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结婚第一天,她就迫不及待地打算离婚?
    许是看在她是女孩子的份上,落地窗的帘子是浅紫色还覆了层轻纱,少了几分的冷硬。

    简水澜对此很是满意,打开箱子将她的衣服摆放在大大的衣柜里,看着占据整面墙壁的衣柜。

    而她的衣服放进去也不过占据小小的一个位置,显得孤零零的洽。

    *钤*

    劳斯莱斯一路疾驰,快到致远公司的路口,简水澜立即出声,“快快快,在这里停车就好!”

    “我就这样见不得人?”

    顾琉笙并没有停车,朝着致远的方向开去。

    一直到了致远公司的门口,顾琉笙才停车。

    “晚上我会让宋微过来接你,到时候他会开着你的车子过来。”

    想了想,顾琉笙取出自己的皮夹,从里面取出一张银行卡。

    “这里面有一百万,你先拿去花,不够再说。”

    一百万!

    简水澜看着顾琉笙递来的银行卡,张大了嘴巴,觉得这人生怎么突然逆天了?

    她吞咽着口水,最终还是选择摇头。

    “顾先生,我觉得我们之间没有熟悉到需要花你的钱,这一百万,我不能收!”

    这一百万,她需要工作多少年才有?

    “嫌少吗?回头让宋微再给你转一百万到这卡里。”

    见简水澜不收,顾琉笙直接将卡递到她的手里,“还不下车,你打算迟到?”

    简水澜看了下时间,剩余不到五分钟就到上班时间,可是这卡……

    罢了,反正她又用不到,等离婚时再还给他就是。

    于是坦然地收下,“行,我先收着,什么时候离婚了,收你的东西我会如数还你。”

    她解开了安全带,利落地下了车,并将车门关上,看到周围并没有路过的同事,简水澜才松了口气。

    离婚……

    结婚第一天,她似乎迫不及待地打算离婚了!

    顾琉笙看着那一抹远去的倩影,两秒之后收回视线,黑色的车子转了个弯离开了致远。

    打了卡朝着办公室走去,杨络已经等在了门口,看到简水澜的时候一脸的似笑非笑。

    简水澜一想到杨络的那一条信息,突然想起她忘记解释了!

    “杨总监……”

    “跟男神玩得很开心啊!”杨络笑了下。

    “呵呵,杨总监,这是误会,我今天确实有事情才请的假,没想到路上会遇上男神,杨总监,我突然想起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我先回办公室了!”

    杨络没有跟进去,昨天在电话里得知简水澜被绑架一事,还以为她受了不小的惊吓,看到她今天的状况应当问题不大。

    在位置上坐下,打开了电脑,佟莉朝着她那边望去,正见着简水澜输入了一串长长的密码,远远的,她看得并不清楚。

    “三天两头的请假,还以为公司是你家开的呢!这几天一个个都忙疯了,倒是你……”

    说到这里佟莉笑了起来,“听说你还在朋友圈秀了与应寒的合照,该不会是你自己p的吧?要知道应寒可是大明星,哪儿是你想遇上就能够遇上的?”

    她并没有加简水澜的微信,所以并不清楚简水澜朋友圈的事情。

    简水澜打开尚需要ps的几张图片忙碌起来,听到佟莉这么说回以一笑,抬手给她一个大大的赞。

    “是啊,自己p上的,奈何技术太过关倒是没什么人看得出来,倒是你眼光一流,果然是搞ps的,一眼就瞧出来了!”

    佟莉被夸得一阵得意,也就不再理会简水澜,低头继续忙碌自己的事情。

    简水澜见佟莉消停下来,浅浅一笑,忙碌起来。

    忙了一个下午,终于将手头上的事情忙完了一部分,她伸展了个懒腰,看了下时间,还有几分钟就下班了。

    此时手机铃声响起,她看了一眼是个本市的陌生号码,犹豫了下还是接了起来,对方的声音立即传来。“少夫人,我是宋微,我在致远外头等你,白色的车子,车牌号是9999。”

    简水澜这才想起来下班后宋微会过来接她,“好,麻烦宋先生等我一会儿,我十分钟到!”

