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3章 能不能矜持一点
    啪!

    莫弃轻轻打了个响指,口中轻呼:“灭!”

    肆虐着的热浪戛然而止,暴躁的兽火好似一朵孱弱的烛苗,被无形的大手一把掐灭。

    清风徐来,除了满地的焦黑和疮痍在诉说着前一秒的炙热,一切都好似做梦一般。

    就连冯章这个当事人都傻愣住了。

    什么情况?

    为什么我的兽火突然失控了?

    就在刚才,就在莫弃打出响指的那一刻,他清楚地感知到兽火传来的恐惧情绪有多么浓烈。

    然后便像见了猫的老鼠一下子龟缩进他体内深处,任凭冯章如何催动也不予理会。

    到最后,兽火甚至单方面隔断了与冯章的联系。

    冯章彻底慌了。

    火,炼丹师最根本的倚仗之一。

    没有了火,就算理论再强,丹药知识再丰富,也炼不了丹,那等于一条咸鱼。

    “你对我做了什么?”冯章怒视莫弃问道,他知道兽火的异样一定和莫弃那个响指有关。

    只是他想不通,莫弃是如何做到的。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的兽火很碍眼,所以就让它滚回去了。”

    冯章先是一愣,随后眉头紧皱。

    “不可能!你在骗我?!”

    冯章还从来没听说过在控火之道上,谁能让火焰不听主人的命令,直接失联的。

    他哪里知道,当火焰的品级差距达到一定程度后,弱方是完全没有勇气面对强势一方的。

    莫弃身具幽冥魂炎,那可是经过《混沌经》改造变异后的天级火种!

    别说是冯章这个连火种都远远算不上的兽火,就算是同为火种的地级,甚至是弱一些的天级,都不敢与之正面相触。

    火焰之间是不可能和平相处的,弱肉强食是火焰世界的基本法则。

    这也是冯章的兽火会如此恐惧的原因。

    “骗你?”莫弃收敛了笑容,面色一冷,道:“你有什么资格让我骗?我说过,你的丹道,你的控火之道在我眼里都是垃圾!”

    第二次听到莫弃用“垃圾”二字来形容他的丹道和控火,冯章还是止不住大怒。

    他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莫弃再次开口。

    “怎么,说你垃圾还不服?”

    “一个炼丹把自己都快炼死的人,有什么资格跟我谈丹道?难道你引以为傲的丹道就是自杀?”

    “控火?你现在倒是把火焰亮出来给我瞧瞧啊!”

    冯章被问住了。

    我引以为傲的丹道是自杀?

    他有心想要反驳,却找不到反驳的话。

    因为他确实快死了。

    亮出火焰?怎么亮?拿什么亮?

    他现在连兽火在哪都感应不到了。

    难道……我的丹道真如莫弃所说,一文不值,是垃圾?!

    我这些年的努力也全都是笑话?!

    或许……他说的是对的吧。

    想到这里,冯章脸色发白,心灵受到了十二万分的重击。

    他脚步轻浮,连连后退,最后靠在墙壁上,像泄了气的皮球缓缓瘫坐了下去。

    一丝丝肉眼难见的黑色气息从他体内逸散出来,缠绕诸身。

    那是死气,只有在生灵临死前才会出现的气息。

    让冯章忍受能量反噬的折磨,一直坚持到现在的信念,因为莫弃的出现而轰然崩塌。

    当一个人知道他为之奉献了一生的事业,到头来只是一场笑话的时候,结局是多么的可悲和残忍。

    心态大崩的冯章再也没有多余的心力去压制体内杂乱深厚的能量,反噬一下子达到了最高点。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不出半刻钟,他就要一命呜呼。

    莫弃在一旁掐着指头计算着时间。

    其他人或许感受不到死气的存在,但是他可以。

    当死气蔓延到冯章的下巴,眼看着就要钻入识海的时候,莫弃动了。

    只见他伸出食指和中指,弯曲并拢,抡圆了胳膊,对准冯章的额头上去就是一个脑瓜嘣儿。

    啪!

    清脆的响声在屋子里回荡。

    本已经心若死灰的冯章突然感觉到从脑门上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

    那是一种前赴后继,经久不息,一浪高过一浪的痛。

    而且这股剧痛深入灵魂,搅动着识海,疼得他差点咬断舌头。

    “莫弃,你太过分了,老朽今日便是死也要好好教训你一下!”

    冯章奋力跃起,他知道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他也知道凭他现在全面被反噬的状态不可能拿莫弃怎么样,但他心里头就是有一股气想要撒出来!

    然而当他高高跃起,差点把屋顶掀翻,脑后洞天升起,散发出无比强大的气势的时候,冯章愣住了。

    他目光呆滞地盯着自己的双手。

    “我的力量……为什么增强了那么多!”

    “不对!”

    冯章感应到了什么猛然醒悟了过来。

    “杂乱的能量消失不见了!这种久违的感觉……啊~好轻松~好快活~”

    冯章眯着眼睛抬头望天,肆意伸着懒腰,表情享受。

    但是配上他说出来的话,莫弃怎么听怎么觉得猥琐。

    “我说,你能不能矜持一点?”看着冯章把懒腰伸成了“搔首弄姿”,莫弃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你能想象一个糟老头,双手举过头顶,左边扭两下腰肢,右边动两下屁股,还满脸“春”色的样子吗?

    莫弃表示他看了想打人。

    听到莫弃的话,冯章的面皮忍不住抽搐了两下。

    他悻悻然放下胳膊,降身飞到莫弃跟前,目光复杂地看着他。

    冯章虽然不太懂人情世故,为人耿直,但那不代表他蠢。

    很显然,莫弃之前的一系列举动都是刻意为之的,包括嘲讽他的丹道。

    冯章不清楚莫弃为何要这么做,但他知道,那一切都是在为最后的脑瓜嘣儿做准备。

    虽然不可思议,但事实摆在眼前,就是那个脑瓜嘣儿把他体内杂乱的能量给敲没了。

    “多谢莫小友成全。”冯章拨开衣摆,跪谢莫弃,“救命之恩,永不敢忘!”

    莫弃没有阻止,坦然地受了冯章这一拜。

    待冯章拜完,莫弃语气淡然道:“别高兴得太早,也别以为我刚刚说的都是假的,你的丹道确实垃圾!”

    冯章神情一滞,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无奈地苦笑。

    就在前一秒,他一条腿已经跨进了鬼门关。

    是莫弃把他救了回来!

    经历过生死,又被莫弃连环刺激,很多事情他都看开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