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五行树曾经的辉煌
    以皇室李家对山海帝国的统治力,显然不需要做这种脱裤子放屁的多余事情。

    如果李家想谋大事,南宫岸虽然不弱,但以他的性格肯定不是最佳人选。

    而且皇城一战,李世默已经借用气运加身表明了态度。

    所以,有九成的可能性是六大家族中的某一些,或者某一个人瞒着李家,在很多年前就和使者殿堂的人勾结在一起了。

    南宫岸应该只是一枚棋子。

    至于类似的棋子还有多少,幕后黑手到底是谁,他或者他们又想做些什么,莫弃不得而知。

    如此看来,帝国的水不是一般的深啊!

    有人想搞大事情!

    那么使者殿堂这一次的降临,帝国很可能会出现重大变故。

    不知道皇室李家能不能应付得了。

    经过一番痛苦的挣扎回忆,脑袋空空的南宫岸面若死灰,他靠在大石头上,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连莫弃这个局外人都分析出了那么多事情,他作为当事人又怎么可能想不到。

    他自以为努力了那么久都是在为走出山海帝国,一飞冲天做准备。

    可到头来却发现,原来一切都是别人安排好的。

    就连记忆都被人动了手脚,自己连获知内情的资格都没有。

    太憋屈了!

    如果不是猪皇点出了那个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时间矛盾,他可能到死都不会意识到这点。

    由此可见,主导了这一切的人,手段有多么神奇和逆天。

    每每想到以往的自以为是,南宫岸就感觉无地自容。

    在很多人眼里,或许自己只是个不停蹦达的小丑。

    “南宫岸,十一年前,对钱多多下手的人是你吗?”莫弃问道。

    南宫岸先是一愣,然后摇了摇头,看向莫弃的眼神再无半点怯意。

    在知道自己那么多年的努力只是一场空后,他的心彻底死了。

    死亡亦或是折磨,对他来说已经变成了解脱。

    所以莫弃的威胁对他无效。

    当然,如果让他知道猪皇不仅仅拥有“一眼瞪怀孕”的能力,还有着一副“好”嗓门,他可能就不会这么想了。

    见南宫岸否认,莫弃又问:“那你知道是谁干的吗?”

    南宫岸还是摇头,不过这次他开口了。

    “老夫不知道你和秦大叶之间是什么关系,也不知道是谁对钱多多下的手,但老夫看得出来,你并非仙人,也没有空间行走的能力,抓来老夫不过是乘坐了一回传送阵罢了。”

    “所以,如果你仅仅是这样,那么老夫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你死定了,因为使者殿堂的人肯定不会放过你!”

    莫弃笑了:“哦?为什么?”

    南宫岸没有回答,反问道:“你知道那位大人降临后,交代老夫的第一个任务是什么吗?”

    “是什么?”

    “调查秦大叶和柳如烟之间的关系!”

    莫弃一惊,他之前打断了南宫岸的讲述,所以南宫岸还没来得及讲到这里,没想到还隐藏了重大线索。

    使者殿堂的人为什么想要调查我和如烟之间的关系?

    难道如烟和她爷爷并非是帝国子民,而是来自使者殿堂?

    南宫岸冷笑道:“为什么?从他们赏给老夫的修炼功法你还猜不到吗?”

    修炼功法?采阴补阳?

    想到这里,莫弃脸色大变。

    使者殿堂的人要把柳如烟当修炼的炉鼎?!

    “可恶,该死!”

    一股无名怒火涌上莫弃的心头。

    他恨不得现在就能拥有覆灭使者殿堂的能力,然后把写出这种功法的人抓起来,让猪皇先瞪他个三天三夜,再给他念一万首诗!

    “除非你不去理会秦大叶的安危,否则,你一定会死在使者殿堂手里!”南宫岸语气平淡,就像在说一件事实。

    “呵,那可未必!”莫弃呼出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怒火。

    从李世默敢对史嗥出手,并且斩下他一臂可以看出,使者殿堂一定是受到了某种约束,不能随意在凡人区动手。

    否则的话,李世默绝对没有那个胆子。

    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这对莫弃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

    “年轻!你根本不知道使者殿堂有多强!”见莫弃嘴硬,南宫岸忍不住讥讽道。

    柳如烟被人觊觎,莫弃本就不爽。

    现在南宫岸又开始瞎哔哔,他一下子就毛了,上去一个大嘴巴子,把南宫岸抽飞了出去。

    “你还有脸说话?给人当狗当了那么多年,你除了会无脑地捧使者殿堂以外,还会什么?”

    莫弃对南宫岸是彻底无语了,人家都已经把你一脚蹬开了,你还帮他们说话?

    你是奴性深入骨髓了吧?!

    莫弃大手一挥,传送通道再现,把南宫岸扔了进去,送入了关内。

    他怕再交流下去会忍耐不住弄死这丫的。

    简直毁人三观!

    “莫小子,你打算怎么办?”猪皇突然问道。

    莫弃一翻手,掌心出现一枚储物戒指。

    神识探入,拿出一棵一人高的小树,正是五行树幼苗。

    “我有预感,皇城很快就要乱起来了,先解除虚弱再说吧。”

    “龙脉只能自保,无法让我和使者殿堂的人正面交锋,所以这座古迹也要尽量探索和发掘,最好能找到一些了不得的宝贝,否则的话,想要知道娘亲的下落可就遥遥无期了。”

    在他拿出五行树幼苗的时候,一旁的彦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

    “这棵树……怎么可能还活着?!当年神战,它头顶青天,脚踩大地,洞穿掠夺了无数强者的精元,差点击沉大陆!”

    “若非……若非那位存在突然现身,以死相搏,最终同归于尽的话,这方世界可能已经崩塌了!”

    “但是它为什么还活着!不对!气息虽然一样,但已经没有了那种恐怖的暴戾感觉,反而十分虚弱和稚嫩。”

    “难道……当年它在临死前以秘法保留了精华种子,繁衍出了下一代?”

    “不行!绝不能让这种恐怖的生灵成长起来,否则将是一场浩劫!”

    魔彦女王在这一刻想到了很多事情,也做出了决定。

    就在她准备动手毁了五行树幼苗的时候,她见到了令她毕生难忘的一幕。

    莫弃和猪皇,一人一猪,围着一口大黑锅,下方烈火熊熊,上面灵泉沸腾,旁边是油盐酱醋各种调料。

    莫弃拿着刀,对着五行树比划了几下,似乎在研究从哪个角度下刀会好一些。

    “这两货不会是要吃了它吧?!”彦张大着嘴巴,一脸呆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