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章 震惊使者殿堂
    当血脉成了一个人立足的根本,实力的底气,那么他是无论如何也抵制不住觉醒的诱惑。

    最起码以冯亮的意志力还不足以抵挡。

    血脉的深度觉醒除了要求实力和契机以外,感觉也非常重要。

    感觉到了,一切水到渠成,一旦感觉没了,那就终成一场空。

    感觉这东西很容易转瞬即逝的!

    所以,哪怕冯亮从一开始就看不起莫弃,甚至是讨厌莫弃,现在也不得不放下脸面,轻声软语道:“莫……莫兄弟,是我有眼无珠,是我失礼在先,我给你赔罪,还希望你能大人不计小人过,成全我这一次吧。”

    只有切身体会过血脉之力带来的荣耀和高人一等的实力,以及它那难以逾越的进阶鸿沟,才会知道莫弃这一手有多么的震撼和不可思议。

    冯家众强者就算再迷糊,此刻也看出了点什么。

    一个荒诞无稽的念头出现在他们脑海中:难道说,莫弃真的有能力让冯亮深度觉醒血脉?!

    否则根本无法解释冯亮的态度大逆转。

    “我只是个小小的凡人,你贵为冯家大少爷,身具特殊血脉,我可没那本事成全你喔。”

    在冯亮望眼欲穿的目光中,莫弃索性放下手,慢吞吞说道。

    冯亮心中无语,却不能表现出来。

    他知道莫弃这是在故意埋汰他,但除了捏鼻子忍下来,他又能干什么呢?

    谁让自己出场的态度那么恶劣呢。

    “莫兄弟,我错了,真的错了,只要你帮我这次,以后但有吩咐,我冯亮一定义不容辞!”

    说这话的时候,冯亮只觉得脸颊臊得通红。

    这种自己打自己脸的感觉是真的难受。

    然而莫弃并不买账,他斜了冯亮一眼,道:“口说无凭啊。”

    “我发誓!”冯亮毫不犹豫地咬破舌尖,对着空气吐出一团精血,想要发下天誓。

    但还没等他开口,莫弃便一挥衣袖,击散了精血。

    “?”冯亮一头雾水。

    莫弃咧嘴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道:“哈哈哈,开个玩笑嘛,冯兄不必当真,来来来,地上凉,快快起来。”

    说着莫弃心念一动,撤去了束缚冯亮的大网,亲自将他扶了起来。

    并且悉心地为他掸去身上的尘土,以真元为介,洗去冯亮身上的血渍。

    那份“真情”好似相熟相知多年的老兄弟一般。

    “?”冯亮持续一头雾水。

    什么情况?

    这变脸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闪电都追不上啊!

    请容我捋一捋思绪……

    就在冯亮一脸懵逼加茫然的时候,莫弃挥动蒲扇一般的大手,搅动着天地之力,狠狠地落在了冯亮的脸上。

    啪!

    令人胆颤和牙酸的巴掌声让包括仙人老祖在内的冯家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很多人下意识地捂住了侧脸。

    光是听到声音就让人觉得脸疼。

    轰!

    冯亮如陨石落地,倒飞出去砸进了地底。

    而且是脸着的地,一路横推,将地面搓出一条深达数丈的泥沟。

    冯家众人纷纷脖子后仰,眯起了双眼,不忍直视。

    “搞定了!”

    莫弃拍了拍手,从碎裂的大石头上跳了下来。

    他之所以没有让冯亮真的发下天誓,是因为他知道,这件事必须留有底线。

    让冯亮稍微吃点苦头就算了,可不能真的过分了。

    仙人老祖再怎么看好他,他毕竟是个外人。

    在冯亮和他之间,冯家必然会选择冯亮。

    而且绝对不会允许冯亮向一个外人发誓效忠或者服软。

    这点分寸莫弃还是知道的。

    嗡嗡嗡!

    大地在微微颤动,泥沟深处一道浓郁的气血之力冲天而起。

    一张硕大的深渊巨口在天际浮现。

    这一刻,使者殿堂的所有强者皆感应到了一股让他们心悸的能量波动。

    他们不约而同地放下手头的事情,注目眺望,想要找到能量的来源。

    然而,还没等他们来得及确定方向,深渊巨口消失无踪。

    “查,一定要查出那道能量的具体方位!”

    皇甫家,皇甫玉脸色大变,不顾族老们惊疑的目光,用力嘶吼道。

    “玉儿,你是不是感应到了什么?”皇甫玉的师尊,也就是皇甫家的仙人皱眉沉声问道。

    “一股不弱于我的血脉威压,很精纯,很强大!”皇甫玉强忍着心中的不安说道。

    “你们或许感应不到,但我感受得非常清楚!就在刚才,我体内的修罗之力向我传递出了一丝恐慌的情绪!”

    “这是前所未有的!”

    皇甫玉的话让皇甫家陷入到了死一般的安静当中。

    使者殿堂竟然有人觉醒出了让皇甫玉都要忌惮的血脉。

    这怎么可能?!

    沉默了良久,皇甫玉的师尊问道:“难道是凡人区那个姓莫的小子?”

    听到这话,皇甫玉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他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玉儿,你怕了!”皇甫玉的师尊现身出来,是一名脸上涂满了黑色油彩的中年人。

    这句话并不是询问,而是肯定。

    “我……我没有……我……”皇甫玉慌了。

    一开始他还极力否认,但在中年人压迫性的目光下,他很快低头不语。

    是的,虽然不情愿,但皇甫玉不得不承认,莫弃已经在他心里留下了阴影。

    连续两次被打败,而且一次比一次惨。

    虽然明知第二次莫弃是借助了外力,但外力难道就不是实力的一部分了吗?

    “玉儿,你知道为师是如何成仙的吗?”中年人突然问道。

    皇甫玉一愣,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他还是头一次见到师尊用这种温柔的语气跟他讲话,感觉非常不适应。

    “想当初,同辈当中,天赋比我高、底蕴比我强、心性比我坚定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了。”

    “但是放眼现在,当初那些所谓的天之骄子,全都泯灭在了岁月的长河当中。”

    “只有为师成就了仙人之尊,你知道为什么吗?”

    皇甫玉还是摇头。

    “那是因为为师比他们狠!比他们会隐忍!也比他们更懂得如何把握机会!”

    “武道之路,‘惧怕’这种情绪是最要不得的,一朝入武,身不由己,脑袋别在裤腰上。”

    “连命都豁出去了,还有什么东西值得害怕?”

    “记住了,半途中的胜负兴衰根本不足为道,能活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胜利者!”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