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生命的起源
    直到此刻李元昊才明白,关内的那些空冥境强者面对猪皇为何会是一副避之惟恐不及的表情了。

    它哪里是一头猪,分明就是个可移动式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啊!

    贴身跟随,常伴猪皇左右……这是要彻底搞死我的节奏啊!

    这个机会我可以拒绝吗?

    李元昊欲哭无泪,对莫弃的敬佩之情也越发浓厚。

    能够驯服猪皇,忍受它的种种奇葩行径,全天下恐怕也就莫弃一人可以办到。

    “大侄子,本皇可是第一次给别人这种机会,你要好好把握,争取在本皇的熏陶下变成一个有文化、有素质、有道德、有修养、对社会有用的五好青年,知道不?”

    猪皇一边语重心长地说道,一边往嘴里丢药膳丸子。????李元昊一口血痰卡在喉咙,差点背过气去。

    神特么五好青年!

    还熏陶?怕是要把我熏成一具行尸走肉喔!

    “别别别。”

    他连连摆手,看了一眼猪皇不断嚼动着的嘴巴,道:“您老‘公务’繁忙,日理万机,我这点小事还是不麻烦您了。”

    “不行!”猪皇道,“年轻人怎么可以没文化?”

    “那个……其实我挺乐意没文化的,真的!”

    “那更加不行了。”猪皇满脸的恨铁不成钢,“年纪轻轻的咋就没点上进心呢?本皇作为你的叔叔,有义务有必要指引你向正确的方向前行。”

    李元昊捂脸:“……”

    我没有你这样的叔叔!

    纵然前方是万丈深渊,纵然我会粉身碎骨,我也不想循着你的吟诗方向前行!

    天呐,谁来救救我!

    “看来你欠缺的不仅仅是文化,还有思想觉悟啊!”猪皇凝眉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或许我应该让你明白一件事。”

    “什么事?”

    李元昊刚一问出口就后悔了,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嘴怎么就那么贱!

    “让你明白生命的起源,还有生命成长的艰辛。”猪皇认真说道,“或许只有这样,你才能端正态度。”

    生命的起源?

    李元昊心中有了一股非常不好的预感。

    这种听上去越是深奥高大上的词汇,带来的后果肯定越恐怖!

    “别,我觉得此事应该先和秦叔商量一下……”

    然而他刚拒绝到了一半就被猪皇打断了。

    “来!看着本皇的眼睛!”

    李元昊下意识地抬头望去。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从天而降,刚好落在猪皇和李元昊中间。

    又非常巧合的是,人影面对猪皇,代替了李元昊与之对视了一眼。

    “我的肚子为什么鼓起来了?我的生命力为何在流失?好疼!啊啊啊!”

    人影连连倒退,最后靠着大石头坐了下来。

    “南宫大长老?!”

    李元昊认出了人影的身份,正是被莫弃抓进关内的南宫岸。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来不及多想,李元昊就被眼前的场景给惊到了。

    只见南宫岸的肚子像充了气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胀了起来,瞬间撑破衣裤,露出了大肚皮。

    因为肚子太大,南宫岸不得不用双手托住。

    若非他喉结突出,一缕白胡及胸,再加上原本就彼此认识,李元昊甚至会以为他怀孕了。

    “南宫大长老,您这是怎么了?”李元昊上前想要扶南宫岸起来。

    “靠!这老小子是从哪冒出来的?怎么让他怀上了?浪费本皇的力气,呸!真是晦气!”

    李元昊迈开的脚停住了。

    啥?

    怀上了?

    怀上啥了?

    李元昊猛地一回头,死死盯着猪皇,声音颤抖,难以置信问道:“他……他怀上什么了?”

    “怀上孩子呗,还能是什么?难不成怀揣梦想啊?”猪皇没好气地说道。

    李元昊石化当场。

    怀上……孩子……南宫大长老?!

    这怎么可能?

    纵然李元昊一遍遍地告诉自己,此事太过荒诞无稽,是绝不可能的。

    但南宫岸的惨叫呻吟声不断传来,不停地刺激着他的神经。

    联想到猪皇之前的吟诗,李世默突然发觉,这事还真由不得他不信。

    等等!

    猪皇刚刚所说的生命起源,指的不会就是这个吧?

    想到这里,李元昊的思绪“嗡”地一下炸开了。

    我的亲娘咧,我是不是成功避过了一场大劫?

    这时,一条传送通道显形,莫弃牵着彦从里面走了出来。

    “咦?你们先动手了?”

    莫弃满脸诧异地看着大肚子的南宫岸。

    “不过这样也好,先给他吃点苦头,反正左右都是要审讯他的。”

    李元昊见到莫弃就像见到了亲人大救星。

    “我的亲叔啊!您终于回来了!”

    李元昊长啸一声,不顾一切地爬到莫弃脚下,抱住他的腿说什么都不松开,哪里还有第一次见面时的半分高冷模样。

    莫弃一愣,被李元昊的反应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被钱多多附体了?”

    犹豫了半晌,莫弃试探性问道。

    李元昊的举动简直就是复制了钱多多,就连称呼都从以前的“叔”变成了“亲叔”。

    “太可怕了!”

    李元昊哭丧着脸,委屈道:“叔,您养的这头猪有毒!”

    “哈?”莫弃越发懵逼,猪皇有毒?我怎么不知道?

    “它的声音有毒!”李元昊接着补充道,“它……它竟然会吟诗!不对,那根本不是诗,那是魔鬼的声音!”

    莫弃恍然大悟,原来是猪皇干的好事,难怪李元昊会失态成这样。

    他翻了翻白眼,无语地看向猪皇。

    我走的前后加起来有五分钟吗?

    你丫就那么憋不住?!

    非得抓紧那么点时间把李元昊给祸祸了?

    “莫小子,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本皇,不怕告诉你,本皇在作诗上的造诣已经更上一层楼了!”

    莫弃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作诗的造诣?

    我看你是作死的造诣更上一层楼了吧!

    “你别不信啊!”见莫弃没有反应,猪皇急了,“以前本皇只能两句或者三句诗押韵,现在已经可以四句都押韵了呢!要不本皇念给你听听,鉴赏鉴赏?”

    “别别别!”莫弃动容,连忙摇手,“我信,我信你好不行嘛!”

    “本皇感觉你很敷衍啊?”猪皇斜了莫弃一眼问道。

    “没有,绝对没有!”莫弃面色一紧,表情认真说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