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这突然亲她是怎么回事?
    简水澜将笑容绽放到完美的程度,看向眼前打扮贵气的顾夫人,轻柔地喊出声,“妈!”

    “老婆……”

    顾夫人笑了,“阿笙,你今天这玩笑可是开大了!佐”

    随即她看向简水澜,“简小姐看着面生,不知是燕城哪家小姐,好像许多宴会上都没有见过简小姐呢!该不会是什么小户人家出来的吧!”

    果然啊,嫌贫爱富渤!

    这不开始问是哪家贵族的小姐了!

    简水澜依旧保持着完美的笑容,“妈,我并非大户人家的女儿,与琉笙一开始是邻居,后来相互欣赏,相互爱慕,这不琉笙也尚未跟你说上一声,我们就先擅自做主领了证!”

    说完,她含笑抿唇朝着身边的顾琉笙望去,目光中盈满了深情。

    而后她朝着华楚楚望去,“没想到楚楚也在这里,这些时日楚楚就住在我那边,我以为楚楚应该有跟妈说过我与琉笙的事情!”

    顾夫人朝着华楚楚望去,华楚楚却已经完全愣住了,她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顾琉笙与简水澜手上无名指的钻戒。

    他们两人什么时候在她的眼皮底下结婚了?

    顾琉笙绝对不会草率地结婚,所以这是他们编出来的吗?

    可是……

    这几天简水澜没有回家住,这是与顾琉笙同居了?

    一听到简水澜提到她的名字,华楚楚摇头一脸不相信的样子,“我不相信……阿笙不可能跟你结婚的!”

    她求救地看向顾夫人,“伯母……”

    顾夫人轻轻拍着华楚楚的手给予安慰,而后看向简水澜,依旧保持着她一贯的雍容华贵。

    “阿笙现在住在西江月圆,要知道能够居住在西江月圆的都是大富大贵的人家,所以简小姐又怎么会是小户人家呢?不知简小姐的父母是做什么的?”

    一直紧握着简水澜手的顾琉笙看向顾夫人,“妈这样一口一个简小姐似乎有些过了,若是妈觉得第一次见面喊小澜太过别扭的话,可以称呼她水澜!”

    “阿笙,我在跟简小姐说话,你别插嘴!”

    “可她是我妻子呢!人也见过了,如果妈还想跟我吃顿饭的话,那就少说几句!”

    简水澜见顾琉笙已经出现不耐烦,笑了起来,却有几分责备。

    “怎么跟妈说话呢?妈这样问也是关心你!我确实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女儿,能够居住在西江月圆那也是因为母亲给我留下的房子,如今除了顾家,我也没什么亲人了!”

    顾琉笙并没有去调查简水澜的底细,如今听她这么一说,才知道原来那房子是她母亲留给她的,怪不得她能够居住在西江月圆,却穷成这般。

    华楚楚也没有想到这一点,她一直以为简水澜能够居住在西江月圆是因为背后有养她的金主,也一直认为简水澜是个不自重的女人!

    顾夫人松开了华楚楚的手,端起参茶喝了一口,看向简水澜,依旧笑得温婉得体。

    “现在的女孩子啊,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倒是随便敢去高攀,像简小姐这样的身世,我顾家可是看不上!阿笙,这一桩婚事我不认可!横竖不过是本证书的问题,你寻个时间再去领本离婚证书不就得了,反正也没有婚礼,这事情做起来方便得很!”

    听到顾夫人的话,华楚楚总算是松了口气,看来顾夫人对简水澜很不满意。

    果然啊,尖酸刻薄!

    简水澜心中并不因为听到顾夫人的话而难过,不过是一年的时间,就算顾夫人再不喜欢她,也不必与她居住在一起,日日见面。

    “妈说的是,一直以来我也觉得是自己高攀了,毕竟顾家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进来的,更何况像琉笙这样的男人,不说身世比寻常人高贵,就是他自己本身也是极为优秀的!然而……”

    她突然轻叹了声,笑着将手搭在顾琉笙的手臂上,“谁让琉笙爱我如生命,我也一直劝他不要这么草率地将终身大事给定下,可他就是偏偏不听我的话,硬是要跟我结婚,这不前两天突然就将我拉到了民政局,为了表现他对这一桩婚事的在意,还亲自去请了民政局的局长来给我们拍照,婚戒也是他亲自去挑选的!”

