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他给的结婚协议书
    他会冒险来此救她,是因为接到了她拨出去的电话吗?

    那一通电话真的拨给了顾琉笙的号码?

    “呜呜呜……”

    简水澜呜咽出声,在对方的肩膀上使劲地扭动身体,对方几乎要承受不住她的挣扎,却还是紧紧地将她扛在了肩膀上,旁边的人见此立即掏出一把手枪抵着简水澜的脑袋钤。

    “再敢乱动,就爆了你的脑袋!”

    虽然看不到抵着她脑袋的是什么东西,可是气氛突然之间的变化,让她还是停止了挣扎,却还是支吾不停,却发不出任何的话语。

    顾琉笙看到那一把手枪直接抵在简水澜的后脑勺上,目光泛冷,阴沉地盯着对方,若不是简水澜在他们的手里,这些人他压根不放在眼里。

    “不过是个女流之辈,你们既然为顾家办事,也不怕丢了顾家人的脸面?”

    对方一听到顾琉笙的声音,手一抖,手枪差点都拿不稳,他知道他们为谁办事?

    “放了简水澜,今日之事,我不与你们追究,否则我顾琉笙一定让你们后悔为顾家办事!”

    说到这里,顾琉笙瞥了一眼身边的宋微。

    宋微冲着他们勾唇一笑,而后从上衣的口袋里取出几张照片,数了数,对着前面的两人,还有他们身后赶来的四人,一张张亮出了手里的照片。

    “这些可都是你们的照片,你们以为将简小姐掳走,我就查不出你们的底细了?放了简小姐,今天的事情当做没有发生,否则我一定让你们将牢底坐穿!”

    几个男子面面相觑,却在这个时候,顾琉笙趁着举枪男子回头的时候,迅速地冲了上去,一把扣住男子的手腕直接狠狠掰断,夺过他手里的枪,直接指向扛着简水澜的男子。

    “放了她,否则直接打爆你的脑袋!”

    宋微几步走了上去,扣住顾琉笙的手,将他手里的枪夺过。

    “顾总,这样的事情我来做就好,何必脏了顾总的手?”

    场面一下子转换过来,那些黑衣男子知道自己大势已去,他们自然是清楚顾琉笙的身份与身手,今日怕是将事情给搞砸了。

    顾琉笙上前将简水澜从对方的肩膀上抱了回来,取走戴在眼睛上的眼罩,还有嘴巴上的黑色胶布,斯条慢理地解开她手脚上的绳子。

    得到光明与自由,简水澜才看清楚此时的仗势,她看着蹲在她面前给他解开腿上绳子的顾琉笙,热泪盈眶,哽咽出声。

    “我以为……这一回我可是死定了!顾先生……”

    顾琉笙抬眼瞥见她哭得楚楚动人的双眸,心尖不觉得一软,最后将她腿上的绳子解开,扔到一旁。

    见她浑身上下都湿透,沾染了不少的灰尘,整个人看起来狼狈至极,眉头轻蹙了下,染上几分嫌弃。

    “你倒是能惹事!”

    区区一个简水澜,顾家到底是谁想要对付她?

    虽然一直没有查出顾家人到底是谁要对付简水澜,但经过今天的事情,多少可以查到一些线索。

    宋微看了他们一眼,勾唇一笑,“顾总先送简小姐回去吧,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就是!”

    顾琉笙起身轻轻颔首,看着六个男子,这些人虽然各个都有身手,却不是宋微的对手,于是看向简水澜。

    “能自己走吗?”

    简水澜立即偎依在她的身边,又见自己一身狼狈,只得悄悄地挪开了点儿距离,缓缓地点头。

    “可以!”

    顾琉笙率先转身走了,简水澜立即跟上,宋微依旧持着枪支对准了距离他最近的男人。

    “你们最好都别动,否则爆了谁的脑袋,可说不好!老实交代,到底是谁指使你们绑架简小姐的,你们到底想从她的身上得到什么东西?”