    挂了电话,她将宋微的号码存入手机,看了下时间正好到了下班时间。

    她将电脑桌面的页面一一关掉,而后关机,又将桌上的东西都整理整齐,这才取了包包朝着还在忙碌的佟莉望去。

    “佟莉,我先下班了,再见!”

    佟莉瞥了她一眼,眉头一皱没有理会继续埋头苦干。

    简水澜也不觉得怎么,背上包包离去。

    **

    一走出致远的大门,果然看到了一辆白色的车子停在外头,车牌号是9999。

    不过这牌子……

    白色的劳斯莱斯!

    与顾琉笙开的那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是同款,只是颜色不一样。

    该不会……

    这辆车就是要给她开的吧?

    她相信明天她要是开这一辆车子来公司,准能立即沸腾起来。

    宋微在车子里看到简水澜走出来,立即出来为她打开车门。

    “少夫人,上车吧!”

    因为到了下班的时间,出来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这一辆车子极为引人注目,简水澜只得用包包挡住了自己的脸部,迅速上了车,在宋微尚未关上车门,自己拉上了车门。

    看到她的反应,宋微忍不住一笑,这少夫人与他想象的还有点儿不一样。

    他也上了车,坐在驾驶座上笑看着一旁的女人。

    “少夫人可喜欢这一辆车子?如果牌子与造型不喜欢的话,可以再换。”

    “能给我换一辆亲民一些的车子吗?十万左右的价格就好。”

    宋微犹豫了下,“让人知道顾家少夫人开这么便宜的车子,怕是有损顾总的面子!”

    “我到致远上班,谁知道我与顾琉笙有什么关系了?”

    “这个要过问顾总,如果顾总同意的话,我马上给你换!不过……”

    宋微的目光落在她手里白色的手机上,“顾总对少夫人的心思果然非同一般,情侣款车子,情侣款手机!”

    “……”

    谁要跟他情侣款了?

    车子一路开到了西江月圆,宋微将车子开到了宽敞的车库里,并且将钥匙递给她。

    “顾总吩咐了,晚上会晚点儿回家,让少夫人好好准备晚餐,嗯……继续报答昨日的救命之恩!”

    说着宋微帅气地朝她一挥手,转身离去。

    看着宋微离去的身影,简水澜握着手里的钥匙朝着里面走去。

    习惯性地走到了自家门口,刚要输入密码的时候,她硬生生地停住,右转走到了顾琉笙家门口按下了他家的密码。

    推门而入,换下鞋子,将车钥匙往包里一放,她回到了房间打算换一身家居服。

    打开柜子一看,原本只有她孤零零的几件常换洗的衣服此时不知放置哪儿,所见之处挂满了各种款式的女性衣服。

    简水澜被眼前的一切怔住了几秒,她随手取了件裙子,绝对不会比她之前参加苏家宴会的礼服质量差,看了一眼尺码,是她能穿的尺码。

    这些都是顾琉笙给她准备的吗?

    太铺张浪费了!

    在一堆名贵的衣服里寻找了一番,终于在最角落里找到了她那几条更显得廉价的衣服,从中取出一条在地摊上淘来的睡裙换上,她又到卫生间梳洗一番才到厨房忙碌起来。

    银行卡、名车、价值不菲的衣服,这些就是顾少夫人的好处吗?

    如果可以她并不想要这些,而是一段真挚的感情,可是她想要的并非顾琉笙能够给予的。

    中午时间来不及,她不过是简单做了几样菜,晚上虽不知顾琉笙几点回来,但时间充足,除了几样炒菜,还炖了红烧肉,煎了她特别腌制过的鸡排,放微波炉里清蒸鱼。

    忙碌完也差不多快七点了,食物都盛上了桌,她想了想为表自己的诚意,还是拨通了顾琉笙的号码。

    “你什么时候回来?”

