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你可是姓伍?
    那是一名脸色白得有些吓人的年轻男子。

    别说脸蛋了,就连嘴唇上也没有一丝血色。

    他身形伛偻,弓着腰,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拿着一块帕巾,捂嘴不停地咳嗽。

    看上去哪里有半点年轻人的朝气,反倒像日薄西山的垂暮老者。

    “你走吧,不符合要求。”刘辉摆了摆手,直接拒绝了他。

    即便此人给他一股淡淡的危险感觉,不是个弱者,他也不会允许此人挑战莫弃的。

    其他人不知道柳如烟和莫弃是什么关系,刘辉又怎么可能不清楚。

    虽说莫弃给柳如烟把关只是走走过场,自己人都知道,那是不作数的。

    但也不能随便来个阿猫阿狗都有资格挑战啊!

    尤其是面前这位看上去一副要死不活的病秧子,更加不能放进去了。

    一旦放进去,别说莫弃会有意见,就是他刘辉自己也觉得很过分。

    那是对柳如烟的侮辱!

    他特别想问一句:你们这些严重歪瓜裂枣的人,能否得到人家姑娘的青睐,心里面难道就没点数吗?

    “咳咳咳咳!”

    听到刘辉拒绝,青年人的咳嗽越发用力和频繁。

    一股肉眼可见的寒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以他双脚为中心,厚厚的冰晶向外蔓延。

    周围的人见此纷纷大惊后退,远离他。

    “你还没看洒家的灵物,为何说不符合要求?”青年人一边咳嗽,一边从牙缝中挤出一句问话。

    刘辉眉头微皱,有些不耐道:“不需要看,别说是灵物,就算你能拿出神物,也不符合要求!”

    青年人的咳嗽突然停了下来,他吐出一口血痰,整个人似乎轻松了不少。

    但他看向刘辉的眼神中已经充满了杀意。

    “你最好能给洒家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洒家不介意开杀戒。”

    说着,青年微微一跺脚,已经蔓延出去数十丈的冰晶纷纷破碎,化为飞雪冰渣,漫天飞舞。

    “你要动手?”刘辉双眼眯起,调集龙气,引而不发。

    若是青年胆敢撒野,他会立马化龙变身,以雷霆之姿将他镇压。

    “我只是需要一个解释!”青年一字一顿说道。

    飞舞着的雪花冰渣速度越来越快,落在众人身上,竟是火辣辣的疼。

    “解释?”刘辉冷笑,“你看看自己的样子,并非是我要歧视你,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是人家姑娘的长辈亲人,你会允许一个病秧子打自家姑娘的主意吗?”

    这……

    青年面色一僵,是啊,若是角色互换,如果是自己妹妹嫁人,他会允许妹妹嫁给一名半只脚踏进棺材的活死人吗?

    虽然不情愿,但他不得不承认,他不允许!

    雪花冰渣一下子失去了力量,纷纷掉落下来。

    不!

    不行!

    青年突然用力摇头,我不能放弃!

    为了自己,更要为了父亲!

    若是不能成为柳如烟的夫君,不仅他自己要死,他的父亲也会凶多吉少。

    “洒家不管!洒家必须打赢秦大叶!”

    青年大吼一声,再次吐出一口血痰,精神头更加萎靡。

    掉落下来的雪花冰渣却再次随着狂风乱舞起来,而且速度比原来快了不知多少倍。

    嗤嗤嗤!

    很多人来不及退出雪花冰渣覆盖的范围,被雪花小颗粒划破了衣裳,洞穿身躯。

    离得近的几人甚至像是经历了凌迟刑罚,周身衣物尽毁,身上血肉模糊,筋骨外翻。

    “你好大的胆子!”

    刘辉勃然大怒,莫弃早就有过规定,修炼室外,禁止打斗用武。

    青年此举无疑是在挑衅莫弃,刘辉岂能容忍?

    化龙变身瞬间完成。

    叮当叮当!

    雪花冰渣落在他身上发出清脆的金属交鸣声,没能伤到他分毫。

    “战!”刘辉怒喝一声,挥拳便打。

    看到刘辉变身后的样子,青年只是稍稍愣了一下便抱拳示意。

    “抱歉,洒家有不得已的苦衷,得罪了。”

    听他的口气,似乎并不畏惧刘辉,甚至是胜券在握。

    就在大战一触即发之际,莫弃的声音传了出来。

    “让他进来吧!”

    刘辉的攻势戛然而止,强行扭转身子收手落在一旁。

    虽然心中不解,但他对莫弃的话不会有半分怀疑,行动上更加不会迟疑。

    “哼,算你运气好,跟我来!”刘辉冷着脸,丢下一句话便头也不回地走进了修炼室外的大道上。

    青年人似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刘辉消失在他眼前,他才散去雪花冰渣,再次捂嘴咳嗽,慢悠悠地跟了上去。

    周围受伤的众人虽然怒目而视,却没人敢阻拦。

    “没事吧?”见到刘辉,南宫燕第一时间迎了上来,关切问道。

    刘辉先是摇了摇头,然后看向跟进来的青年,指着修炼室道:“主上就在里面,你自己进去吧。”

    青年点头示意,然后拖着摇摇欲坠的身子慢吞吞地走进了修炼室。

    在修炼室里,他看到了一名脸上堆满笑容的年轻男子,正是莫弃的身外化身!

    “敢问阁下可是秦大叶?”青年忍着咳意问道。

    看到青年,莫弃眼前一亮。

    他没有回答,而是绕着青年走了几圈,上来左右来回打量。

    没想到我未曾寻得你,你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刚好可以了却我一桩心事。

    想到这里,莫弃嘴角上扬,笑容越发灿烂。

    青年被莫弃的怪异举动给吓到了,刚准备再次询问的时候,莫弃开口了。

    “你可是姓伍?”

    青年脸色微变,“伍”这个姓可不常见,难道他认识我?

    没可能啊!

    跟我一个时代的人,要么早已身死道消,要么已经成为一方强豪,不可能这么年轻。

    然而莫弃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彻底震惊,以至于都忘了咳嗽。

    “你是否身具寒蝉血脉?你的父亲是否有个外号叫做‘伍老鬼’?”

    没错!

    这位青年便是伍老鬼的儿子!

    因为寒蝉血脉,他被伍老鬼冰封了上千年,最近刚刚解封。

    他看到了伍老鬼给他的留言,知道父亲为了给他寻找小黄泉花,故意被山海帝国抓进关内。

    千年未归,很可能已经凶多吉少。

    寒蝉血脉即将爆发,若是得不到缓解,他自己也必死无疑。

    刚巧山海帝国颁下圣旨,柳鸿招婿。

    这对他来说,是个机会,也是唯一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