    后面的男子知道他们逃不过这一劫了,“幕后之人我们也不清楚,宋先生直接将我们送警察局吧!”

    宋微知道从这些人口中也许要不出答案,顾家人一个个犹如狐狸,岂是这么容易让人抓住把柄的?

    于是他将手枪扔到了一旁,“这么轻易让你们进警察局,委实太过便宜你们!”他松动了几下筋骨,迅速动手,对方被他一拳头打到了一旁,除了手腕被掰断的男人,其余四人蜂拥而上。

    宋微许久没有打架,也没打算这么快就打赢,很快与他们打成一团,不时有惨烈的声音发出。

    走出废弃厂房,外头是依旧炙热的阳光,看天色应该是午后阳光最为毒辣的时候,而她经历了惊魂的半日,此时只觉得浑身有些发冷。

    跟在顾琉笙的身后,看着他挺拔高大的背影,无端地觉得安心。

    似乎天塌下来了,这个男人也会为她顶着。

    两次出了事情,最终第一时间找上她的都是他,顾琉笙。

    这个见过没几次面的男人。

    “顾先生,谢谢你!”

    简水澜真诚地道谢,如果不是顾琉笙出现,她不会这么快脱困。

    顾琉笙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听到身后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狼狈不堪的女人,才发现她的双手手腕被绳索束缚出一圈圈痕迹。

    “哪儿受伤了?”

    “倒是没有,如果不是你及时出现……不过……我听到你说……是顾家人想要对付我?我与顾家无冤无仇……”

    她蓦然睁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的矜贵俊秀的男人,想想又觉得不可能,她的家在遭遇被翻之时,还不认识顾琉笙。

    所以惹上顾家人一定不会是因为顾琉笙的关系。

    说到这事情,顾琉笙正好走到他的车子旁,依靠着车身,他面无表情地盯着狼狈的简水澜。

    “你现在也知道了想要对付你的人是顾家人,能够保护得了你的只有顾少夫人的身份,但凡你被贴上我顾琉笙女人的标签,顾家人就不会轻而易举地动你,简水澜,跟我结婚,你并不吃亏!现在可以仔仔细细地考虑了吧!否则……什么时候你再被劫持,你可不会一次又一次地幸运!”

    结婚……简水澜觉得顾琉笙这话也有他的道理,只是……

    她没有打算步入没有感情的婚姻,也没有打算嫁入豪门。

    在距离顾琉笙两步的距离,简水澜停下了脚步,抬手遮挡住了毒辣的阳光。

    “虽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惹上那个人,但是你来之前我听到了电话里跟我说话的是个年轻的男子,他们想要从我这边得到一个重要的东西,可我不明白他们到底在寻找什么。也怪不得我那一处屋子三番两次地被人造访。”

    年轻男子……

    顾家到他这一代年轻男子有不少,不好一个个排除。

    “此事我会查清楚,至于我刚才的提议……”

    后面的话顾琉笙没有说,而是打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空气闷热,他将空调开到最大,简水澜也从另一边上了车子,并且系上安全带。

    死里逃生,现在她也没有心情去上班,不过迟到了这么一整天也说不过去。

    她正要开口向顾琉笙借手机给杨络打个电话请假,却瞥见一部类似自己型号的手机躺在前面,旁边还有她的包包。

    简水澜惊喜地伸手去拿,看到了屏幕上都裂花了,不过还能使用。

    未接来电有不少,都是同事打来的。

    很快看到了拨出去的号码,果然是顾琉笙的名字,通话两秒钟。

    “幸好当时是拨给你的,否则我现在可还不知道在哪儿。”简水澜感觉到一阵庆幸。

    顾琉笙发动引擎轻嗤了声,“往后别拨给我了!”

    他早上有个重要的会议,黄了!

    “虽然此事与你们顾家脱不了干系,不过救我的人是你,为了报答你,回头吃你吃饭,吃多少次都可以!”

