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妈,这是我老婆,简水澜
    打开一看是秦筝发来的语音消息,“过两天我就要先回燕城了,忙碌这么多天,**oss放我假,出来这么多天还是觉得燕城好,就是公共卫生间都觉得还是咱们燕城干净!”

    随后又是一条:“应寒在燕城,你说我回去之后会不会突然之间与男神来个偶遇之类的?想想都激动!我是他的小雪花!洽”

    听到秦筝要回来,简水澜自然是高兴的,她都好些天没见过秦筝了。

    于是也懒得打字直接发了一条语音,“我在想我是不是还没有告诉你一件事!”

    其实她没有告诉秦筝的何止是一件事!

    她与顾琉笙的婚姻都不晓得该怎么告诉秦筝了钤!

    估计秦筝知道后惊讶程度,不亚于当时她听到顾琉笙要与她结婚的消息!

    那边秦筝回复得很快,“什么事,快说快说!”

    说到这事(情qing)的时候简水澜突然就笑了,就连声音都沾染上笑意,“我现在距离我们的男神只有一墙之隔!”

    她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不知道现在男神是不是睡着了?

    “什么意思?”秦筝没有反应过来。

    于是简水澜就将今天遇上应寒的事(情qing)从头完整地说了一遍,包括应寒居住在她楼上的事(情qing)。

    黑暗中顾琉笙听着外面传来的声音不耐烦地翻了个(身shen),他怎么就忘记了简水澜是个喜欢在半夜里制造各种声音的家伙?

    他必须在协议上加上一条十一点之前必须关闭电视机!

    他起(身shen)下(床chuang),朝着外头走去,外头不止有电视的声音,还有简水澜正对着手机说话的声音,“意思就是你的男神他……”

    “简水澜,十一点之前就给我滚回房间,别出现在客厅里闹出动静来!”

    突然听到顾琉笙略带威胁的声音,简水澜吓了一跳,手一松说了一半的话连同顾琉笙的话也一并发给了秦筝。

    果然秦筝很快就回了好几条的消息,她哪儿还有心思去看。

    尚未从惊吓中反应过来,直直盯着顾琉笙看,好一会儿才出声,“你也知道是夜里,这么突然出现很吓人知道吗?”

    “协议上必须加上一条,十一点之前屋子里不许闹出任何动静!”

    他朝着电视机走去正要按下开关,突然看到屏幕上一张放大的男子的面孔,也是侧脸,却极为熟悉。

    这不是与简水澜合照的那个男子吗?

    一口一个男神,难道就是电视剧里的演员?

    果然长得像个女人,肤如凝脂!

    下一刻,他关闭了电视机,转(身shen)看着正怒目盯着他看的女人,此时的简水澜就穿着单薄的廉价白色睡裙,一头乌黑的长发扎成了丸子头,小脸素净。

    “别再让我说第二次!”

    简水澜看着**霸道的男人,捏紧了拳头。

    “等华楚楚搬走之后,我就搬回家!”

    “你可以试试看!”顾琉笙转(身shen)朝着房间走去。

    沙发上,简水澜随手取了一只抱枕朝着他的后背砸了过去。

    等到砸上的时候才惊觉自己做出了什么举动,而此时顾琉笙(阴yin)沉着脸色回头,灰色的抱枕落在他的脚边。

    顾琉笙一步步朝着她走去,最终在距离只有一步的时候停住,他弯下了腰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

    “不要尝试挑战我的脾气,我是不打女人,但如果你再这样不识好歹,我会以自己的方式惩罚你!”

    面对他的威胁,她瘪着唇,一脸的委屈,突然地,大颗的泪水滚落下来。

    “领证的第一天你就将我扔在公路上,领证的第一天你凶我,领证的第一天你还想打我……”

    那突然而来的泪珠落在他的手背上带着几分冰冷,顾琉笙反到有些不知所措,这个女人怎么说哭就哭?

    被人劫持的时候不见她哭,家里遭贼的时候也不见她哭,此时不过是威胁上两句……

    他讪讪地松开了手,面对哭得楚楚可怜的简水澜,他是一句重话也说不出口。

    掉两颗眼泪效果就这么好?

