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7章 呆若木鸡
    猪皇可没有压着嗓子说话的习惯,所以它的话全被柳沉听到了。

    柳沉的脸当时就黑了下来。

    他永远不会忘记在关内经历了什么。

    那会是他一辈子的噩梦!

    若非被冯家众多强者气势所压,他恨不得现在就动手杀了猪皇。

    他虽然不清楚关内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当初莫弃凭何封印了自己的修为。

    但他知道,那肯定不是莫弃自身的实力。

    若是再来一次,他有足够的信心不中招,更不可能被带进关内。

    本来他对莫弃的看法已经有所改观,觉得他或多或少是个人才。

    但是现在,他打定了主意,坚决不同意柳如烟和莫弃在一起。

    “道歉,或者,死!”莫弃可不管那么多,冷声重复了一遍。

    “小子,我教训的是自己的女儿,关你屁事!”柳沉怒了。

    虽说现在的情况对他非常不利,但他不愿让步,也没打算让步。

    这里可不是关内,修为也没有被封印,堂堂柳家家主可不会向一个凡人区的蝼蚁低头。

    因为莫弃不配!

    “你不该骂她的。”莫弃摇了摇头说道。

    柳沉气极反笑:“你是不是管得太多了?别说骂了,就算是打,我这个做老子的,管教儿女也是天经地义,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指手画脚!”

    “我告诉你,这是我们的家事,而你,就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我是不可能同意如烟跟你在一起的,你永远不可能和我们成为一家人!”

    莫弃来到柳沉跟前,看着他,一字一顿道:“我莫弃做什么不需要经过任何人的同意,你是如烟的父亲这点没错,但是你要知道,正如你不认可我一样,我同样没有认可你!”

    “可笑!”柳沉呵斥,“你一个晚辈有什么资格认可我?我需要你的认可吗?你还有没有一点人伦纲常!”

    说完这话柳沉没有停顿,继续道:“哼!凡人就是凡人!连尊重长辈这种最基本的道德底线都没有,我看你就是个有娘养没娘教的野路子种!”

    话音落下,全场一片死寂。

    包括冯家众强者在内的所有人,全都诧异加愕然地盯着柳沉。

    他们虽然不清楚莫弃的身世究竟如何,但莫弃的孤儿身份还是很容易就能打探到的。

    所以他们不敢相信,柳沉竟然敢对莫弃说出这种话。

    “完了!”柳鸿一把捂住了老脸。

    倒霉孩子嘴怎么就那么欠!

    提什么不好,偏偏提起这个!

    这不是逼着莫弃发飙吗!

    柳如烟原本还打算酝酿一下言语,不求劝服莫弃能放弃报仇,最起码让他对柳沉下手轻一点。

    但是现在,她实在开不了这个口了。

    甚至如果柳沉不是自己的父亲,她都想替莫弃教训他了。

    轰!

    滔天气势从莫弃身上绽放了出来。

    五行树虚影遮天蔽日,树冠中,红黑相间的火焰急速跳动着,逐渐融合成了双色阴阳鱼一般的圆环。

    那是天级火种幽冥魂炎!

    圆环之上,一道桀骜不驯的高大身躯傲然挺立,赫然是冥王虚影!

    仓啷啷!

    身外化身战铠附体,莫弃心灵福至,催动气运借用之法,将对肉身的负荷直接转移到了身外化身身上。

    本体顿时感觉一阵轻松。

    与此同时,龙脉之力与气运双重叠加,全部作用于身外化身。

    所谓的肉身负荷,对身外化身来说,就显得有些多余了。

    于是神海半仙境界的气息陡然飙升。

    眼看着就要进入仙级战力的时候,猪皇连忙提醒:“够了莫小子!冯家人可在一旁看着呢!”

    虽说仙级战力早晚要在冯家面前展示,但绝不是以现在这种身份和状态。

    若是被冯家摸清了底牌,那么日后在谈判上莫弃就要落于下风。

    莫弃虽然因为柳沉的话陷入到了疯狂状态,一下子解锁了五行树、幽冥魂炎和冥王这三大底牌。

    更是在尝试气运借用秘法中取得了突破性的成就,但他还留有一丝理性。

    所以在听到猪皇的提醒后,他立刻停运转秘法,气息距离仙人战力只有一线之隔。

    “好家伙,在和皇甫玉的对战中,他竟然还藏了一手!”

    冯家众人皆眼前一亮,再次被莫弃的表现给惊艳到了。

    他们发誓,一定要不惜一切,把莫弃引进冯家!

    “不动冥王三叩首——三叩灭世!”

    莫弃一上来就是最强杀招,柳沉已经触碰到了他的禁忌线,取死有道!

    就在这时,柳鸿叹了口气,他还是不忍心看着柳沉遭难。

    啪!

    一个大嘴巴子,柳沉被柳鸿扇飞了出去。

    “给老头子我跪下,道歉!”

    因为柳鸿的出手,莫弃不得不暂停杀招。

    但事情可不会就这么结束,冥王虚影伴随着莫弃目光,一起看向柳沉,强大的气息牢牢地锁定在他身上。

    只需莫弃一个念头,攻击随时都能落下。

    “你们疯了,全都疯了!”

    柳鸿那一巴掌可没有留手。

    柳沉此刻头发披散下来,嘴角淌着鲜血,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父亲,你竟然要帮着他一个凡人区的杂鱼对我出手,还要我跪下道歉?!凭什么?”柳沉已经失去了理智,对着柳鸿吼问道。

    不等柳鸿回答,一旁的冯家老者嘿嘿一笑,道:“就凭他一个人干翻了皇甫玉,打得皇甫玉落荒而逃,这个够了吗?”

    柳沉闻此整个人僵在了原地,满脸的难以置信。

    面前这个不被自己放在眼里的人,竟然击败了皇甫玉?

    “对了,再提醒你一下,当时这小子可没使出现在这招,他是以金刚境修为打败皇甫玉的!”老者再次抛出一记重磅炸弹,把柳沉炸得开始怀疑人生了。

    金刚境修为击败了洞虚境界的皇甫玉!

    这话如果不是从老者口中讲出来,柳沉是说什么都不会相信的。

    冯家人没有骗他的必要。

    同时这也解释了冯家为何会如此重视莫弃。

    也难怪柳鸿会为了此子让自己下跪道歉。

    这一刻,柳沉的憋屈和怒火一下子消失无踪,就像三九寒冬被泼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了脚底板。

    “我的天,我刚刚都做了什么?!我又错过了什么?!”柳沉呆若木鸡。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