    简水澜露出一笑,这也是她今天遇险之后的第一抹笑容。

    “地点我选?”顾琉笙将车子朝外开去,淡淡地问了句。

    “……”

    简水澜先是沉默了会儿,看着他完美的侧颜,好一会儿才又开口,“估计把我卖了也请不起你几次!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亲自下厨,如何?唉,你可别小看我,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生活,别的本事没有,烧几个菜还是可以的!”

    这手机换个屏幕,一个弄不好又是上千。

    “免了!”

    顾琉笙直接拒绝。

    一路上都很安静,简水澜给杨络打了个电话解释了今天没去上班的情况,并且连下午的假也都请了。

    杨络一开始对于联系不到她感到不满,但听到她的解释之后,还是关心了一番,并且准了她的假。

    期间,二人都没什么交谈,车子从郊区开往繁华的地段时,简水澜才想起一件事。

    “刚才一起过去救我的人,将他单独扔在那里没问题吧?”

    那个男人并不陌生,当初在美容造型店里她在镜子里瞥见了一直盯着她看的男子,之前被劫持也看到了他出现,应当是顾琉笙的手下。

    “他是宋微,我的秘书。宋微在,有问题的人是那些绑架你的人!”

    宋微当过特种兵,如果连那些人都打不过,那几年的兵可就白当了。

    听到顾琉笙这么说,简水澜这才彻底地安心了,顾琉笙应当不会去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不过那宋微虽然也生得高大,但看起来斯文俊秀,打得过那些人吗?

    废弃的工厂里哀嚎声不断,宋微毫无压力地收拾了那些人,看着倒地不起的六人,他勾起冷厉的笑意。

    这些人的战斗力也太差了,给他练手都不合格。

    他很快拨打了110,没过多久就听到外头警车的声音。

    **

    回到家里,华楚楚不在,顾琉笙随后跟来。

    简水澜看到自己这一身狼狈也没空去招待他,回到了房间打算梳洗一番。

    等她梳洗完之后,用干毛巾包着湿漉漉的长发出来时,顾琉笙还在,却见他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文件递给她。

    “这一份协议你看看,如果有不满的话,我再做修改,若是没问题,直接签字。”

    简水澜狐疑地接过文件一看,却见上面清晰的几个大字:结婚协议。

    粗粗地扫过几眼,最终落在最后那一条上面,简水澜几分震惊地朝着顾琉笙望去。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跟你结婚,这一段婚姻最起码维持一年,一年之后若是不合适可以协议离婚,你支付给我十个亿。”

    一年的时间,赚十个亿,这个买卖她确实不亏。

    她简水澜再怎么努力,这一辈子也不可能赚十个亿!

    顾琉笙公事公办地点头,“没错,期间分房睡,除非必要的场合带你出去,我只需要将你介绍给顾家,一来证明我结婚了,二来可以解决你目前的麻烦。你放心,我不会碰你!”

    目前最让简水澜担忧的确实是自己的安危问题,虽然知道是顾家人对付她,可毕竟对方是在暗处。

    她甚至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想要从她这边得到什么东西。

    可为了安危嫁给顾琉笙……

    她虽然贫穷,可并不贪十个亿,不过协议上所写的一年之后可以离婚,期间二人分房睡,对她还是有些诱惑的。

    看到简水澜有些动摇,顾琉笙又提出了协议上的条约。

    “婚姻期间,必须忠诚。虽然你我之间并无感情存在,但我还是希望在婚姻期间里,你可以忠诚这一段婚姻,当然,我也会做到。一年之后你若是想要离婚的话,我不会阻拦你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简水澜深呼吸了口气,她抿着唇将协议上的每一个字都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

    其实与顾琉笙结婚,不过就是领个本子的事情,就连婚礼都不需要举行,更别说生孩子了。

    除了离婚之后,她若是再婚便属于二婚,其余的都是占便宜。

    一年,十二个月,三百六十五天,也不算长。

    一年之后,与他再无交集,可能回到现在还是邻居的关系,或者还是最为熟悉的邻居。

    想到今天的绑架,她一点儿都不想再遇上,简水澜将协议递给顾琉笙,最终还是选择妥协。

    “既然你说了这一段婚姻不过是各取所需,我可以答应,但是里面十个亿的内容可以去掉,领了证之后,除了必要的场合会花你的钱之外,我希望我还能过现在的日子,依靠自己的能力生存。”