    说完,她含笑朝着顾琉笙一眨眼,这演技专业吧!

    <

    tangp>

    华楚楚握着双手,已经将指甲都掐到肉里了,然而她并不觉得疼。

    顾夫人什么风浪没有见过,听到简水澜这一番话,也不过是一笑置之。

    一抹极浅的笑痕逐渐在顾琉笙的唇边绽放,于是低头当着所有人的面,他亲吻了简水澜的面颊。

    “妈,小澜说的是,婚姻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情,我爱小澜就够了,至于你对这个媳妇不满意的话也是要接受的!”

    看到江姨端来了一盘切好的水果,便问道,“江姨,晚饭准备好了吗?”

    江姨点头,“少爷,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那就端上桌吧,我们吃完就走!”

    说着他拉上简水澜的手,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

    简水澜自然没有意见,她虽然看起来表面上很平静,然而内心已经开始咆哮了,这突然亲她是怎么回事?

    二人离开之后,华楚楚求救地看向顾夫人。

    “伯母,他们怎么就结婚了?那么我还有机会吗?阿笙他怎么……”

    “那时候你给我说的阿笙的未婚妻就是她?”顾夫人淡然地问,将手里的参茶放回桌上。

    “嗯。”华楚楚点头,“那时候我以为她是个不自爱的女孩子,以为她是被……谁晓得那房子是她的母亲留给她的,而且平日里简水澜都一副穷酸的样子!”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顾琉笙竟然这么快跟简水澜结婚,不是说了图一时新鲜吗?

    他是什么样的身份,就算最终不是跟她华楚楚结婚,那也一定是他们这个圈子里的名媛,绝对不会是一个穷酸的女人!

    可是从刚才来看,顾琉笙并不抵触简水澜的触碰,与她看起来还很恩爱。

    顾夫人看着华楚楚着急的样子,笑了起来。

    “楚楚,比心机你绝对比不得刚才那个女人,这个女人确实不大好对付,懂得攻击,模样长得也不错!这样的女人最为可怕了,可以为了得到阿笙的一切,不择手段!”

    毕竟顾家是一块肥肉,顾琉笙还是顾家的掌权人,顾少夫人这样的身份对于女人来说是绝对诱惑!

    华楚楚沉默了,她也觉得一直不被她放在眼里的简水澜不好对付。

    那么平凡的一个女孩子,可最终能让顾琉笙与她结婚,就这一点,她就输给了她!

    可就算顾琉笙结婚了那又怎么样?

    她可不相信顾琉笙会跟简水澜一辈子,他们一定会离婚的!

    “伯母,不管怎么样,我都会等着阿笙,一定会等着的!”

    “你能够这样想就对了,男人嘛对于新欢总有腻味的一日,那简水澜你也不用放在心上,好好守着阿笙就好,让阿笙知道你是个懂得进退的女人,至于简水澜,就让她折腾着。”

    顾夫人也没有想到自己将顾琉笙给逼急了,竟然带了个女人回来。

    还结婚了!

    对象还是个穷酸的女人!

    这一点她绝对不会忍受,能够与她儿子匹配得上的必须是名门闺秀!

    门当户对比什么都重要!

    而华楚楚便是她看上的媳妇!

    四人都到了餐厅,下人将食物端上了桌子,江姨走了过来。

    “夫人、少爷,老爷子刚来了电话,一会儿就要回来。”

    “那就等爷爷回来了再吃!”

    顾琉笙看向简水澜,“小澜,你饿了吗?”

    这货一口一个小澜的喊着,入戏真快啊!

    简水澜听着顾琉笙比平日里轻柔了几分的语气轻轻摇头,“还不饿,一起等爷爷回来吧!”

    华楚楚没想到顾琉笙也有这样温柔体贴的时候,可被这样对方的人却不是她。

    对于简水澜的嫉妒简直飙到了极点,可这个时候还是硬逼着自己笑。

    “好久不见顾爷爷了,没想到这一次来到顾家正好爷爷回来。”

    顾夫人看到简水澜一说话就冷场,立即附和,“老爷子看到你来一定

    很高兴!”

