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恩爱鸳鸯同赴死
    阵牌就在手中,只要轻轻捏碎便可化险为夷。

    但就是这么个简单的动作,近在咫尺的脱险,刘辉和南宫燕却怎么也办不到。

    “没想到凡人疆域竟然会出现龙血天赋,有点意思。”

    中年人打量着变身后的刘辉,眼中出现一抹欣赏和贪婪。

    “南宫岸,让你办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中年人收回了目光突然问道。

    南宫岸指着南宫燕道:“回禀大人,此女便是十一年前您亲自挑选出来的贡品,属下未曾忘记您的吩咐,一直关注着她。属下敢用项上人头保证,她仍然是个处子,未曾被人破身。”

    “喔?那他是怎么回事?”中年人看着与南宫燕十指紧扣的刘辉,面色从欣赏变成了不满和杀意。

    献给少主的女子可不仅仅要是处子那么简单,还必须保证绝对的纯净。????最基本的一点就是,成年之后不能与其他异性有过亲密接触,亲人也不行,更加不能对其他男人动心。

    “他叫刘辉……他是……是……”南宫岸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只能硬着头皮道:“前些时日帝国召开年选大会,南宫燕仅仅离开我的视线三天时间便与此人私定了终生,实在防不胜防。不过大人您请放心,她和此子最多也就牵过手,绝无其他亲密行为。”

    中年人闻此虽然面色好看了一些,但杀意不减。

    十一年前,他降临山海帝国,无意间看到了南宫燕。

    发现她体质特制,是最适合做少主修炼炉鼎的人选之一。

    若是能将此女献给少主,必然是件大功。

    所以他当时就向南宫家表明了态度,预定了南宫燕。

    这种能够完全契合少主的炉鼎可不多见,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中年人不愿放弃她。

    既然只是牵过手,那就还有弥补的可能。

    “你们有两个选择。”中年人看向刘辉和南宫燕,伸出两根手指。

    “一、彻底放开识海,由我出手,清除你们彼此间的记忆,南宫燕安心伺候少主,刘辉跟我走。”

    “二、死!”

    之所以给他们两个选择,一方面是中年人不想丢掉这件大功劳,另一方面是他看上了刘辉的龙血天赋。

    若是能把他带出凡人疆域,便有机会剥离他体内的龙血,注入自己体内。

    到那时候,他的天赋将有一个质的飞跃!

    如果抛开少主不谈,对中年人本人而言,其实刘辉的吸引力比南宫燕这件功劳更大。

    不过可惜,他必须把少主放在第一位。

    话音落下,刘辉和南宫燕手中的阵牌飞到了中年人手里,他俩也恢复了行动力。

    “给你们半柱香的时间考虑,你们……”

    话未说完就被刘辉打断了。

    “不需要考虑,我们现在就可以告诉你答案。”

    刘辉握紧南宫燕的手,与她深情对视。

    “我们是不可能让你清除记忆的,即便是死!当然你大可以来硬的。”

    中年人面色一沉:“这么说,你们是选择死了?”

    来硬的是不可能的。

    哪怕他已经触碰到了半仙的门槛,也不可能在刘辉和南宫燕抵制的情况下,无损地入侵识海清除记忆。

    那样最后得到的恐怕是两个识海受损严重的白痴。

    他显然不可能给少主进贡个白痴,除非他自己想变成白痴。

    “能和心爱的人死在一起,又有什么遗憾呢?”南宫燕展颜露出笑容。

    她主动搂过刘辉的脖子,献上香唇。

    四片嘴唇紧紧地贴在一起,两人动情激吻,动作狂野而又奔放。

    “放肆!”

    中年人怒了,刚刚还说只是牵手,这他妈怎么就吻上了?!

    轰!

    一股巨力将刘辉和南宫燕暴力分开。

    两人狠狠地砸在地上,口中鲜血狂喷。

    若非中年人尚存一丝理智,这一下就足以要了他们的命。

    “恩爱鸳鸯同赴死?哼,坏了我的好事哪有那么便宜!我改变主意了,你们不是相爱吗?那我就看看你们到底有多爱对方!”

    说着,中年人大袖一挥。

    气风了,风如刀芒,呼啸着在众人身旁穿梭。

    嗤嗤嗤!

    皮开肉绽声响起。

    两蓬血雾在南宫燕的双颊爆开。

    只见她两边侧脸血肉尽毁,露出了牙床和森白的牙齿,场面血腥骇人。

    这已经不是毁容那么简单了,这是连人样都没了。

    “不!”刘辉目眦尽裂,一身龙气迸发缠绕诸身,不顾一切地冲向南宫燕。

    然而他连半尺距离都没跑出就被从天而降的一只灵气大手按在了地上。

    “不要着急,这才仅仅是个开始。”

    中年人并未打算就这样放过他们。

    “欺人太甚!”

    看着女儿落得如此下场,南宫易勃然大怒。

    他祭出洞天想要殊死一搏,却被南宫岸一枪捅穿了胸口,钉在地上。

    南宫易大惊,论实力,南宫岸是要逊色于他的。

    现在却一招击败了自己,很显然那杆枪非同寻常。

    “南宫岸,你这个吃里爬外的畜生,族老们不会放过你的!”

    “幼稚!”南宫岸冷笑,“你没发现这么久了族老们一个都没出现吗?”

    南宫易愣住了,是啊,动静闹得那么大,按理说族老们早该现身了才对。

    解释只有一个,族老们放弃他了!

    “南宫岸,去找些年轻力壮的下人过来。”这时,中年人发话了。

    他看向刘辉:“你不是很爱她吗?我倒想知道,当你眼睁睁看着她被其他男人轮流夺取了贞操,你还会不会不离不弃。”

    刘辉一口钢牙几乎咬碎,眼中的怒火积聚到了极点。

    “你……该……死!”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中年人已经被刘辉灭杀了不知多少次了。

    中年人见此一脚踏碎了刘辉的下巴,不屑道:“蝼蚁般的东西,没有实力就不要把死字挂嘴边。”

    “太过分了!”

    钱多多气得浑身颤抖,奈何他被三名空冥境护卫拉着,无法上前。

    “你们放开本少!”钱多多怒喝。

    “少爷不要冲动,我们不是他的对手。”三名护卫苦笑劝道。

    钱多多刚想说些什么,突然一股寒意顺着脊椎一路涌上脑门。

    “你体内似乎有我非常熟悉的东西。”

    不知何时,中年人出现在他跟前,一指点在他的心口位置。

    “汲灵母蛛,原来被人用在你身上了呀。”中年人轻笑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