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 井底之蛙
    “深感荣幸吧,在这凡人区,有资格被我玩弄的女人可不多,你算一个,也是第一个。”

    说着男子一招手,钉在穆河身上的那柄长剑飞回到他手中。

    穆雪见此连忙上前检查穆河的伤势,当她发现穆河还活着的时候,这才松了口气。

    “至于你……”男子转而看向穆雪,“虽然看上去也很不错,不过没有对比就没有差距,你还不配。”

    我不配?

    一股无名的怒火从穆雪心头升起。

    她何时被人这样贬低过?

    但愤怒归愤怒,她还不至于失去理智。

    连金刚境修为的穆河都是一招被秒,她又能如何?

    更何况,从男子口中她还听到了让她震惊又意外的三个字。

    凡人区!

    言外之意,这群人并非山海帝国之人。

    身为帝院院长穆空傅的义女,穆雪知道很多秘闻,比如说——使者殿堂。

    想到这里,穆雪心中的怒意瞬间烟消云散。

    不是释然,而是无奈和无力。

    使者殿堂,传闻中是仙人的代言人。

    说得再简单直白一点,就是山海帝国的顶头上司。

    如果眼前这五人真的来自使者殿堂的话,那么确实有资格说她不配。

    “你们是使者殿堂的人?”穆雪沉声问道。

    “嗯?竟然能看出我们的来历,看来你在凡人区的身份不简单啊。”

    听到男子承认,穆雪内心一沉,不动声色地划破指尖,挤出一缕鲜血洒落在地上。

    “好了小骏,要事要紧,我们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在这里。”这时,那名身穿金边锦袍的青年开口说道。

    男子闻此连忙收敛了笑容:“好的大哥,不过她……”

    男子指着牛可心,面色有些不甘。

    青年深知自己弟弟的脾性,无女不欢,他皱了皱眉头:“带上她一起好了。”

    男子大喜:“多谢大哥成全!”

    从头到尾,他们没有询问牛可心半句意见,也不关心她是否同意,那种漫不经心就好像人类面对牲口家禽一样随意。

    “我想你恐怕误会了什么,我不会跟你们走的。”牛可心一边说着一边不断后退远离他们。

    男子冷笑一声:“跟不跟可不是你说了算的,更何况,你知道我是什么谁吗?知道我们的身份有多么尊贵吗?无知的凡人!”

    牛可心:“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你的身份更加与我无关。”

    顿了顿,她又道:“顺便说一句,我有夫君了,既然你们身份高贵,那么一定看不上我这有夫之妇了?”

    男子愣住了,有夫之妇?

    这倒确实说到他心坎里了,他虽然喜好女色,但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不是所有女人都有资格被他宠幸的。

    先不说对天赋和容貌要求有多高,最起码得先是个处子。

    如果连处子都不是,那就没有必要进行下文了。

    “晦气!”男子暗骂一声。

    就在这时,一名斗篷人靠近上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什么?百分百的契合度?你确定?”男子惊呼,神情变得激动起来。

    “属下确定!此女展现出来的真元波动与您百分百契合!”

    这下不仅男子惊讶地合不拢嘴,就连一旁的锦袍青年也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好好好,没想到刚来凡人区就撞上了大运,老天待我皇甫骏不薄!”男子放声大笑。

    他再次看向牛可心的眼神就像看到了惊天大宝藏,充满了喜悦、激动和贪婪。

    和百分百契合相比,是不是处子就变得无关紧要了。

    “恭喜你啊,小骏。”青年欣慰地拍了拍皇甫骏的肩膀。

    皇甫骏笑道:“一定是大哥您给我带来的好运。”

    “喔?此话何解?”青年疑惑道。

    “大哥这次来不就是要找回您的百分百契合炉鼎吗?都说好事成双,我一定是沾了大哥的光。”

    青年轻笑了一声,道:“我和你可不一样,我那炉鼎可不是一般女人。”

    “不就是柳如烟那鬼丫头嘛,她柳家彩礼都收了,还怕她不就范?”

    青年摇了摇头:“别忘了还有那个老家伙,只要那老家伙还在一天,我就没法来硬的。”

    “那就干掉他!”皇甫骏眼中闪过寒光。

    “小骏!”青年脸色一沉,“这种话以后休要再提!”

    皇甫骏一愣,有些摸不着头脑。

    干掉老家伙不是你一直以来的心愿吗?

    不过面对青年凌厉的目光,他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他们之间的对话让牛可心和穆雪同时变了脸色,尤其是牛可心。

    这些人竟然认识如烟!

    而且还要把她和如烟当成什么炉鼎!

    简直可恶!

    “记住了,我叫皇甫骏,这位是我大哥皇甫玉。”皇甫骏身形一闪挡住了牛可心的去路。

    “你或许还不知道‘皇甫’这个姓氏意味着什么,不过不要紧,不久之后你就会明白的。”

    “现在,跟我走吧,做我女人,我会赐你仙缘,让你拥有无上的荣光和地位!”

    牛可心无比厌恶地看着皇甫骏,若非实力不够,她真想一巴掌拍死他。

    在这世上,除了莫弃,任何对她有想法的异性都会令她反感和作呕。

    “我有夫君了!”牛可心再次强调,“而且我对你说的仙缘、荣光、地位没有半点兴趣。”

    “夫君?”皇甫骏不屑一顾,“凡人蝼蚁而已,杀了便是。”

    “呵!”牛可心笑了,“杀他?就凭你?”

    “我虽然不知道使者殿堂是什么,也不知道你们是何身份,但跟他比起来,你们连他一根头发都不如,不对,你们压根就不配与他相提并论!”

    说到莫弃的时候,牛可心立刻变得神采飞扬,脸上满是柔意和爱意。

    “胡说八道,井底之蛙!”皇甫骏怒了,如果牛可心不是与他百分百契合的话,就凭刚刚那句话,他就会送她下地狱。

    牛可心懒得再多说什么了,究竟谁是井底之蛙,她心里自有一杆秤。

    “好,你不是觉得你夫君很牛吗?走,带我去找他,我要让你亲眼看看,谁强谁弱,谁比不上谁的一根头发!”

    话音刚落,突然一股强烈的空间波动在众人周边爆发出来。

    “嗯?”

    皇甫骏等人脸色一变,回头望去,看到穆雪背起穆河消失在了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