    怪不得云水溶动不动就掉眼泪,男人果然惧怕眼泪啊!

    那是不是往后她也可以用眼泪来当做对付这个男人的武器?

    见她抖着双肩哭,顾琉笙只得在她的(身shen)边坐下,取了纸巾递给她,然而简水澜却没有接过,好不容易才哭出这么点儿泪水,擦没了怎么办?

    顾琉笙刚将纸巾凑近她的脸,却让她撇过脸躲开了,抬手挥开了他的手。

    只得强硬上前,擦拭去她脸上的泪水,只是那泪水就跟泛滥一般,刚擦好一边,另一边又溢了出来,一双美丽的眼睛此时溢满了泪水更显得晶亮。

    他就这么有些手忙脚乱地擦着泪水,见对方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顾琉笙实在没有办法了,索(性xing)将她搂在了怀里。

    一搂到怀里,触碰到对方柔软的(身shen)子,他整个人一颤,想急急松开了手,可想到她哭得厉害,这个时候松开了手万一大哭怎么办?

    顾琉笙发现自己对这个女人的眼泪有些没辙。

    简水澜也愣住了,她要的不是拥抱啊,怎么会变成这样?

    男子清冽的味道蔓延在鼻尖,她甚至忘记了流泪,就这样僵硬地、被迫地靠在他的怀里。

    顾琉笙第一次安慰一个哭泣的女人,很显然经验不足,动作不利索地轻拍着她的后背,却还是放轻了语气,“这么晚了,不哭了!”

    顾琉笙平(日ri)里说话的嗓音有些冷沉,可当他这般刻意将声音放轻,反倒显得几分温柔。

    温柔……

    这一次倒是简水澜如受了惊吓一般急急地将他给推开,整个人都朝着旁边挪开了不少,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她胡乱地擦着脸上的泪水,才看向顾琉笙。

    “谁(允yun)许你动不动就抱的?你不是说了除了必要的场合才会有部分肢体接触的吗?”

    这个男人的温柔怎么可能用在她的(身shen)上,刚才一定是错觉!

    见她的眼泪收得这么快,顾琉笙才松了口气,原来男人的怀抱对女人的眼泪还是有点儿效果的!

    “哭够了就回房睡,明天还要上班。”

    顾琉笙起(身shen)走到门边将刚才被砸下去的抱枕捡起扔回了沙发上,随即回到了房间。

    留下简水澜一个人在客厅里凌乱,于是抱着手机关闭了客厅里的灯,回到了房间。

    将房门反锁,她躺在了柔软的大(床chuang)上,脸上有些燥(热re)起来,怎么就让顾琉笙给抱上了?

    轻轻地拍着燥(热re)起来的脸颊,许久之后才吐出口气,她想到刚才与秦筝聊了一半,又打开了微信去看,发现秦筝一口气给她发了不少条的语音,她一条条打开。

    “有男人的声音,水澜,你屋子里藏了男人!”

    “十一点之前滚回房间,这是要滚回谁的房间?”

    “你不会是与男人同居了吧?我的天,我不在的这些天,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qing)?”

    “……”

    一条条听着,简水澜感觉到秦筝的兴奋与激动还有震惊,她苦涩一笑,决定还是告诉今天发生最大的事(情qing)!

    将结婚证找来,她拍了一张照片发给秦筝。

    这一次响起的不再是信息提示音,而是欢快的手机铃声,看到秦筝二字,她很快接起。

    “你竟然成为已婚人士,我不在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qing)?你与那(禁jin)(欲yu)系邻居不是才认识没几天吗?怎么一下子就结婚了?水澜,你喜欢他吗?你了解他吗?不过……”

    语气一转,秦筝笑了起来,几分得意,“这些都不算什么,遇上这样极品男神就应该先下手为强,好样的!感(情qing)可以培养,不了解可以慢慢了解深入,这一结婚,他可就是你的!而且他可是顾琉笙啊!顾家目前的掌权人,顾氏集团的总裁!我天,我的闺蜜现在可是顾家少夫人的(身shen)份!(爱ai)死你了!”