    她不想欠他太多,特别是金钱上的。

    顾琉笙看着一直想与他保持距离的女人,目光淡然。

    “这是我唯一能够给你的,既然已经写在协议书上,自然不会再动,结婚之后,你是顾少夫人,顾少夫人这个身份该有的,你都会有!如果没有别的问题,签字吧!”

    他从包里取出一支黑色的钢笔,接过协议书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

    简水澜接过钢笔,看着顾琉笙流畅大气的签名,深呼吸了口气,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在他的名字旁边签下自己的名字。

    顾琉笙接过协议书,协议一式两份,他将其中一份递给简水澜。

    “明天请一会儿假吧,八点我来接你,记得将结婚需要的证件都带齐。”

    明天结婚……

    简水澜简直被他一句话杀得措手不及,本就刚历经过一番惊魂,这一次顾琉笙所说的话,又让她惊魂了一把。

    不过想到婚后生活与现在应当不会有太大的变化,这才微微安了心。

    她点头,“我知道了!”

    明天结婚,虽然这一段婚姻只维持一年,可毕竟结婚对一个女人来说意义重大。

    她曾经对于婚姻布满了期望,找一个相爱的人,不离不弃,共度一生。

    如今她却要嫁给一个认识没多少时日的男人,这一段婚姻也不过各取所需。

    她寻求他的庇护,他只需要一个妻子的角色,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胜任。

    只是那个女人正好是她,简水澜。

    达成共识,顾琉笙也将协议收好,抬眸看她。

    “那么,合作愉快!”

    这一段婚姻不过是合作关系,简水澜笑了。

    “合作愉快,希望一年之后,好聚好散!”

    **

    这一晚,简水澜睡得并不好,一来因为白天的惊魂,二来则是因为隔日一早的婚姻登记。

    一大早她就醒来,先给杨络打了个电话请假半天,又将几样证件找齐,这才去梳洗。

    毕竟是结婚,她还给自己画了个淡妆,翻箱倒柜找出一件白色衬衫,还有一条洗得泛白的紧身牛仔裤。

    结婚证件照红底,她还是觉得白色的衬衫最为衬背景色了。

    虽然只是维持一年的婚姻,但毕竟是她第一次结婚。

    一番忙碌之后,已经快八点了,昨晚上华楚楚没有回来睡,所以当简水澜推开房门之后,外头静悄悄一片。

    走到玄关处换鞋,刚换了只鞋子,门铃声响起,她顺手将门打开,正是一身西装革履的顾琉笙。

    顾琉笙就这么看着眼前一脚穿着高跟鞋,另一脚踩在拖鞋的女子身上,很年轻朝气的打扮。

    虽然一身廉价味道,但不可否认眼前的简水澜看起来年纪还很小,犹如大学生一般。

    “都准备好了?”

    顾琉笙问,没有进门的打算。

    “好了好了!”

    她走了回去,将另一脚穿上高跟鞋,看起来高挑纤瘦了许多,虽然在顾琉笙面前穿着高跟鞋还是显得极为小鸟依人。

    披散下来的长发,白色单肩挎包,简单的白色衬衫与洗得泛白的紧身牛仔裤再搭配上浅蓝色的高跟鞋,让她看起来比实际年纪要小上几岁。

    出现在顾琉笙眼前的女人哪个不是浓妆艳抹,高贵的礼服与首饰,唯独简水澜这一身简单的打扮让人觉得耳目一新——题外话——

    今天上架啦!会更新很多很多……嗯,三万字吧!写得脖子疼!!!每一个订阅对新文来说都很重要哒!希望亲们可以一直支持下去,鱼儿继续努力去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