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 做人留一线?
    肩膀和腰椎传来的剧痛让络腮胡大汉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刘辉没有掩饰杀意,他也没想过要掩饰什么。

    所有敢对莫弃不敬的人,都得死!

    “我……我认……”络腮胡大汉哪里还有半分嚣张之姿,张口就想认输。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可不想死在这里。

    然而刘辉早有准备,装完逼认个输就想平安无事地离开?

    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

    他弓起右腿,同时双臂发力,攥住络腮胡大汉猛地向下抡去,撞向自己的膝盖。

    咔嚓!

    络腮胡大汉的脊椎和刘辉的膝盖来了一次亲密大碰撞。

    巨大的力量瞬间粉碎了他的脊椎骨,络腮胡大汉整个人就像折叠椅一样,从腰部位置断开,向两边折叠,后脑勺贴在自己的屁股上。

    认输的话语还没来得及说完整便没有了下文。

    “嘶~”

    围观的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一招膝盖碎腰,光是看着就令人牙疼。

    天知道络腮胡这个当事人正经历着什么样的痛苦。

    此时的络腮胡大汉就像一条濒死的小鱼,双目突出,眼中满是绝望。

    他嘴巴微张,喉咙里发出“嗤乎嗤乎”的不明声响。

    人兽合一的状态再也维持不下去,虎形态褪去,恢复成了本来模样。

    吧唧!

    刘辉撤去膝盖,络腮胡大汉就像一摊烂泥摔在地上,唯有四肢还在微微抽动。

    “敢指着主上的鼻子说话,你嚣张过头了!”

    刘辉冷哼一声,抬脚踩住了络腮胡大汉的手指,缓缓施加力量,扭动脚踝。

    吱嘎嘎!

    “啊!”

    络腮胡大汉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手指一根一根被刘辉碾成了肉泥。

    场面一度非常残暴和血腥。

    但刘辉丝毫没有要停手的打算。

    “你不是说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我的小身板一根骨头一根骨头地捏碎吗?你倒是起来啊!你倒是来战啊!”

    并非是刘辉心理变态喜欢折磨人,而是络腮胡大汉放出的言论触动到了他的底线。

    刘辉可不认为络腮胡大汉只是随口说说的。

    如果自己实力不济,不是他的对手,如果此刻躺在地上的是他自己,那么络腮胡大汉是一定会说到做到,把他的骨头一根一根捏碎的。

    所以刘辉不会对这种人心慈手软。

    狂兽分殿的带队强者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络腮胡大汉是他们分殿的种子选手之一,体内的吊睛白额虎血脉更是花费了巨大代价,好不容易才让他们融合成功的。

    若是让他死在这里,损失无疑是惨重的。

    “年轻人,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给本座一个面子饶他一命,如何?”狂兽分殿的强者忍不住出声说道。

    分殿交流是有规矩的,战斗结束之前任何人不得插手,哪怕是仙人也不例外。

    否则就会受到其他分殿的共同制裁。

    这也是狂兽分殿的强者不敢出手阻止,只能远程说话希望刘辉能卖他一个面子的原因。

    刘辉淡淡地瞥了此人一眼,挥动龙爪。

    唰!

    金光闪过,络腮胡大汉的惨叫声戛然而止,他脖子上出现了一条细微的血痕。

    咕噜!

    下一秒,络腮胡大汉的脑袋沿着血痕滚落下来,双眼充斥着不甘和难以置信。

    死不瞑目!

    “你大胆!”狂兽分殿的强者勃然大怒。

    他没想到在自己已经出面的情况下,刘辉竟然还敢要了络腮胡大汉的性命。

    这不仅仅是无视,更是挑衅!

    就在此时,狂兽分殿的强者突然感觉一道道凉气顺着后背直冲天灵盖。

    什么情况?

    他转过身,看到的是不下三十名其他分殿的强者对他虎视眈眈,眼中警告意味十足。

    其中有几名强者尤为激动。

    “你若敢乱来,今日便让你毙命于此!”说这话的是龙阳分殿的带队强者。

    刘辉的出现让他惊喜交加。

    他没想到分殿交流中竟然会出现一名身具龙血的天才。

    龙阳分殿对“龙”有着一种莫名的执念,再加上他们的分殿最近发生了一件足以动摇根基的大事。

    如果处理不妥当,龙阳分殿甚至可能会从此除名。

    但刘辉的出现让他看到了转机。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把刘辉带回龙阳分殿!

    至于其他的分殿强者,谁又会拒绝一名身具龙血的天才呢?

    这时候不表现一下,卖一份人情,什么时候做?

    “你们!哼!”

    狂兽分殿的强者知道动手是不可能的了,只好强忍着怒意,甩过衣袖想要去为络腮胡大汉收尸,却看到了让他崩溃的一幕。

    莫弃蹲在络腮胡的尸体旁,以“胡吃海喝”为引,剥离出了他的吊睛白额虎血脉。

    一团血光浮在他的掌心,里面躺着一头迷你小白虎在瑟瑟发抖。

    “钱多多,这玩意儿归你了!”

    莫弃随手把吊睛白额虎的血脉丢给了一旁的钱多多。

    钱多多的修炼天赋很强,但缺少血脉之力,肉身强度不够。

    把吊睛白额虎血脉给他再合适不过了。

    钱多多大喜过望,笑得嘴巴咧到了耳后根。

    “嘿嘿,就知道跟着亲哥走有肉吃!”钱多多一点不客气地收下了吊睛白额虎血脉,他没有说“谢”字,因为有些感情和事情不是一个“谢”就能囊括的。

    “你们做了什么?!把吊睛白额虎血脉还给本座!”狂兽分殿的强者落在了三人面前,冷声喝道。

    他快疯了,络腮胡大汉可以死,但是吊睛白额虎血脉不能失!

    如果说络腮胡大汉的死是算作损失的话,那么吊睛白额虎血脉的丢失便是罪过!

    这个罪过他承受不起,狂兽分殿也承受不起。

    “这是我的战利品,前辈用出‘还’这个字眼似乎不太合适吧?”刘辉反问。

    狂兽分殿的强者哪里听得进去这些,他伸手直接抓向钱多多。

    “哼,敢私夺我狂兽分殿的东西,不知死活!”

    强横的气息第一时间锁定了钱多多,莫弃和刘辉也受到波及,身上仿佛压着万钧大山,令人难以呼吸。

    “放肆!”

    “大胆!”

    “住手!”

    各大分殿的强者纷纷出声喝止,并且同时出手,十分默契地从各个层面禁锢封锁住了狂兽分殿的强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