    而后看向顾琉笙,“阿笙,这一回你这么任性,看你怎么跟老爷子交代,你爷爷虽然疼你,可也不会看着你胡来!老一辈最为讲究门当户对,别说这一门亲事我不同意,你爷爷更不会同意!”

    “结婚是我的事情,妈似乎管得太宽了!”

    顾琉笙拉上简水澜的手,“既然要等爷爷回来再吃,正好趁这个时候我带你出去走走,看看顾家。”

    简水澜点头,冲着顾夫人一笑,那笑容比顾夫人的还要温婉。

    “妈,我跟琉笙出去走走!”

    于是华楚楚就这么看着顾琉笙揽着简水澜的腰肢离开了!

    她一跺脚,一脸的哀怨只恨不得也跟着上去。

    顾夫人却不当回事,“你也不必着急,老爷子与华家的交情不浅,再说了老爷子也是很满意你给他当孙媳妇的,等老爷子回来了,看看老爷子的态度!”

    华楚楚一想到顾爷爷这才又看到了希望,小时候顾爷爷就很喜欢她,甚至还打趣她说长大后要给他当孙媳妇儿!

    深呼吸了口气,她给自己打气,千万不要因此而放弃!

    她爱顾琉笙,此生非他不嫁!

    顾琉笙拉着简水澜的手走在鹅卵石小道上,一直到距离主屋有些距离的时候,才松开了她的手。

    “没想到你的演技倒是不错!”

    那小嘴伶俐的,倒是让他想起了在宴氏私房菜时一副不会吃亏的模样。

    “多谢夸赞,顾先生也是表演到位,之前还真想象不出顾先生温柔起来这样的不要命!不过……你妈妈这人可真不好对付!我们是否领证对她来说似乎无关痛痒,结婚可以离婚,而且华楚楚似乎打算继续纠缠下去,人家压根就不在乎你是否结婚,二婚她也乐意接受!真是痴情啊!”

    说到这里简水澜轻叹了声,“如果是我,一个男人脏了那就扔掉!这世上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满地跑!”

    顾琉笙听到她的言论,有些黑线,但也有几分认可!

    见顾琉笙不语,简水澜侧过脸偷偷瞥了他一眼,却发现对方也正盯着她看。

    一想到之前的亲吻,虽然只是亲到脸颊可毕竟是第一次与男人如此亲近,简水澜有些尴尬地转过了脸。

    “想看就光明正大地看,别偷偷摸摸的。”

    捕捉到简水澜泛红的耳朵,顾琉笙才发现原来这个女人是害羞了。

    原来她也是会害羞的!

    “谁想看你了!长得好看了不起,这么自恋。”

    简水澜轻嗤了声,随即想到一事,“对啦,你爷爷好不好接触?会不会跟你妈妈一样嫌贫爱富,尖酸刻薄?”

    那顾夫人一看就是跟云夫人一样的货色,让人喜欢不起来,可别顾老爷子又跟云先生一样让人生厌。

    顾琉笙看了她一眼,倒是胆子不小,敢说他爷爷嫌贫爱富、尖酸刻薄。

    让他爷爷听到了,绝对要让人将她扔出去。

    “爷爷年轻的时候当过好几年的兵,后来继承家业,但也因此爷爷要严肃许多,不过爷爷对华楚楚的印象不错。”

    “那不就得了!我觉得你这个人就是作!”

    感觉到顾琉笙的眼光犀利了几分,简水澜硬着头皮接着说,“既然你们家人都那么喜欢华楚楚,反正你娶谁都一样,何不将华楚楚给娶了,皆大欢喜!华楚楚喜欢你,与你又是门当户对,娶我你可是亏大了!离婚后,你还要支付我十个亿!”

    这分明就是亏本生意。

    顾琉笙听着她的分析,率先走到了前面将她扔下,简水澜只得大步跟上。

    “难道我还说错了?”