    电话那头传来秦筝神经质的笑声。

    听到秦筝的声音,简水澜也忍不住一笑。

    “胡说什么呢,我与他……那是协议结婚,有些事(情qing)说来话长,等见面了再说给你听,小筝,这事(情qing)你可要帮我保密!”

    “保密是没问题,不过你这协议结婚是什么鬼?你答应他什么条件了,还是说那(禁jin)(欲yu)系邻居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比如说……你知道的!”

    简水澜当然清楚秦筝的意思,“不晓得,反正一年之后好聚好散!”

    **

    周六傍晚,简水澜从大柜子里取出一(身shen)看起来端庄高雅的裙子换上,又简单地上了妆。

    顾琉笙的亲人对她是否喜(爱ai),她无所谓,毕竟这一段婚姻不会长久。

    但是顾家有人似乎想从她这里得到什么东西,对于那东西连她自己都不晓得。

    尽管如此,她还是必须扮演好顾琉笙的妻子。

    取出一只钻戒,她缓缓地将戒指戴在无名指上。

    时间差不多了,顾琉笙抬手敲响了她的房门,简水澜稍微收拾了下背起顾琉笙给她准备的一只黑色的包包。

    去顾家老宅,她自己的衣服完全上不了场面。

    打开房门,看到顾琉笙依旧是一(身shen)深色的西装,虽然这几天天天都处在一起,可每见一次还是被他给惊艳了下。

    干净利落的短发,清隽的面容,颀长的(身shen)材,浑(身shen)散发出一股与生俱来的贵族气息。

    简直就是个完美得无懈可击的男人!

    顾琉笙也看着眼前的女人,披散下来的柔顺长发,浅浅的黄色衬得她的肤色更为白嫩细致,裙子的(胸xiong)口有些保守,但也因此显得端庄大气。

    小脸上倒是稍微施了点儿脂粉,唇上涂着浅浅的粉色色泽……

    他很快将目光从他的唇上移开,落到她晶亮美丽的双眼上。

    “走吧!”

    简水澜回了神,看到顾琉笙率先转过(身shen)去,暗暗骂了声妖孽,做什么长得那么好看。

    车子一路上疾驰,在一处独栋别墅前停了下来,顾琉笙没有立即下车而是看向简水澜。

    “今天你要记得自己的(身shen)份,既然我们刚刚领证,那么就会有一些亲密的举动,简水澜,你要配合好。”

    “亲密的举动……比如?”她问。

    “牵手,拥抱,亲吻。表现得自然一些,你并不亏!”

    牵手,拥抱,亲吻……

    简水澜吞咽了口口水,看着对方那张完美无瑕的脸,说真的,她确实不吃亏,用秦筝的话来说,她还是赚大的那一方!

    然而……她真的没有信心将这样的角色演好。

    既然已经领证,就算顾琉笙想要对她做出更亲密的举动,也是合(情qing)合理。

    她缓缓点头,“我尽量!但是顾先生……”

    顾琉笙立即打断了她的话,“现在我们是夫妻,你一口一个顾先生是不是太不合格了?”

    “难道要我学华楚楚喊你一声阿笙?”

    她现在也觉得这么喊顾先生太过生疏了,可是阿笙这个称呼,她会起鸡皮疙瘩的!

    “琉笙!”

    顾琉笙轻缓地出声,打开了车门,率先下车。

    “琉笙……”

    简水澜轻轻喊了一声,觉得有些怪异,这个也太亲密了吧!

    不过幸好没有让她喊老公!

    简水澜推开车门也下了车子,立即看到有保安过来接过顾琉笙手里的钥匙。

    深呼吸了口气,她上前主动地抱住了他的手臂。

    “初次见面,没有带礼物给你妈妈,会不会显得太没礼貌了?现在时间还早,不如我去买点儿东西!”

    “不需要!”顾琉笙带着她朝着一旁的鹅卵石小道走去。

    简水澜趁此打量着顾家老宅,这一处别墅虽然位置燕城最为繁华中心,然而环境优美,丝毫感受不到这个城市的喧嚣。

    所见之处,除了那一栋高高建成错落有致的别墅,还有绿地、假山、喷泉,园子、游泳池等应有尽有。

    算起来这一处地方距离公司并不算太远,顾琉笙怎么会选择居住在西江月圆?

