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 被猪皇支配的恐惧
    山海帝国皇城外,向东三百里有一座低矮的废庙。

    一名脸色白削的中年人浑身沾满了鲜血,左臂齐肩断裂,伤口延伸到了侧肋,看上去狰狞恐怖。

    “该死!此仇不报,我史嗥誓不为人!”

    此人正是被李世默斩去一臂的中年人。

    他逃脱至此,废了很大的劲才将附着在伤口上的气运之力消除,总算稳住了伤势。

    史嗥抬起仅存的那条手臂,轻轻点在眉心,以秘法沟通少主。

    “何事?”

    接通后,传讯的另外一头传来了极不耐烦的年轻声音,还有一阵陌生而又熟悉的女子嬉笑声。????史嗥深知这位主子的脾气,长话短说,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少主,山海帝国此举完全是对我们使者殿堂的挑衅,罪该万死!属下以为,应该对他们实行灭世制裁,以儆效尤!”

    “不行!”年轻的声音一口否决。

    史嗥愣住了,这可不是少主的脾气啊。

    似乎是知道史嗥的疑惑,年轻的声音难得耐下性子解释道:“圣祖突然下令,这段时间禁止在凡人区施展仙级以上的力量。”

    “按照你说的,山海帝国的皇帝能够借助气运之力,大幅提升修为。若是没有仙人级别的武力坐镇,灭世制裁只是个笑话。”

    “山海帝国如此挑衅,就这么算了?”史嗥看着断臂位置心有不甘地问道。

    “急什么?我和大哥再有两日便会降临,到时候自然会为你做主。”

    史嗥喜出望外,忙道:“多谢少主。”

    “行了,你好好养伤吧,其他事等我们到了再说!”

    ……

    狼牙宗疆域内的一座荒山地底深处,李元昊和猪皇百无聊赖地面对面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在他们面前百丈开外是一扇通体灰白,看上去十分老旧的石门。

    石门非常巨大,高度超过三十丈,宽也有二十来丈。

    表面偶尔会逸散出一缕黑色气流,寒意逼人。

    这里便是古迹的入口,而那黑色气流便是曾经侵害过他的极阴之气。

    在猪皇的带领下,李元昊跟着莫弃的本体非常顺利地穿过了一片完全由极阴之气构成的险地,到达了此处。

    眼看就要进入古迹的时候,皇城身外化身那边刚好出事。

    于是,本体便让李元昊和猪皇在此等候,他则带着彦通过关内的传送阵去了皇城。

    “哼唧,大侄子,既然你是靠山小王爷,那么文韬武略样样精通了?”猪皇打着哈欠突然问道。

    被一头猪称作大侄子,李元昊怎么听怎么觉得怪异。

    但出于对莫弃的尊敬,他还是点了点头:“略懂,略懂。”

    “只是略懂啊?”猪皇失望地叹了口气。

    李元昊无语。

    我堂堂靠山小王爷,琴棋书画,哪个不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你不知道有种态度叫做谦虚吗?!

    失望之后,猪皇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兴致。

    “大侄子,年纪轻轻怎么能没有文化素养呢?这样吧,本皇为你做首诗,你且好好欣赏,争取从中感悟到一些知识和情怀,如何?”

    李元昊:“……”

    知识?情怀?

    真的假的?

    一头猪妖也会作诗?

    说心里不好奇,那是骗人的。

    “那就有劳了。”李元昊有些期待。

    若是让他知道,当初在关内听到的那些惨叫声,包括老掘墓失魂落魄的狼狈模样,都是猪皇吟诗造成的,可能就不会有接下来被猪皇支配的恐惧了。

    见李元昊同意,猪皇“蹭”地一下直立起了身子,眉飞色舞起来。

    “咳咳!”

    猪皇煞有其事地清了清嗓子,然后四十五度角仰望远处的石门,瞳孔放大,目光涣散,假装成深情的样子。

    “啊~”一声猪嚎。

    李元昊猛地打了个哆嗦,就好像一屁股坐在了千年寒冰上,浓烈寒意顺着尾巴骨一路冲进脑海,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一座石门白又白!”

    咔嚓!

    一道闪电从李元昊的识海中划过,将他的思维击穿。

    白又白啊白又白,石门白又白!

    猪皇的声音就像鬼畜一样在他的耳边不断循环,直击心灵。

    “一人一猪站起来!”

    嗤~

    李元昊一口老血喷了出来,整个人直挺挺地倒在地上,身子不停地抽搐着。

    说好的知识和情怀呢?

    就这?

    “你很丑啊我很帅,高帅猪皇人人爱!”

    天呐,杀了我吧!

    李元昊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在嘶吼,他在咆哮,奈何魔音灌耳,让他四肢无力,只能本能地痉挛几下。

    鲜血混合着白沫从他口中不断流出。

    哀莫大于心死。

    李元昊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无所畏惧的人。

    为了不堕“靠山小王爷”这块金字招牌,我经历了无数的苦难、压力、折磨和非人般的修炼过程。

    连死都不怕,这世上还有什么能难倒我?

    此时此刻,猪皇用实际行动告诉他:有!

    “叔,你养得这是什么怪物?救命!救命啊!”

    猪皇则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杰作之中。

    “天呐,竟然四句都押韵了!本皇果然是个天才!”猪皇嘴都笑歪了。

    “趁着诗性,本皇要再来一首!”

    倒在地上的李元昊一听这话,当时就懵逼了。

    我的天老爷,你这是要玩死我啊!

    不!

    我不要听!

    来个人啊!随便什么人都好!

    一掌拍死我吧!

    李元昊的求死**很强。

    他好不容易积攒了一些力气,立刻扒拉着身体,挪到石头跟前,拿头用力撞击。

    就算撞不死,也请把我撞晕好不好!

    “大侄子,你不要激动啊!”猪皇见此连忙将他拉到一旁。

    “本皇知道,本皇的诗意境深远,你这种文化程度不高的人很容易产生自卑感,但是不要放弃,你还是有机会的。”

    李元昊:“……”

    一座石门白又白,一人一猪站起来。

    你很丑啊我很帅,高帅猪皇人人爱

    就这玩意儿,意境深远?

    谁给你的自信?

    我自卑你一脸!

    “哎哎哎,你那是什么表情?是不是不相信本皇的话?是不是不相信本皇能够给你机会?这样吧,本皇特许你贴身跟随,今后常伴本皇左右,聆听本皇的教诲,感悟本皇诗句中的深意,如何?”

    李元昊表情呆滞。

    你的迷之自信是从哪来的?

    马勒个把子的!

    老子要是还能站得起来,一定扒了你的猪皮做鞋!

    ps:感谢“迷茫”、“函你开心”的打赏支持,谢谢!

    也感谢诸位书友的收藏、月票、推荐和评论!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