。

    一时间,所有人都跑去满世界寻找上等灵物了。

    莫弃反而落得个清静,没人打扰。

    柳鸿和李世默虽然听闻了此事,但是他们现在没有心思和精力去管这些。

    因为南宫岸给他们带去了一则消息:使者殿堂的人即将降临!

    李世默必须做好准备,他还记得十一年前,那群所谓的“大人”给山海帝国造成了多大的破坏。

    柳鸿则是一直在给柳如烟护法,柳如烟已经到达了突破的边缘,他不敢分心半点。

    ……

    又过了几日,当一切都似乎平稳下来的时候,一老一少两人,离开了皇城,一路向北,赶往狼牙宗。

    这二人正是靠山小王爷李元昊和狼牙宗宗主张绍。

    此时的张绍已经没有了以往的容光焕发,从中年人变成了一名垂暮老者。

    满头黑发也已经尽数化为银丝。

    虽然模样苍老了许多,但给人的感觉更加深沉和内敛,也更加危险了。

    同一时间,关内龙脉处,经过日夜不休地赶工,莫弃的本体终于把双向传送阵布置完成了。

    “哼唧哼唧,本皇终于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猪皇兴奋地在莫弃头顶打着转,欢呼雀跃。

    这些时日,它都快无聊死了。

    关内所有强者谈“猪”色变,谈“诗”色变。

    见到猪皇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只要猪皇接近他们百丈范围,所有人二话不说,一哄而散。

    以至于猪皇的满腹“经纶”无处使,满腔“文化”无人识,憋得相当难受。

    而莫弃一直布阵,根本没空搭理它。

    有次猪皇实在无聊,便趁着一人不注意爬上了此人的肩膀,欲要为他吟诗一首。

    那人当时就拔剑搁在脖颈处,一副你敢吟诗我就敢死的架势。

    猪皇感觉受到了侮辱,就想给他来个“瞪”“吟”二连击。

    最后还是莫弃出面,抽空给它做了顿大餐,这才把猪皇安抚了下来。

    “哇咔咔,哼唧!本皇特意给大姐大和如烟那丫头各作了一首诗,她们一定会喜欢的,好期待我们的重逢啊!”

    莫弃闻此脸色一变。

    什么?这货还给可心姐和如烟作诗了?

    不能忍啊!

    他一把揪住猪皇的耳朵,拎到跟前。

    “猪皇,你别乱来啊。”

    猪皇十分不满道:“怎么能叫乱来呢?你们欣赏不了本皇的才华,不代表别人也欣赏不了啊!”

    “哦,这样啊,那么我最近在思量一道新菜,你说是红烧猪头肉好呢,还是汤炖猪蹄好?”莫弃淡淡问道。

    猪皇面色一僵,随后一本正经道:“百无一用是书生,本皇最讨厌那些酸臭文人自以为是地卖弄文采了,都是无病乱呻吟!”

    “是么?你刚刚不是说还作诗了吗?”

    “幻觉,一切都是幻觉!”

    “你别勉强啊,有才华千万不要压抑。”

    “完全不勉强,真的!本皇只是一头猪,哪来的才华?”

    猪皇的表情真诚而又认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