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6章 道歉,或者,死!
    柳鸿是看着莫弃一步步成长起来的。

    莫弃的成长速度有多可怕他再清楚不过了。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从一名没有修为的杂役厨子,成长到现在的金刚境。

    甚至越级击败了拥有洞虚境修为的传奇人物皇甫玉!

    这等荣耀和战绩不说后无来者,肯定是史无前例的。

    抛开这些硬性能力不谈,光是莫弃那恐怖的阵法学习能力和一手药膳,就足以傲视和支配所有人!

    可以想象,在未来,只要他不陨落,这个时代必将属于他!

    萧家是柳鸿的亲家,萧志泽的母亲萧落雁是他亲生女儿。

    所以柳鸿不愿意看到莫弃与萧家为敌,更不希望萧家毁在莫弃手中。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莫弃没有明着拒绝,但他这句话一说出口,柳鸿便知道萧家完了。

    “当真没有回旋的余地?”柳鸿撇下老脸再次问道,语气中竟是带着一丝祈求。

    莫弃不为所动,坚决地摇了摇头。

    严格意义上来说,太虚门的悲惨下场有他一半的责任。

    萧志泽明显是想借此报复,所以莫弃必须给太虚门枉死的万千怨灵一个交代!

    萧家,必须付出代价!

    “你小子真是个榆木棒槌!”柳鸿气急,对着莫弃吹胡子瞪眼。

    这完全是不给老头子我面子啊!

    莫弃淡淡地看了柳鸿一眼,又道:“对了老爷子,您最好祈祷令郎没有参与此事,否则的话……那就对不住了。”

    柳鸿闻此脸色剧变,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你小子不会是想连我柳家一起收拾吧?老头子可提醒你,那是如烟的父亲!”

    莫弃冷笑:“父亲?一个卖女求荣,恨不得把自己女儿送到其他男人床上的父亲?”

    柳鸿面色一僵,说不出话来。

    事实上,他早就对柳沉这个儿子失望透顶了,也对整个柳家不抱什么希望。

    否则也不会带着柳如烟离开使者殿堂,在山海帝国一待就是八年。

    但不管怎么样,柳沉始终是他儿子,柳家始终是他的根脉。

    那是血脉上难以割舍的情感。

    所以柳鸿不可能放任不管,任由莫弃胡来。

    “如烟丫头,你还不快好好管管他!气煞老夫了!”

    柳鸿对莫弃头疼不已,打也不是,骂也不是,软硬都不吃,只能求助柳如烟。

    柳如烟摇了摇头,作为一个聪明的女人,她知道什么时候应该说怎样的话,做怎样的事。

    她也知道,只要自己开口,莫弃就一定会让步。

    但她不会仗着莫弃的宠爱就逼迫莫弃放弃原则。

    那样只会让事情向着无法预测的坏方向发展。

    “哼!我还用不着这个不肖女帮忙求情,一个凡人区的蝼蚁罢了,能奈我何?”

    便在这时一道流光从远处疾驰而来,正是去而复返的柳沉。

    他本已经踏上了返回使者殿堂的归程,但途中收到了一则讯息,这才不得不赶回来寻找柳鸿。

    也因此刚好见到了柳鸿向莫弃求情的一幕。

    这让柳沉接受不了也难以忍受。

    “不肖女”这三个字如同雷霆一般,再次回响在柳如烟的耳畔,让她脸色发白,浑身乏力。

    若非有牛可心扶着,她可能就要瘫倒下去了。

    虽说她对柳沉的父女之情几乎为零,对他这个父亲也非常失望,但问世间,又有谁不想得到父母的认可?

    柳沉不止一次地提到“不肖女”,这让柳如烟心如刀绞。

    “你找死!”

    莫弃见此勃然大怒,第一时间展开神识,探入李世默给他的玉简当中,将气运借用之法复制到了《混沌经》内。

    经过《混沌经》的分析、改善和注解,莫弃在最短的时间掌握了这项秘法。

    “道歉,或者,死!”

    莫弃一步步向柳沉走去,一边走,他一边运转气运借用之法,从关内汲取龙脉之力,加持本身。

    有此秘法,理论上他不再需要关内就能拥有仙级战力。

    所不同的是,在关内他无需考虑肉身能否承受得住,但在外面,气运和龙脉之力双管齐下,他的肉身负荷量很快达到了极值。

    一身气势也攀升到了神海半仙境界。

    “这……”李世默整个人都傻眼了。

    他自然看得出来莫弃施展了气运借用之法,但这才过去过久?

    有两分钟吗?

    他竟然直接学会了!

    他还是人吗?!

    想当初自己在学习这项秘法的时候,可是经历了成百上千次的失败和尝试,历经数年时间才堪堪入门的。

    柳沉先是一惊,随后不屑地冷笑道:“借助秘法强行提升修为,而且还是从金刚境提到了神海境界,年轻人,你的勇气我很佩服,但你的根基恐怕已经废了吧!”

    “更何况,单凭神海境界,你可杀不死我。”

    莫弃冷冷地看着柳沉,道:“是吗?”

    “冯家众人何在?”莫弃突然高呼。

    唰唰唰!

    冯家诸多强者第一时间现身,为首的老者满脸笑容问道:“小伙子,是不是想通了?”

    莫弃说道:“我可以答应你们,不过在那之前,你们要先满足我的条件。”

    “哈哈哈。”老者闻此开怀大笑,“好说好说,有什么条件尽管提。”

    莫弃指着柳沉:“包围他!”

    话音刚落,冯家众人便一拥而上,把柳沉团团围住,封锁了他所有可能逃跑的路径。

    不仅如此,他们还释放出自身的气势,联合在一起向柳沉施压。

    “柳老爷子,这回可对不住了。”冯家的老者向柳鸿拱手赔了一礼。

    柳鸿:“……”

    他能怎么办?摊上这么个蠢驴儿子他也很无奈啊!

    也不用脑子好好想想,如果莫弃真的只是凡人区的蝼蚁,老子特么需要低声下气给你丫求情吗?

    当老子是贱骨头,闲得无聊吗?

    还是说这些年让你坐上家主之位,安逸久了,思维都退化了?

    “冯家?你们疯了!”柳沉大惊失色。

    他万万没想到冯家人竟然会因为莫弃一句话就对自己出手。

    而且从双方的对话来来,还是莫弃占据了主导。

    柳沉不明白,冯家图什么?

    “这货是不是在关内的时候被本皇的诗句给迷傻了?”猪皇忍不住吐槽,“还是说使者殿堂来的人,都是眼高于顶,智商不在线?”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