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3章 死不瞑目
    “骗你?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吗?”莫弃冷笑反问。

    柳落雁内心乱颤,联想到萧山最近对她的冷漠态度,不知为何,她突然有些相信莫弃的话了。

    但她嘴上还是不服输道:“我不信!如果萧家真的来人了,柳家那么多强者会发现不了?”

    莫弃耸了耸肩:“信不信是你自己的事,我只是在诉说一个事实罢了。”

    他本就没打算要说服柳落雁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很可悲罢了。

    两人之间的对话并没有隐瞒其他人,所以柳家众强者全都听见了。

    “萧家人在附近?!”

    骗人的吧,我们怎么没有发现?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情怪异,都觉得莫弃是故意这样说,目的是诛心,折磨柳落雁。

    唯有柳鸿紧皱着眉头,顾不上为柳落雁求情,连忙双手结印,引动萧家的护山大阵,对周边方圆百里范围进行探查。

    他对莫弃的话是深信不疑的。

    既然莫弃说萧家人来了,那就一定来了。

    果然,当阵法之力辐射开时,柳鸿第一时间发现了异样。

    “萧山,既然已经来了难道还要我这个老头子请你现身不成?”

    柳家众人闻此大惊,还真的来了?!

    嗡!

    空间颤动。

    一名身着黑衣锦袍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正是萧家家主萧山!

    “小婿见过岳父大人。”萧山躬身作揖,向柳鸿行了一记大礼。

    “呵,你这声岳父大人老头子可担待不起,架子挺大,人心挺恶。”柳鸿冷笑一声讥讽说道。

    显然是在责怪萧山。

    “山哥,快救我!”

    阵法光门中,柳落雁像看到了救星一样高声呼救。

    此时留给她的活动空间已经不足十丈。

    按照阵法光门的收缩速度来看,最多再有半分钟,她就会被阵法光门活活碾死。

    然而萧山恍若未闻,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而是把注意力放到了莫弃身上。

    “莫弃……呵呵,你是如何发现我的?”萧山面无表情问道。

    莫弃对萧山的举动颇感意外。

    就算你不在乎柳落雁,但名义上你们毕竟是夫妻啊。

    而且你又被发现踪迹给揪了出来。

    当着柳落雁娘家人的面见死不救真的没问题吗?

    似乎看出了莫弃的疑惑,萧山竟主动解释了起来。

    “有我在,你杀不死她的,现在请先回答我的问题。”萧山语气淡然,就好像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那是一种源自强大实力的自信,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俯瞰一切,所有事情尽在掌握。

    莫弃不由得警惕了起来。

    他可不觉得堂堂萧家家主会是个喜欢装逼说大话的白痴。

    人家既然敢说出来,那就代表他有足够的底气应对各种突发状况。

    想到这里,莫弃心念一动,加快了阵法光门的收拢速度。

    轰隆隆!

    柳落雁惊声尖叫了起来:“萧山,你还愣着干嘛,快救我啊!”

    萧山双眼微微眯起,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耐。

    他摊开手掌,一柄两寸来长的黑色小剑出现在他指尖。

    黑剑虽小,却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锋芒,显然不是凡品。

    萧山屈指一弹,黑剑化作光影刺向了阵法光门。

    所到之处空间震荡,剑尾后方留下一条浅浅的空间裂缝。

    “嚣张!”莫弃内心冷笑一声。

    就这样当着我的面堂而皇之地救人,未免也太小看我了!

    就在黑剑即将与阵法光门相接触的时候,一口大黑锅横空出世,挡在了两者之间。

    当!

    厚重的金属碰撞声震耳欲聋。

    撞击产生的震荡波动以肉眼可见的方式向四周扩散开去,所到之处山崩地裂,恍如末日。

    “啊!”

    伴随着一声惨叫,柳落雁双手捂住耳朵,面色狰狞,七窍流血,显然遭受到了巨大的痛苦。

    随后,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柳落雁一口鲜血喷出,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生命气息。

    临死前,她双目未闭,死死盯着萧山方向,满是不甘。

    似乎在问:为什么?

    “这……”

    柳落雁没有被阵法光门碾死,却被黑剑和黑曜石大锅碰撞产生的波动给活活震死了。

    死不瞑目啊!

    “雁儿!我的雁儿啊!”柳鸿悲怆痛哭,差点晕厥。

    若非有柳沉在旁扶着,他可能已经瘫倒在地了。

    柳落雁即便犯了再大的错误,也是他的亲生女儿。

    眼睁睁看着女儿惨死在他面前,柳鸿难以承受这种悲痛。

    莫弃一脸懵逼,这个结局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萧山也愣住了,那柄黑剑可是仙器,能发挥出仙级战力的!

    他本以为破开阵法光门,救出柳落雁易如反掌。

    没想到不仅没有救出来,反而害死了她。

    这让萧山勃然大怒,倒不是生气柳落雁死了,而是愤怒自己威严扫地。

    他和柳落雁之间的结合一方面是因为柳落雁倾心于他,对他死心塌地;另一方面是涉及两大家族间的利益。

    至于他本人,其实对柳落雁并无多少感情。

    再加上萧志泽的死柳家难辞其咎,萧山把这笔帐也算了柳家一份。

    所以他之前才会隐匿在旁,没有现身。

    “好好好,很好!”萧山怒极反笑,收回黑剑直指莫弃,“我只问你一个问题,我儿萧志泽是否是你杀的?”

    莫弃同样收回了黑曜石大锅,融入了战铠当中。

    “是不是我杀的早就不重要了,因为你儿子在凡人区做了一件错事,一件不可原谅的错事!”

    “就算他没死,就算你们萧家不来找我,我也早晚会杀了他,然后踏平你萧家!”

    太虚门的万千阴灵至今没有安息,师尊余良的仇刻在莫弃心里一直没有忘记。

    他与萧家注定只能活一个。

    “哈哈哈!”萧山放声大笑了起来,就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莫弃,你不会以为打败了皇甫玉那个小辈,就有资格在我面前叫嚣了吧?”

    “听闻你有秘法可堪比仙级战力,现在你想杀我,我也想杀你,不如我们一诀生死如何?”

    说这话的时候萧山眼中杀意迸发,近乎化为实质。

    他相信以莫弃这般年龄,又拥有如此强大的手段,定然是个心高气傲之辈。

    只需稍加刺激就能引得他头脑发热,答应约战。

    到那时候,萧山有无数种办法要了莫弃的小命。

    然而,莫弃摇了摇头:“我拒绝。”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