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他在撒谎
    “好了,正事要紧!他可没有生娃的通道,再耽搁下去,他可就要废了!”

    猪皇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莫弃指着已经疼得满地打滚的南宫岸,一本正经道。

    嘁,你会在意这个老家伙废不废?

    猪皇撇了撇嘴暗道,但并没有说出来。

    “我说大侄子,可以放开我了吗?”看着惊慌失措的李元昊,莫弃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问道。

    李元昊不仅没有松手,反而一左一右抱住了莫弃的两条腿,把脑袋夹在中间,用力且剧烈地摇着头。

    这……

    莫弃哭笑不得。

    你还是那个霸气测漏的靠山小王爷吗?

    这要是被皇城的人看到,还不得把眼珠子给惊掉出来?

    “好了好了,自个儿去上面歇一会儿,很快就会好的。”

    莫弃强行掰开了李元昊的手,一脚踢在他屁股上,把他踹上了大石头。

    他知道李元昊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思维被猪皇的声音击穿,尚未恢复,再加上识海震荡,思绪混乱,让他本能地做出了这些幼稚的行为。

    可以想象,等李元昊清醒过来的时候,回想起这件事,他会有多么尴尬。

    “啊!疼煞老夫了!”

    此时的南宫岸头发披散,全身被汗水浸湿,脸上没有半点血色。

    肚子大得已经快顶到胸口了,一条条青筋如同蚯蚓一般爬满了肚皮,好似随时会爆开一般。

    “感觉如何?”莫弃来到南宫岸跟前笑眯眯问道。

    南宫岸嘴巴大张,不断喘着粗气,勉强抬起头。

    “杀……杀了我吧!”

    求死的声音从他口中艰难地说了出来。

    “那可不行。”莫弃摇头道,“我可还有很多事情要问你呢。”

    说完,他在心中默默补充了一句:要杀,也是留给刘辉杀。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求求您收了手段吧,别再折磨我了。”南宫岸对着莫弃不断磕头,脑门撞击地面发出“嘭嘭嘭”的声响。

    在难产面前,即便是南宫岸这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强者也会忍不住求饶。

    最关键的是,他没听到猪皇和李元昊之间的对话,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问题。

    这种结果,莫弃早有预料。

    黑曜石菜刀凝聚,手起刀落。

    哗啦啦!

    南宫岸被瞬间开膛破肚,一连串的人形肉团滚落出来。

    鲜血流淌了一地,内脏外露,场面十分重口。

    但南宫岸的脸上反而露出了轻松之色。

    终于舒坦了!

    他双手拂过被切割开的肚子,用所剩无几的真元止住了血,让伤口稍稍愈合了一些。

    “说吧,你和使者殿堂之间的所有交易和阴谋。”

    莫弃一抖刀身,长吟声不断,表面光亮漆黑,没有沾到半丝血迹。

    南宫岸靠在石头上,深深地看了一眼莫弃,又看了看小女孩彦和罪魁祸首猪皇。

    他叹了口气,自嘲道:“与其说是交易,倒不如说是老夫主动献殷勤,到头来……呵!可笑,太可笑了!”

    莫弃皱眉:“提醒你一句,我可不是来听你诉苦的,你如果再有多余的废话,我便让你经历比之前还要难受百倍的痛苦!”

    若非幽冥魂炎吸收秘境之魂陷入了沉睡当中,暂时无法对空冥境界的强者使用,哪里用得着如此麻烦。

    “好吧,事情要从十一年前说起……那时候……”

    随着南宫岸的讲述,莫弃逐渐失去了兴趣。

    一切正如南宫岸开始所说的那样,完全是他单方面的献殷勤。

    他不仅不知道十一年前使者殿堂的人为何降临,甚至连使者殿堂的基本信息都不是很了解。

    基本上只要涉及使者殿堂,他就是一问三不知。

    这次使者殿堂再次降临,他依旧不清楚他们的目的。

    也就是说,南宫岸做了那么多,一会儿要献出南宫燕,一会儿又让武极派搜寻抓捕成千上万名少女,最后就只得到了一篇残缺的采阴补阳修炼功法,以及一个口头上的承诺。

    莫弃想要知道的,关于娘亲的讯息是半点都没有。

    “够了!”莫弃打断了南宫岸的讲述,已经没有必要继续听下去了。

    如果不是想着要把南宫岸交给刘辉处置,莫弃恨不得现在就一巴掌灭了他。

    “不对,他在撒谎!”猪皇突然开口。

    “按理说,这老小子的采阴补阳修炼功法,最早也是十一年前才从使者殿堂的人手里得到的,但刘辉的母亲可是很多年前就被他给盯上了,时间不对上,中间相差了最起码二十年的时间!”

    莫弃一愣,对啊,南宫岸可是对刘辉的母亲进行“少女养成计划”的!

    那可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

    但使者殿堂是十一年前才降临的,如果南宫岸是那时候才得到的功法,又怎么可能提前预知到这种情况?

    唯一的解释就是,南宫岸撒谎了!

    “你敢骗我!”莫弃怒了。

    然而南宫岸同样瞪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刘辉的母亲……十一年前……为什么?为什么时间对不上!等等!为什么我想不起来获得功法时的具体细节了!不对不对不对,全都乱套了!”

    南宫岸突然抱住了脑袋,用力捶打了起来。

    莫弃和猪皇傻眼了,这又是演的哪一出?

    假装失忆?

    不会那么幼稚吧!

    “猪皇,你怎么看?”莫弃问道。

    “不是装出来的。”猪皇摸着下巴笃定说道。

    “何以见得?”莫弃询问。

    “刚刚引动他体内的生机时候,本皇模糊地感应到他脑海中隐藏着一股晦涩的力量,我想应该和他现在的情况有关。”

    “你是说他被人动了手脚?篡改了记忆?”莫弃想到了什么。

    “八成是这样。”猪皇点了点头,“以你九转成灵对生命体的了解程度都看不出他的问题,说明动手脚的人很不简单。”

    莫弃陷入了沉思。

    之前是因为心系娘亲,所以才疏漏了对南宫岸话语的考量,好在被猪皇找到了漏洞。

    现在静下心来后,莫弃很快分析出了很多东西。

    首先对南宫岸动手脚的肯定不是使者殿堂的人,因为没有必要。

    再加上南宫岸自身的实力和在山海帝国的地位。

    能够在毫不知情的条件下,对他施展手段的,要么是皇室李家,要么就是六大家族中的某个高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