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 我就是那么一个热心肠的人
    莫弃表情一僵,沟通《混沌经》的动作也立马停了下来。

    还有什么是比干坏事的时候被人当场抓住更令人尴尬的呢?

    “嘿嘿,哪能啊?我莫弃不是那种人!您多虑了。”莫弃讪笑着,顺着柳家仙人的神识传音说道。

    “哼,多虑?刚刚柳鸿的阵法是怎么一回事你心里没点数?”柳家仙人冷哼一声。

    “还是说,你把老夫当白痴不成!”

    莫弃理亏地缩了缩脖子:“不敢不敢。”

    “不敢?我看你胆子大得很呐!在我柳家门前,斩我柳家子弟,还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

    莫弃沉默了,柳家仙人说这话想表达什么?

    为死去的柳风和柳落雁报仇?

    就在莫弃疑惑之际,柳家仙人又道:“同辈之间的争斗,生死由命,全凭本事,老夫不会插手,这是我们柳家历来的规矩。”

    “但你擅闯柳家,拐走了我柳家最优秀的后辈,这两件事你总该给老夫一个交代吧?”

    听到这里,莫弃松了口气。

    原来不是报仇,而是讨要好处来了。

    既然如此,那就还有得谈。

    “那个……前辈,交代肯定会有的,不过在那之前,我们能不能先把眼下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莫弃一边说着一边靠近被禁锢住的萧山。

    “你小子别乱来,别搞出人命,老夫还不想让柳家成为众矢之的。”柳家仙人提醒说道。

    别看柳家仙人对莫弃态度不错,但事实上,他内心非常不爽。

    甚至一度想借此机会除掉莫弃。

    但谁让柳如烟一门心思扑在莫弃身上呢!

    柳家仙人知道,他今日若是对莫弃流露出哪怕半分敌意,柳如烟一定会立马脱离柳家,站到柳家的对立面去。

    再加上他冥冥之中有种感觉,即便他动手了,哪怕是和皇甫玉的师尊联手,也未必能留下莫弃。

    到那时候,柳家恐怕会面临一场巨大的灾难。

    所以再三权衡,柳家仙人决定,相信柳如烟和柳鸿的眼光,向莫弃示好。

    “放心,我有分寸的。”莫弃摆了摆手,嘴角上扬,目光不善地盯着萧山。

    萧山见此脸色微变,他不明白为何莫弃没有受到阵法之力的禁锢。

    “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我没事?”莫弃轻笑着来到萧山面前,捏住了他脸颊两侧,用力掰开了他的嘴巴。

    “你放心,我是肯定不会告诉你的!”

    萧山:“……”

    不告诉我你提它干啥?

    有病吧!

    没有理会萧山郁闷的表情,莫弃取出一枚散发着寒意的白色药膳丸子,塞进他口中。

    “送你个好东西,希望你会喜欢!”

    药膳丸子入口即化,萧山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一股透心凉从喉咙滑到了尾椎骨。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萧山大惊失色,用吼的方式问道。

    “没啥,你自己好好体会,好好享受吧。”

    药膳丸子中包裹了一枚荒古冰蚁的幼卵,还未孵化。

    不过一旦受到萧山体内真元的刺激,荒古冰蚁会很快出生。

    到那时候,荒古冰蚁会寄生在萧山体内,以血肉为食,以真元为饮,汲取他的修为强大自身。

    最关键的是,荒古冰蚁属于上一个时代的产物,体质特殊。

    如果没有特殊的门道,即便萧山拥有半仙境界的修为,也无法发现和驱逐它。

    留给萧山的路只有一条,身子一天天虚弱下去,最后被荒古冰蚁寄生夺魂,成为莫弃的仆从傀儡。

    “咦,你这把剑不错哎,很拉风,仙器?”

    莫弃的目光突然落在了萧山的巨剑上,顿时眼前一亮。

    “好东西啊,刘辉一直没有趁手的兵刃,看来现在是有了!”

    萧山闻此气得恨不得现在就与莫弃决一死战,奈何禁锢的力量太大了,他挣脱不开。

    只能眼睁睁看着莫弃一根一根地掰开自己的手指,以眉飞色舞的姿态把巨剑夺了过去。

    “哼,仙器已经认主,除非我死,否则你就算拿走也无用!”萧山怒喝道。

    “认主?”莫弃挠了挠头,指着巨剑,“你说的是剑身内部,附着在阵法铭文上的那滴精血吗?”

    萧山:“???”

    剑身内部?阵法铭文?

    什么鬼东西?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萧山不想再看见莫弃那张令人讨厌的脸,索性闭上了眼睛。

    就在此时,莫弃对着巨剑发动了“胡吃海喝”。

    顿时,一滴与萧山同源同息的鲜血在巨剑剑尖凝结,最后滴落渗进了大地。

    “嗤~”毫不知情的萧山突感心头一痛,一口逆血吐出。

    “为什么?为什么我与黑影剑之间的联系断了?!”萧山大惊。

    就在刚才,他感觉到自己烙印在巨剑上的印记被一股力量给强行抹去了。

    “是你!你刚刚到底做了什么?”萧山猛地睁开眼睛,看向正把玩着巨剑的莫弃。

    他的心在滴血。

    哪怕他是萧家的家主,仙器这种级别的兵刃也才只有这一件。

    现在却被莫弃给抢走了!

    就连认主的烙印也被抹去,这还怎么玩?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这才仅仅是个开始。

    “嗯?你这衣袍好像是件防御伪仙器,很不错的样子嘛。”莫弃收起巨剑,双目放光。

    被莫弃这样盯着,萧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心里有了一丝非常不好的预感。

    “咳咳。”莫弃收回“贪婪”的目光,干咳了两下,一本正经道:“你刚刚是不是问我做了什么,这样吧,讲也讲不清楚,不如我给你再演示一遍好了。”

    说着,也不管萧山同没同意,莫弃直接上手,三下五除二扒下了萧山的衣袍。

    一边扒莫弃一边还不忘提醒:“你可看清楚了,我要开始演示了。”

    “胡吃海喝”发动,又是一滴鲜血顺着衣角滑落。

    萧山立马感应到这件伪仙器已经离他而去,认主烙印消失,心神受创,逆血再次上涌,溢出嘴角。

    “李元昊那小子攻击有余,防御不足,这件衣袍刚好适合他。”

    莫弃心满意足地收起了伪仙器,拍了拍萧山的肩膀:“不用感谢我,我就是那么一个热心肠的人。”

    感谢?

    我特么真想好好谢谢你全家!

    萧山只觉得气血上头,怒火冲顶。

    “该死的贼子,你等着,早晚有一天,我萧山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