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章 请莫师成全
    丹道……

    冯章叹息一声。

    或许就是因为自己太执着于丹道,才会走偏,以至于差点走火入魔。

    再看看莫弃,从他来到使者殿堂开始,无论是武道实力,还是那所谓的药膳,所表现出来的状态皆为举重若轻。

    或许,这才是修炼的最佳状态吧!

    一定是我执念太深,作茧困住了自己,所以这些年来的修为和丹道才会停滞不前!

    所以,我这又是何苦呢?

    既然停滞不前,为何不转变思路,换一种心态呢?

    想到这里,冯章豁然开朗,有种灵性入海的清明之感,灵台一片光明。

    这一刻,世界仿佛一下子清晰了不少。

    一股隐涩而又强大的能量波动从他体内绽放了出来,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

    这是要突破修为的节奏!

    莫弃见此嘴角上扬,翻手取出一枚药膳丸子,弹进了冯章口中。

    “不错,总算没有浪费我的一番心血。”

    是的,正如冯章之前猜测的那样,莫弃是故意说出那些极具嘲讽意味的话。

    不过目的不是为了那个脑瓜嘣儿,而是为了让冯章能够清醒地认识自己的不足,能够化茧成蝶,突破自己。

    现在看来,计划成功了。

    拥有《混沌经》,又有造化八变第一变“胡吃海喝”,莫弃如果想把冯章体内杂乱的能量吸纳出来,太简单不过了。

    不过莫弃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那样做。

    因为如果仅仅是帮冯章祛除能量,那么只是治标不治本,冯章最多感激他一下。

    但是,如果能够一劳永逸地解决掉能量,甚至让冯章一改顽固了数百年的思想,使得他突破心境,突破修为,从根本上焕发新生。

    那么冯章对他就不再是感激那么简单,而会是心悦诚服,甚至是臣服!

    这才是莫弃真正的目的。

    倒不是说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太虚门和山海帝国这两批人。

    妖灵战场中的磨炼要持续五十年的时间!

    到时候太虚门和山海帝国的人就只能待在冯家。

    五十年!

    对莫弃来说,那是一段相当漫长的岁月。

    天知道在这段时间里会发生什么。

    为了保证太虚门和山海帝国这两方在冯家不受委屈,莫弃只能在离去前给他们找个靠山。

    冯章无疑是最佳人选。

    处于突破状态的冯章感受到了莫弃的动作,他没有拒绝,反而主动张开嘴接下了药膳丸子,然后毫不犹豫地吞了下去。

    药膳入腹,一股清香顺着喉咙往上涌。

    冯章顿觉眼前一亮,在这股香味的刺激下,他的思维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

    来不及过多地去感受,一股温热的药力从他小腹位置向外扩散开来。

    药力所到之处,那些被能量摧残过的经脉和血肉,无论伤势的情况有多么严重,统统愈合。

    这一刻,冯章彻底震惊了。

    “这便是药膳吗?竟然如此神效和强大!”

    如果说在这之前冯章只是惊艳于莫弃的种种神奇手段,认为他是个独一无二的绝世天才的话。

    那么现在,当莫弃在药膳上真正小露了一手之后,冯章彻底服气了。

    他自问即便处于巅峰状态,炼制出来的疗伤丹药也是远远达不到药膳这种程度的。

    或者说根本没有可比性。

    经脉受伤、血肉亏损,这两种伤势虽然十分常见,但要想真正治愈,是非常困难的。

    最起码也是一个需要长期疗养的过程。

    但莫弃呢?

    一枚药膳丸子,转眼间就抹平了所有伤势。

    这是何等的“卧槽”!

    冯章这才真正意义上理解,为什么莫弃会对他的丹道嗤之以鼻了。

    因为莫弃有这个资格!

    轰!

    伤势痊愈后,冯章的突破水到渠成,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和波澜。

    洞虚境巅峰,只差一步便可迈入空冥境界!

    啪嗒!

    冯章收敛了气息猛然上前一步,死死盯着莫弃。

    莫弃巍然不动,淡淡地瞥了冯章一眼,道:“怎么,还想一战?”

    冯章没有说话,而是低下了头,语气诚恳中带着几分热切,道:“冯章愿从此侍奉莫师左右,还望莫师成全。”

    “别别别!”莫弃连连摆手,“莫师这个称呼我可担待不起。”

    称呼别人如果在姓氏后面加个“师”字,那就代表此人愿执弟子礼,相当于拜师。

    莫弃虽然想让冯章给自己办事,但可没想过要收徒弟。

    开什么玩笑,拐跑了冯家最强大的炼丹师,这要是被冯家其他人知道了,还不得把自己给恨死。

    退一步来讲,就算真的收徒,莫弃也不会收冯章啊。

    说得直白一点,冯章还不够资格。

    “请莫师成全。”冯章二话不说,很是干脆地跪在了莫弃面前。

    “哎哎哎,过分了啊!”莫弃连忙跳开,“耍赖皮是不是?耍流氓是不是?”

    冯章:“……”

    前一秒还成熟得不像话,这一刻又跳脱得像个孩子。

    冯章这才意识到,面前这位少年还不满二十。

    说他是孩子倒也无可厚非。

    但那又如何?

    无论什么领域,达者为先,年龄不重要。

    “请莫师成全!”冯章转过方向,继续对着莫弃跪拜。

    莫弃再次跳开,冯章紧随其后,“穷追不舍”。

    于是屋子里出现了诡异的一幕。

    一名少年上窜下跳,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跪在地上跟着少年不断转变方向。

    如果有不知情的旁观者在此,可能会以为是两个神经病在胡闹。

    连续改变了一百多次方位之后,莫弃无奈地停了下来。

    “请莫师成全!”冯章还是老样子,还是不厌其烦的就那一句话。

    “行行行,算我服你了,好吧?”莫弃叹了口气。

    他算是看明白了,冯章这货就是个一根筋,否则也不会炼丹把自己都快炼死了。

    跟这样的人讲道理是没用的,因为你拗不过他。

    “莫师您同意了?”冯章大喜过望。

    莫弃无语,不同意能怎么样呢?

    如果自己跑开躲走,以冯章的性格很可能会以跪地的姿势追出去,那到时候可就热闹了。

    “你追随我可以,但咱得有个约法三章。”莫弃心里当真是哔了狗了。

    这特么叫什么事?被人逼着收徒?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