    “五分钟到。”

    很简单的一句话说完,对方就挂断。

    对着手机一阵龇牙咧嘴,简水澜将手机扔到一旁,随即又盯上了天花板。

    这个时候她的男神正在做什么呢?

    要是可以的话,她多想邀请男神下楼一起吃饭。

    当顾琉笙换了鞋子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是简水澜盯着天花板傻笑,他朝着天花板望去也没看出天花板有何特别之处。

    “看什么呢?”他问。

    简水澜收回了目光,“没什么,去洗手吃饭!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今晚这一餐我可是花了不少时间。”

    顾琉笙看了一眼餐桌上的食物,比中午丰盛了许多。

    她的厨艺倒是比他想象的要好上许多。

    洗了手,顾琉笙在她的对面入座,才问,“车子还满意吗?”

    “不满意!真想给我车子的话,就准备一辆十万左右的,让我一个每月领几千块钱工资的人开劳斯莱斯去上班,你是何居心?”

    “那么便宜的车,你不觉得很丢我脸面?简水澜,你要记得今日起你是我顾琉笙的妻子,你要顾全我的面子!虽然现在尚未公开,但带你回老宅之后,会有很多人知道你是我顾琉笙的妻子。你要是不喜欢这一辆,我明天让宋微再送几辆过来给你挑选。”

    “有钱了不起啊,送名车就跟送白菜一样。”

    简水澜闷闷不乐地拿起筷子夹了一大块鱼肉塞到了嘴里。

    吃了几口又想到那一大柜子的衣服,“我房间里的衣服都是给我的?”

    “这里还有别的女人?”顾琉笙反问。

    “我不需要那些的,再说了能够穿上那些衣服的场合不多,总不能够让我上班的时候穿?而且……一年后离婚,那些衣服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正拿起筷子的顾琉笙听到简水澜这么说,于是又放下了筷子,认真地盯着她看。

    “简小姐,虽然我很欣赏你的理智,但是今天领证第一天,你就这么说了不下三次的离婚,我实在看不出你的诚意。”

    简水澜也放下了筷子,冷笑,“你也知道我们今天才刚刚领证,可是领完证你就将我扔在了马路上!我不就说你一声年纪大,谁让你领证前都不说一声的!”

    虽然长得年轻,可年纪摆在那里呢!

    “你问过吗?”

    简水澜哑口无言,盯着他看了几秒之后,才恨恨出声,“食不言,寝不语!”

    还真是第一个敢这么与他说话的女人!

    顾琉笙重新拿起筷子缓慢地吃着,偶尔见眼前的女人抬头去看一眼天花板。

    “滴答——”

    短信提示声响起,简水澜取过手机一看,是条广告信息。

    刚将手机搁下,就被一只手指修长的手给取走,顾琉笙看着手机桌面上简水澜与她所谓的男神合照,目光泛起一层冷意。

    “马上将桌面换掉!”

    简水澜立即起身夺回手机,“我手机的桌面你也管?顾先生,别弄得好像吃醋了一样!”

    “别忘记了你现在已婚,与普通已婚女士不一样,你是顾家的少夫人,就该注意你的言行举止,协议书上写得清清楚楚,我看你是否要再去重温一遍!往后这些不相干的男人最好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什么叫不相干的男人,人家应寒就住在楼上,是她的邻居了!

    一想到与男神成为邻居,简水澜的心情又明媚了起来。

    但好像协议上确实有那么一条,但不过是手机桌面有必要这么斤斤计较吗?