    西江月圆虽然也是高级住宅区,然而还是比不上这一处独栋别墅。二人刚走进去,就有管家迎了上来,“少爷,你可回来了!夫人可正念着你呢!”

    “江姨!这里的管家。”顾琉笙立即给简水澜介绍。

    简水澜朝着江姨露出一笑,“江姨好!”

    “你好!”

    江姨看着顾琉笙第一次带女孩子回家,立即有些不好的预感,那屋子里……

    对于江姨突然流露出的怪异表(情qing),顾琉笙当做没有看到,带着简水澜朝着里面走去。

    简水澜却有不好的预感,压低了声音问他,“你妈妈不好接触吗?”

    “嫌贫(爱ai)富,尖酸刻薄,你可要小心点!”

    “……”

    她就很贫穷!

    “万一把她惹毛了,你妈会打我吗?”

    “不一定,毕竟你是媳妇,她是婆婆,她若是动手,你记得跑快点!毕竟对婆婆大打出手,传出去不好听。”

    完了完了,她这是摊上了什么婆婆?

    简水澜勉强一笑,“我怎么觉得自己掉坑里了?”

    顾琉笙看着(身shen)边的小女人,唇角微微勾起。

    快走到屋子大门口的时候,隐约可听到顾夫人温婉的声音,顾琉笙见简水澜还攀在她的手臂上,索(性xing)抬手环抱住她的腰肢。

    感觉到(身shen)边的小女人(身shen)子一僵,顾琉笙压低了嗓音,“别这样僵硬,抱你一下不会死!”

    这女人的腰肢真细,仿佛掐一下就能断。

    简水澜感觉到腰肢上的那一只有力的手臂,整个人确实有几分的僵硬,她侧过脸,只觉得脸上有几分燥(热re)。

    因为他的举动,她整个人都朝他靠近了许多,两个人看起来极为亲密。

    深呼吸了口气,简水澜轻轻点头,一副要上战场的模样。

    顾琉笙这才揽着她的腰肢继续朝着里面走去。

    因为两人的突然出现,屋子里的谈话声戛然而止。

    当简水澜看到屋子里的两人时,目光一怔,心里一阵哀嚎,这是冤家路窄吗?

    华楚楚一看到顾琉笙回来的时候先是面上一喜,随即看到被他揽在怀里的简水澜时不可置信地盯上了她。

    怎么将这个女人给带回家了?

    顾夫人面色平静地扫过二人,“阿笙回来了,快过来坐!”

    而后瞥了一眼(身shen)边的华楚楚。

    简水澜知道自己这是被忽略了。

    不过这顾夫人倒是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年轻,(身shen)上穿金戴银,保养得极好,看起来也不过是四十出头的模样,绝对看不出有一个三十二岁的儿子。

    华楚楚立即会意,起(身shen)朝着顾琉笙走去。

    “阿笙,你可回来了,伯母刚才还在念叨着你呢,伯母说了,让你今晚上留下来,我们一起好好吃顿饭,我回来燕城这么多天了,都尚未与你好好地吃过饭!”

    顾琉笙却似乎没有看到她一样,带着简水澜走了过去,在顾夫人的对面坐下,他体贴地取过简水澜手里的包包放在一旁,让她先入座这才在她的(身shen)边坐下。

    华楚楚被晾在那里,有些尴尬地站着,随即也朝他们走去,在原来的位置入座。

    正好她的位置与简水澜面对面。

    一看到二人如此恩(爱ai)的模样,华楚楚纵然再愤怒,可在顾琉笙的面前,却也保持着很好的教养,很快就恢复了原本的笑容,似乎刚才的尴尬对她没有影响。

    顾琉笙对她的态度,从头到尾都是如此,就算再不甘心,她也无法去改变。

    顾琉笙握住了简水澜的手,露出两人无名指上各自戴着的同样款式的钻戒。

    “妈,这是我老婆,简水澜。小澜,快喊一声妈!”——题外话——

    第五更,今天3万字发完啦!脖子太疼了,休息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