    “你说的没错,娶你确实亏大了!不过你还是继续当好顾少夫人的身份。”

    看了下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外头的灯光一盏盏亮起,犹如白昼。

    “走吧。爷爷大概要到了。”

    简水澜立即走到他的身边挽住了他的胳膊,抬眸看他,“晚上应该不用住在这里吧?”

    <

    p>“看情况,也许爷爷不让走!”

    “……住一间?”她问。

    “放心,对你没兴趣!”

    顾琉笙瞥了一眼她的胸口,那里鼓鼓的,这女人的身材其实还不错,特别是他体验过的腰肢,细且柔软。

    “啧——谢谢你的没兴趣!”简水澜高傲地抬起了下巴。

    她对他的姿色倒是有那么点儿兴趣,对他的性子还真完全没有兴趣!

    二人刚要往回走,便听到外头车子的声音,“爷爷回来了!”

    他带着简水澜朝着外头走去,果然看到了虽然上了年纪却还是让人感觉到一股英姿飒爽的高大身影。

    简水澜在看到那个穿得犹如杂志封面上的老人时,忍不住赞叹了声,“潮老头!”

    她现在才知道顾琉笙这身高是遗传到谁了,就算顾老爷子年纪一大把了,可那身高还足足有一米八,加上体格看起来健硕,倒是看不出那是一个年过八旬的老头。

    “爷爷年轻的时候一定长得不比你差啊!”

    现在依稀可以看出那张布上不少皱纹的脸年轻时的俊朗影子。

    “爷爷年轻的时候是燕城的传奇,顾家能有现在的模样,少不了爷爷的功劳。”

    此时顾老爷子也看到了带着简水澜走过去的顾琉笙,神色威严地瞥了他一眼,随即将视线落在简水澜的身上,看到她的手紧紧地攀在他孙子的手臂上。

    顾老爷子拄着拐杖站在原地,顾琉笙带着简水澜走了过去,尊敬地喊了声,“爷爷!”

    而后看向简水澜,“还不喊爷爷!”

    简水澜含笑朝着顾老爷子甜甜喊了声,“爷爷!”

    顾老爷子将简水澜浑身上下都打量了一番,才问顾琉笙,“小女朋友?”

    “爷爷,这是我老婆,你的孙媳妇儿,简水澜,爷爷可以喊她小澜。”

    顾老爷子笑了,尽管是笑了,但是脸上的威严并没有消除分毫。

    “我怎么不知道你这臭小子有老婆了?你妈可是天天给你张罗着与楚楚的亲事,听说今天楚楚还来顾家了,你这是打算让她们打起来吗?”

    顾老爷子没有再理会他们二人,拄着拐杖朝着里面走去。

    “潮老头果然威严!”简水澜冲着顾老爷子的背影举起了大拇指。

    “潮老头是你该喊的?喊爷爷!”

    顾琉笙瞪了她一眼,随即拉上她的手追上了前方那一道暗色的身影。

    简水澜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低头看着被他握着的手,他的手略带几分冷意,骨节分明,倒是不让人觉得生厌。

    看到顾老爷子手里提着的公文包,简水澜脱离了顾琉笙的手小跑了过去。

    “爷爷,我帮你拿着吧!”

    顾老爷子低头看着身边笑得灿烂的小姑娘,冷哼了声,“觉得我老了不中用了?连个公文包也拿不动?”

    “不不不,爷爷您老当益壮,刚才还被您的英姿飒爽给惊艳了一把!”

    看到简水澜又打算口无遮拦,顾琉笙几步上前拉住了她的手。

    “爷爷,您别介意,小澜就是这样的性子,回头我教教她!”

    “年纪太小了!高中毕业了?”顾老爷子问道。

    一听到有人夸她年轻,简水澜笑了起来,几分得意地盯着顾琉笙。

    “我就说了你年纪那么大,这会子连爷爷都嫌弃你老!”

    这是在嫌弃他老的问题吗?

    顾琉笙一脸的黑线,人家老爷子是嫌弃你幼稚!

    “爷爷,小澜23岁了,目前在致远上班。”——题外话——谢谢2460595948送给本文1张月票,谢谢沐若花汐送给本文1个288红袖币荷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