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不动冥王三叩首(二)
    黑暗寰宇,四周一片死寂。

    “我在哪?我是谁?”

    莫弃的意识一点一滴清醒了过来,记忆也如同潮水般涌出。

    嗯?

    我不是在古迹中的吗?

    怎么感觉已经过去了好久的样子!

    回想起彦将他推下裂缝时的场景,他的心不由一阵剧痛。

    他想捂胸,却诧异地发现竟然感受不到身体的存在了。

    就连《混沌经》也无法联系上。

    莫弃大惊,难道我死了?

    便在这时,一束刺眼的亮光撕破黑暗幕布,照射下来,让他睁不开眼。

    轰!

    巨响声震耳欲聋,当光亮慢慢敛去,莫弃看到了令他震惊的一幕。

    天空之上,一张巨大的人脸完全由星辉光芒构成,容貌变幻无常,却给人以威严之感。

    令人难以生出反抗之心,仿佛有万千重担压在心田。

    哪怕是莫弃,此时也忍不住生出了跪伏拜到之意。

    但在天空之下,一道挺拔之姿负手而立,抬着头,面色淡然地看着那张巨脸。

    那是一名容貌俊美的青年,俊得有些过分了。

    他眼中带着一丝自傲和霸道,更多的是与面相年龄不符、看透世事的沧桑。

    他腰杆挺直,往那一站,便如同浩瀚星辰,巍然不动。

    幻觉?梦境?还是……真实的留影?

    莫弃看了看天空上的巨脸,又看了看青年,猜测自己的境遇。

    若是眼前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那么无论是巨脸还是青年,都远远超过了他所能理解的极限。

    那种压迫力和冲击感,哪怕在娘亲大战黑衣人的梦境中也不曾有过。

    便在这时,青年开口了。

    “你想让本王屈服,但你够资格承受本王的跪拜之礼吗?”青年冷声说道,声音中的不屑丝毫不加掩饰。

    “顺,则生;逆,则亡!”

    天空上的巨脸一字一顿说道,听不出情绪波动,就像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哈哈哈。”青年突然仰天大笑。

    “好!你不是想让本王下跪吗?那本王就跪给你看好了,不过,后果自负,你可别怂了!”

    话音落下,青年双膝微微一弯,半跪在了虚空,身子仅仅下沉了不到一寸。

    如果不仔细看,都发现不了。

    莫弃无语,这也叫跪?你对“跪”这个字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但就在青年“跪”下的那一刻,时空一下子静止了。

    随后,一股令莫弃十分熟悉的力量从虚空之中溢出,充斥在这无尽的寰宇内,将那张巨脸包围。

    “是冥气中的那股力量!”

    莫弃认了出来。

    不过显然要比他自己凝练出的力量精纯和强大不知多少倍。

    当那股力量出现的时候,巨脸第一次显露出了异色。

    三分忌惮,七分贪婪!

    “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想要本王的毁灭之力,先能承受住它的洗礼再说吧!”

    原来那叫毁灭之力,好生霸道的名字!莫弃暗道。

    说完青年不再多废话,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他欠着身子微微低头,做出叩首磕头的动作。

    就在他脑袋叩下去的那一刻,毁灭之力沸腾了!

    空间显得那般脆弱,世间的一切都变得渺小起来。

    万物皆可毁,万物皆寂灭。

    巨脸周围的所有东西都被毁灭之力分解,成了虚无尘埃。

    “收!”

    巨脸大喝一声,如同天地共鸣,震得莫弃头晕目眩,差点再次失去意识。

    轰轰轰!

    一股浩然之力从天而降,加持在巨脸身上,将毁灭之力抵挡在外。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且隐晦的力量慢慢渗透进了毁灭之力中,与之融合、排斥、再融合,再排斥。

    渐渐地,两种力量间的排斥越来越小,开始趋于平静。

    “哼,想剖析悟透本王的毁灭之力,然后收取化为己用,你还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盘,不过你太低估本王了!”

    青年的身躯陡然间下沉了一尺,虽然依旧没有彻底跪下去,但膝盖弯曲的弧度已经非常明显了。

    就是这么个简单的动作,四周毁灭之力的威能一下子增强了十倍不止。

    嗞嗞嗞~

    凉水倒进热油中的怪声响起,那股试图融入毁灭之力的特殊力量被一下子排挤了出来,并且被毁灭之力反扑,吞噬殆尽。

    “大胆!”巨脸浮现出了愠怒之色。

    一时间天崩地陷,空间如同纸糊的一般,碎散如渣。

    “呵!没有天的命,却得了天的病!猪鼻子插大葱,你装什么象?真以为自己是天了?可以蔑视苍生,将其他人玩弄于股掌间?你可别逗我发笑了,你这样就不怕真正的老天显形,将你打下九幽吗?”

    “放肆!”

    “是是是,我大胆,我放肆,除了这些你还能来点新鲜的吗,冒牌货?”青年讥笑。

    “如果没有,那么一首《凉凉》可就要送给你了。”说到这里的时候,青年眼中浮现出一抹怀念之色。

    《凉凉》,他于宇宙位面深处历练时,在某片神奇的凡人大陆上听到的一曲旋律。

    讲的是爱情凉了,不过他更喜欢用来形容尸体凉了。

    咚!

    青年第三次身子下沉,这一次他是真真切切地跪了下来,双膝着地。

    “不动冥王三叩首,三叩灭世!”

    青年冷喝一声,俯首重重地磕了一头。

    毁灭之力瞬间浓缩成线,刺入了巨脸的眉心。

    巨脸不复原先的淡然,表情变得惊恐起来。

    “不可能!你怎么会拥有这种实力!”

    巨脸挣扎起来,星辉晃动,无数光亮能量从虚空中汇聚而来,没入他体内。

    一双大手探出,仿佛要撕裂苍穹。

    巨脸后方显露出了半边身子。

    “这时候才想着让完整体过来,晚了!”

    咔嚓!

    一道裂痕以巨脸的眉心为始,向四周蔓延开去。

    挣扎的动作慢慢停了下来。

    “冥王,这一次算你赢,我记住你了!”

    轰!

    巨脸丢下一句话便整个爆开,强横狂暴的能量横扫全场。

    “这……”莫弃都看傻了。

    这算什么?

    活生生把别人给跪死了?

    还有这种操作的吗?

    为什么感觉好羞耻?

    便在这时,青年突然转过身,目光直勾勾地盯在莫弃身上。

    “嗯?他能看到我?”莫弃一惊,难道这不是影像记录或者梦境之类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