    算了,等一年之后离婚了,她天天用男神的照片当桌面。

    简水澜倒也干脆,很快就撤走了与男神合照的桌面,换了一张萌图。

    看到简水澜干脆地换图,顾琉笙脸上的冷意才退散几分。

    “婚姻期间,我给予你富足的生活,这些是你作为顾少夫人应该得到的,所以不需要拒绝!这也是我唯一能够给予你,如果想要从我这边得到你所想要的爱情,绝不可能!”

    话说到此,顾琉笙没有再说话,沉默地吃饭。

    简水澜却是以手指轻叩着桌面,几分不屑,“像你这样的男人用来欣赏就好,至于爱情……我也没想从你这边得到!”

    一年后好聚好散,她除了往后结婚是二婚,别的都一样。

    顾琉笙这样矜贵高冷的男人,她从不奢望在他那边得到丝毫感情。

    **

    夜里,华楚楚走到阳台上看着外面灯火万盏,目光有些凄迷。

    她的目光转而落到隔壁的阳台上,两家的阳台距离不到半米,然而这半米却是她跨不过去的鸿沟,犹如她与顾琉笙。

    那个素来高高在上的男人,就算她华楚楚出身再好,再努力,对他也只有仰望的份。

    从小到大,她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一直到现在她华楚楚站在最高的舞台上,以为可以与他并肩了,然而他的目光依旧从未停留在她的身上。

    “阿笙……”

    夜里,她轻轻地叫出他的名字。

    一墙之隔,他听不到的。

    夜风吹乱了她一头酒红色的大波浪长发,华楚楚在躺椅上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此时已经很晚了,简水澜怎么还没有回来?

    一想到可能与顾琉笙在一起,她就浑身的气没地方撒,可转念一想,隔壁的灯火亮着,顾琉笙应当是在家里。

    纵然他现在再怎么喜欢简水澜,也不可能让简水澜在他家里吧!

    犹豫再三,她拨通了简水澜的号码。

    此时简水澜刚洗过澡,打开笔记本打算将旧手机里面的图片上传到电脑里,刚连接上手机,就听到新手机铃声响起。

    看到华楚楚的大名时,她浑身一抖,这个女人找她做什么?

    取过手机滑动屏幕,她接听了华楚楚的电话。

    “你在哪儿?”

    “有什么事情吗?”简水澜问她。

    “简水澜,这么晚了你到底在哪儿?”

    “华楚楚,你这样质问我,别人不晓得的还以为你爱上我了!”

    “别嬉皮笑脸的,你是不是在阿笙那里?”

    “恭喜你,猜对了!没别的事情我就挂了,你好好照看我的房子。”

    担心华楚楚再问别的,简水澜索性直接掐断通话。

    一墙之隔的华楚楚坐在阳台处,看着被挂断的手机,她冷冷一笑。

    “简水澜,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挂断我的电话?”

    不过简水澜这个时候真的就在顾琉笙的家里吗?

    这么晚了,她若是留在顾琉笙的家里,那岂不是……

    想到这里,华楚楚立即拨了那一串熟记于心的号码。

    已近十一点,顾琉笙准备好正要入睡,虽然屋子里多了个女人,不过关上房门那一刻,他的世界完全安静下来,至于简水澜在外头做什么事情于他来说并无多大影响。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有些突兀,已经躺下的顾琉笙只好起身从桌上将手机取来。

    看了一眼上面陌生的号码并没有接听的打算,直接掐断,将手机扔回原位。

    这是被掐断了?

    华楚楚缓缓地放下手机,呆滞地望着隔壁的阳台,此时他们是不是就住在一起?

    在一起做什么呢?

    她什么都比简水澜好,为何顾琉笙就偏偏看不上她?

    颓废地躺在了躺椅上,突然想要大醉一场,端起红酒一杯又一杯地灌了下去。

    旧手机的图片一千多张也没那么快拷贝完,简水澜轻掩房门来到客厅。

    打开了电视,搜索出最近正在追的由应寒男神主演的电视剧,看了几分钟就听到微信来消息的提示声——题外话——

    第四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